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83章 我小时候练长跑的
    “代掌教,是你……”张禹一看到代掌教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两个,出了什么事?”代掌教声音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走,他一边慢慢地朝张禹二人走来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人……”张禹指向大护法的院子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的话说完,青年人猛地一拉他的手,转身就跑,嘴里叫道:“他是假的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,直接提醒了张禹,可不是么,如果真的是代掌教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。先后三处信炮响起,理应去有烟花的地方查看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张禹催动神行马甲,拉着青年人,一股脑地朝后面跑去。

    一见到二人逃跑,‘代掌教’怒喝一声,“哪里跑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拔腿紧追,并从怀里掏出来一串黑色的佛珠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他的手只是一扬,佛珠立时散开,好似天罗地网般朝张禹二人打去。

    张禹早有准备,就怕对方在身后出手。他逃跑的时候,顺手亮出金钱剑。背后风声响起,他将金钱剑向后一甩,108枚铜钱旋即散开,织成一张大网,迅速的转动起来,挡住射来的佛珠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清脆的声音响起,黑色佛珠向后迸去,‘代掌教’忙一伸手,将佛珠收入掌中。那铜钱大网同样承受不住黑色佛珠的冲击,向后飞散开来,正是张禹的方向。张禹自然能够感觉到铜钱的情况,手掌一翻,心念一动,108枚铜钱化作金钱剑,重新落入张禹的掌中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手,两个人算是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“有点本事!”‘代掌教’怒斥一声,手里的佛珠又一次铺天盖地的朝张禹打去。

    不过与此同时,他伸手入怀,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金刚圈。

    张禹一边跑,一边回头看,见到‘代掌教’再次出手,他手里的金钱剑立刻射出。紧接着,衣袖之中落下七星刀,张禹将七星刀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铜钱和佛珠再次相撞,正常来说,张禹的金钱剑比之佛珠要略逊半筹,不过张禹是剑铜钱组成阵法与佛珠抗衡,如此一来,便能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铜钱与佛珠再次各自迸回,在铜钱迸回的一刻,张禹猛地向青年人身上一扑,青年人毫无准备。直接被张禹扑倒在地,几乎是同一瞬间,张禹的右手向后一甩,七星刀脱手而去,直取‘代掌教’。

    ‘代掌教’和张禹一样,在佛珠迸回来的同时,刚刚掏出来的金刚圈猛地向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将青年人扑到在地,金刚圈在二人的身上打了过去,而张禹的七星刀却是化作七道寒芒,‘代掌教’眼瞧着七星刀射来,想要躲闪根本来不及,但他似乎根本不惧,旋即就听“当当当当”的声音响起,就如同钉在钢板上一样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七星刀射在‘代掌教’的身上,只是将身上的紫袍射出了七个窟窿,但在窟窿里面,却露出金灿灿的光亮。

    七星刀跟着向后迸去,这功夫,张禹已经收回金钱剑,见七星刀迸回来,他顺手收回,拉起地上的青年人,是继续向前逃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合,是因为张禹早有准备,抢的先机,无奈对手身上穿的法衣铠甲,七星刀竟然难以破开。这让张禹不禁暗自感慨,黑市之上,果然是藏龙卧虎。虽然不知道这个‘代掌教’到底是何许人也,但敢跑到这里跟黑市作对,肯定不会等闲。

    ‘代掌教’也收回佛珠,找到金刚圈,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张禹的速度快,无奈拉着一个人,终究耽误工夫。若是自己跑得快,早就能把对方给甩掉。即便是这样,过了一会,再回头的时候,也已经看不到‘代掌教’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不敢大意,万一停下来被对方追上,又得是一阵麻烦。他倒是不见得怕了那个假的代掌教,只是一正面动手,必然会消耗时间,若是黑白无常追出来帮忙,自己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眼下的地形,已然是张禹二人所不熟悉的了,大护法给他俩看过的地图,那是老君宫内的地形图,在疲于奔命之下,都已经快要跑到山顶了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周边都是茂密的树林,根本不清楚哪是哪。

    张禹只管拉着青年人径直往上跑,又跑了一会,便来到山顶。张禹由于腿上绑着神行马甲,倒也不觉得累,跟他一起狂奔的青年人,在张禹停下脚步之时,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起来,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你怎么……这么……能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练长跑的……”张禹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么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青年人大喘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,不过看得出来,黑市的对手着实厉害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那两个……好似黑白无常的人……他们……他们用的法器……怎么那么眼熟……呼……就像是……你当初拿的……呼……”青年人一边喘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看出来了……那三件法器,好像都是我的……真是想不到,竟然是如此的厉害……”张禹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很多法器,就看你会不会用。

    哭丧棒和黑色锁链,以及黑色令牌,张禹只能感觉到上面浓郁的邪气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使用。

    可是那两个家伙,仿佛跟这三件法器都不用磨合,拿来就能用。

    青年人又有点纳闷地说道:“不过这三件法器,他俩是从哪里弄到的……我记得那条哭丧棒,你当初好像是卖给了黑市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稍微的休息,青年人喘的已经不是那么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张禹点头说道:“那条拘魂索和令牌,当时我换给了别人,那个人应该又用这个换了天山雪蛤王。也就是说,这两件法器应该是在原先持有天山雪蛤王的那个人手里。白天宾客们所住的院子出了事,里面的宾客们都被杀了,虽说法器都在,但我估计,凶手这么做的目的,只是在于取走这两件法器而已……至于说哭丧棒,当时我交易给了黑市,黑市之中存在卧底……如果猜的不错,这人的哭丧棒一定是卧底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你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才说话,不远处突然想起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和青年人都是心头一紧,忍不住叫道:“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