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87章 陷阱
    “确实,这镐头上锈迹很少……看来这个洞,真的是不久前开凿的……只是,他们开凿这个洞,又是用来做什么……”张禹满腹狐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岛上现在的麻烦很多,你说会不会是黑白无常那些人做的?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若是他们做的话,这里面必有玄机……而且,他们应该很快就会追下来……但是过了这么久,他们都没下来,我觉得不一定会是他们做的……”张禹一边琢磨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这个道理……难道说,会是大护法挖的……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工程显然不小,若是不经大护法的同意,想要私下里进行开凿,怕是很难瞒得过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倒是没错……”青年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来应该是老君宫的人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,不管是谁挖的,对于咱俩来说,其实也不如何的重要。咱俩现在,想要原路上去,除非肋生双翅……现在留给咱们的,只有这一条路,不管这条路是通到哪里,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……”张禹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条路走到黑……”青年人不由得一笑,说道:“这句话形容的十分贴切……咱们继续走吧,就看这条路到底能够通到什么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又继续向前走,由于张禹走的特别慢,所以显得这条路特别的绵长。

    但不管有多长,终究是有尽头的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前面没有路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聚火符的火光下,二人看的清楚,对面堆了不少石头。不难看出,这是有人故意堆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应该还有路,显然是被人给堵上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青年人喘息了一声,说道:“这样,你先在一边休息,我把这些石头给搬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麻烦你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你身上有伤,这活本来就该我来做。”青年人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扶着张禹在地上坐下。以张禹现在的状态,也没法背靠石壁,只能是用肩膀靠在上面。坐下的时候,也把他疼的够呛。

    青年人等张禹坐稳,立刻开始动手,慢慢的将堵在前面的石头,一块块的给搬到一边。

    只搬了几块,坐在地上的张禹,突然感觉到一股阵法的气息。他连忙叫道: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青年人显然也发现问题,刚要搬起来一块石头的他,连忙将石头给放下。紧接着,他就嗅到一股幽幽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青年人急忙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坐在他后面的张禹,同样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跳了起来,想要后退,才一起来,就疼的他忍不住闷哼一声,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人急忙过来搀扶,嘴里说道:“你别急……这好像是个阵法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脚下突然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张禹关切地说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香气有毒……我的身上好像一下子没什么力气了……”青年人喘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毒……”张禹说着,同时也发现,自己的身子有点发软,脚下变得沉重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身上突然开始没有力气了……”张禹跟着惊愕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在这个时候如果中毒,那可真的是死的透透的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说,一边慢慢的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好在那香气没有弥漫很远,走了一会,便嗅不到香味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青年人重重地喘息两声,说道:“我突然觉得好热……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的身子不由得晃了一下,差一点坐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不单是他,就连张禹,身上也不禁燥热难当。说来也怪,身上没有力气也就罢了,可自己下面的小伙伴,竟然毫无征兆的挺胸昂头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意识到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因为这种情况,他和帕里斯在一起的时候,曾经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毒药……”张禹立刻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毒药……那是什么……”青年人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……是……chun药……”张禹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青年人大吃一惊,忍不住说道:“这里……怎么会有这种药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重重的喘息两声,脑门子上,已然冒出汗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很有可能是故意设下来的机关……前面肯定是什么重要的所在……呼……”张禹的身上,已经是无比的火烫,他完全能够确定,这个chun药要比帕里斯使用的chun药,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,尤其是自己的小伙伴,现在都快要涨爆了。张禹一边喘着,一边说道:“我现在怀疑,这里的机关,很有可能是……呼……黑白无常那伙人设计的……要不然的话……以他们的本事,想要追下来看看咱们到底死没死……也是十分的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青年人本来是扶着张禹的胳膊,突然间,她一下子松开张禹,快步朝来时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张禹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青年人只跑出去十多步,脚下便是一软,身子不自觉地向前扑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人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他摔倒,张禹赶紧走了过去,可是张禹的脚下,同样没有力气,加上背上的疼痛,更是叫人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青年人在地上翻了个身,见张禹正慢慢的朝他走过来,他急忙紧张地说道:“你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……呼……”张禹喘息一声,都有点站不住了,若不是关心青年人的情况,怕是已经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呼……”青年人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最后只道:“你离我远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禹莫名其妙,虽说自己中了chun药,但也不可能找个男人发泄啊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实在是没了力气,慢慢地坐到地上,坐下的时候,背上仍然是剧痛无比。不过相较于背上的疼痛,那小伙伴的情况,更是叫人难以忍受。身上燥热难当,令人难耐不安。

    略一犹豫,他急忙平复心神,催动真气,强行抵御药物带来的躁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