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80章 酱牛肉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“有道理。”“不能让小人的奸计得逞。”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一众宾客们也不是傻子,大护法说的话,那是很有道理,他们不禁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开口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咱们现在确实不能动手。可是……话又说回来,我们这些人现在该怎么办……适才你也说了,岛上没有粮食了,继续留在这里,还不得活活饿死……所以,我打算离开这里,我想在场的这些朋友们,应该也都有这个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们要离开这里!”“对,既然没有粮食,那就赶紧送我们走吧。”“对,还是让我们走吧,省的浪费粮食。”……

    中年人的话,一下子提醒了众人,他们马上七嘴八舌的喊了起来,瞧那意思,恨不得直接就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大护法微微皱眉,但旋即说道:“岛上倒是还有一条船,其实我们也想离开这里,可是现在,海水未退,下面的海岛尚未露出来,就算有船,也无法下水。搞不好,需要委屈诸位,再在岛上逗留个三四天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平常,倒也无妨,奈何你们这里没有粮食,总不能接下来的日子还让我们喝稀粥吧,那还不得把我们活活饿死。”中等身材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吃饭,一提吃饭,我肚子就叫唤。”宾客群中,跟着就响起一个无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饿的要命。”“可不是么,不能天天喝稀粥了。”“总得想个办法,要不然的话……”“就是,必须得想办法解决这个,不然我们留在这里也得饿死啊。”……众宾客们又吆喝起来,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甚至说出恐吓的言辞。

    黑市的人,听到这些人的声音,一个个不免火大。他们都是心中咬牙暗骂,当初怎么就没出手将这帮白眼狼都给杀了,现在可好,搞出来这么多麻烦。

    奈何宾客们的毒都解了,黑市上的情况又是这么复杂,现在真的是没法和这些人动手。

    再说张禹和青年人。他们一直在那个大管事居住的院落中搜查。

    二人接连搜查了三个房间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倒是这三个房间内,都有一两件不错的法器。

    他俩最后来到正前方右侧的房间,房门上着锁,张禹轻松的将门锁打开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的布局一样,二人也不开灯,先进左侧的房间。一般来说,这个房间不是静室,就是书房,法器大体上也都放在这个房间。

    二人搜了一圈,没有任何发现,倒是也见到两件法器,却是不值钱的。

    青年人低声说道:“另外三个大管事的房间,都有不错的法器,这个大管事明显穷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人家的法器都带在身上也说不定。走,咱们到卧室转一圈,没啥发现的话,就回去睡觉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年人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二人一起出了静室,来到对面的卧室。

    才进卧室,二人就不禁感觉到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青年人说道:“这房间里怎么这么冷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够冷的……刚刚静室里,还有其他大管事的房间,也没说怎么冷……这个房间,确实有点怪……”张禹小声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搞不好有什么问题,咱俩找找看……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卧室也不是很大,地上没有什么东西,也就是炕上这个被罩。

    二人上炕,打开被罩查看,里面只有被子,再没有发现其他。只是这被子,摸起来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东西……”青年人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有感觉到,脚下特别凉么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穿鞋上炕,站在炕上,都能感觉到脚下发凉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,难道说……问题是在炕上……”青年人蹲下身子,伸手摸起炕席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这般,炕上的炕席都是冰凉的,而且都有点动手,差不多就像是把手放到冰上。

    “问题肯定在这里……”张禹说着,开始用手轻轻敲击。

    下面都是空洞的声音,毕竟是火炕,下面肯定是空的。当他敲击到被罩下面的位置时,声音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是敲击在铁板上。

    青年人也听了出来,马上说道:“这下面果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……”张禹说着,掏出七星刀,将炕席直接给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看被罩下的那个地方,果然铺着一块铁板,而且还不小,起码能有一米长,六十公分宽。

    “咱俩把被罩移开,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被罩虽然不小,可二人也不盖的,张禹的力气大,加上青年人帮忙,很容易就把被罩挪到了另外一侧。

    二人跟着在铁板这里观察,张禹的两根手指一撮,撮出来一个小火苗。这一来,看的十分清楚,在铁板靠墙的那一段,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把手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把手,轻轻一拉,一下子就将铁板给提了起来。将铁板放到一边,下面黑漆漆的,借着火苗,大体上能够看到好些个坛子。二人已经能够感觉到,下面的寒气更盛,好似一个冰窖。

    “这下面还能有冰么,不太可能吧……也不知道,坛子里装的是什么……”青年人满是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不就知道了……”张禹说着,双手伸了下去,抓住了一个坛子。

    坛子冰凉,他小心翼翼的将坛子给抱了上来,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坛子封的口,是用胶带粘着的,张禹撕开胶带,跟着将盖子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等去看,二人就闻到一股肉香味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酱牛肉的味道……”张禹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像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搓出火苗,看向坛子里面,果不其然,坛子里面装的都是大块的酱牛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里怎么这么多酱牛肉啊……”张禹错愕地说道。

    有人藏法器,倒是不算稀奇。如果说,能够在这里面找到厉害的法器,张禹定然不会意外,但都是酱牛肉,就让人有点搞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旁边的青年人却是眼睛一亮,说道: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什么?”张禹看向青年人。

    “这房间的主人肯定是叛徒!”青年人笃定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