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88章 光头
    躺在地上的青年人见张禹突然盘膝而坐,他登时猜出张禹是在做什么。张禹的举动,明显是提醒了他,青年人猛地坐了起来,他也是盘膝而坐,跟着双掌合十,嘴里不停地开始念叨: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,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本来在打坐行气,想要心里静下来,但是身上的燥热,以及小伙伴的不安分,让人根本做不到真正的心静自然凉。更为要紧的是,体内的真气根本不受控制,压根就提不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青年人突然念诵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更是让张禹纳闷起来。张禹忍不住说道:“你是和尚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人并不答话,只管不停地念诵,而且他念诵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,“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,以无所得故。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盘。三世诸佛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终究是道门中人,对佛经也不懂,这一分神,身上不由得更是烦躁。

    他脸上和身上的汗水,越来越多,他能感觉到,自己身上的衬衣,都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脸上,粘着假胡子,胡子是用胶水粘上去的,被汗水这么一泡,不禁开始发痒,痒的叫人抓心挠肝。张禹也顾不得借此隐藏身份了,干脆一把将胡子给抓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伸手去解衣扣,这一刻,背上的疼痛在跟身上的燥热相比,仿佛已经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张禹将外衣脱了下来,当一条胳膊从袖子里出来之时,兜里揣着的东西,竟然洒了出来。这里有一些符纸,还有一块晶石。

    “冰晶石……”看到晶石,张禹的眼睛突然一亮,一把抓起冰晶石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东西能够制冷,抓在掌中,张禹赶紧催动真气,想要用真气激发冰晶石。

    然而,他刚刚打坐行气的时候,就提不起体内的真气,此刻更是无法催动真气,令冰晶石产生制冷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张禹在心中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不禁有点绝望了,这个chun药,实在是太厉害了。帕里斯的那个,起码自己还能用真气对抗,眼下这个,甚至能够让人浑身乏力。

    坐在前头打坐念经的青年人,此刻念经的声音都已经开始无力,甚至还带着急促的喘息,“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……呼……呼……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……是大明咒……是无上咒……呼呼……是无等等咒……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……呼呼……呼呼……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……即说咒曰:揭谛揭谛……呼呼……波罗揭谛,波罗僧揭谛……呼……菩提娑婆诃……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上、脸上,也都是和张禹一样,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突然开始挠头,仿佛头上特别的痒。如此一来,甚至连念经都念不好了。

    终于,他猛地一用力,竟然将自己头上的头发都给拽了下来。确切的说,是一个头套。

    张禹他俩所在的位置,距离火堆是有一段距离的,是以比较昏暗。此刻他把头套丢到一旁,张禹猛地发现,竟然出现了一盏明灯。那脑袋上,光秃秃的,一根毛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在心中嘀咕起来,“原来真是和尚……对啊……怪不得这几天来,他从来不吃肉……把肉都给了张银玲…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……如此说来,他师父肯定也是一个和尚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越是胡思乱想,身上就越是燥热难当。掉下来的坑,何等之深,洞内特别的阴凉,可是在药物的作用下,人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凉爽。

    特别是下面的小伙伴,现在更是张牙舞爪,张禹甚至能够感觉到,这家伙可能随时都有可能爆掉。那种肿胀,简直叫人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张禹不由得苦笑一声,说道:“大师……本来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……不料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机关陷阱……你是个和尚,我也不瞒你,我是个道士……实在想不到,咱们俩到头来,会是这么个死法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人也是苦笑一声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不说话,又是笑着说道:“大师,我在国内,好像也没有什么和尚朋友……在拍卖会上,你主动帮忙,简直叫人意想不到……我总觉得,咱们好像是认识……但是,我实在想不起来,咱们在哪里见过……咱们恐怕是死定了……在临死之前,能不能让我知道你的身份,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……我也不知道,你到底是不是认识我,我先说吧,我叫张禹,是镇海市无当道观的方丈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人没有回答,张禹见他还是不出声,不由得再次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的身上,那是抓心挠肝,却又没有什么力气。他咬了咬牙,身子向后一仰,干脆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背上重伤,根本不能躺着。可是身上的燥热,似乎在疼痛下,反而能有缓和一点。躺在地上,人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凉爽,汗已经出的越来越多,身上就好似下雨一般。

    人在这种情况下,很容易脱水而死。但是,这里什么也没有,除了等死,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盘膝坐着的青年人,此刻似乎也坐不住了,他的身子向后一仰,也躺到了地上。过了能有半分钟,他的手轻轻抬了起来,缓缓的放到自己的小腹上。他似乎是想要抓痒,却又有点不敢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偷偷地瞟向张禹,张禹只是仰头望天,加上两个人之间隔了五六步远,聚火符的光亮,越来越暗,已经让他看不清对方了。

    见张禹不会发现,他的手终于动了动,可只是一动,嘴里就忍不住发出更为着重的喘息,“呼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