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74章 逼宫
    大护法一路前往自己的宅院,他走的不紧不慢,身后的人,一个个都很着急,却也不敢跑到他前头去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终于来到大护法的院子前。大护法进到院中,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。代掌教、韦剑林、谭复阳和三个蓝袍大管事,以及十来个白袍管事,跟着走了进去。至于说那些黑衣汉子,却是不敢进去的。

    大护法走到花圃之前,跟着朗声说道:“来人啊,将孙明华给我带出来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定,很快在右侧的一个房间内,就响起了脚步声。房门打开,就见两个白袍道士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观瞧,说是两个白袍道士架着那人出来,倒不如说是拖出来的。这人披头散发,都看不出模样。

    在这三人的身后,还跟着两个白袍道士,在这两个白袍道士的身上,还带着血迹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来到大护法的身边,躬身说道:“参见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,又看向代掌教等人,礼敬地说道:“参见几位师叔。”

    韦剑林微微点头,当即指向浑身是血那人,说道:“这是谁?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是叛徒孙明华,他刚刚昏过去了……”白袍道士高文松说道。

    韦剑林皱了皱眉,看向大护法,说道:“师兄,这……这未免下手太重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问出来,他勾结的人都藏在什么地方,所以下手重了点……”大护法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孙师弟,没受内伤吧……”韦剑林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内伤多多少少是有点的,不然的话,我怎么能放心的让门下弟子看着他……”大护法又是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韦剑林还想多点什么,迟疑了一下,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大护法也不去理会他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把他弄醒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一个白袍道士答应一声,飞快的跑进刚刚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转眼间,他就提着一瓢凉水出来。

    白袍道士来到孙明华的身前,直接把凉水朝孙明华的脸上泼去。

    孙明华打了个激灵,随即睁开眼睛,慢慢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到大护法、代掌教等人,急切地说道:“师兄、师兄……我是冤枉的……我真的是冤枉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气无力,还带着哽咽和沙哑,看起来是受了不少折磨。

    大护法淡淡地说道:“是不是冤枉的,日后我自会定夺。现在么,你回你的住处养伤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、多谢师兄……”孙明华急忙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他送回去。”大护法又是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……四个白袍道士一起答应,扶着孙明华的高文松和贾文亮架着他就走。

    可只走出一步,孙明华就说道:“师兄,我被地芒针封了丹田……能不能帮我给解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代掌教、韦剑林、谭复阳等人都不由得一凛。他们都知道地芒针的厉害,被这东西封了丹田,真气根本无法运行,甚至每天子时都会丹田剧痛。虽然人不至于废了,但解开之后,人的真气起码得折损两成。

    “着什么急,日后我查明真相,自然会帮你解开。”大护法又是冷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孙师弟肯定是被人陷害。眼下大敌当前,咱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够用,不能再有折损了。还请师兄以大局为重,替孙师弟解了地芒针。”韦剑林赶紧躬身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蓝袍人互相看了看,其中有两个躬身说道:“还请大护法以大局为重,替孙护法解了地芒针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大管事,就是上次站在韦剑林那边的两个。

    谭复阳迟疑地了一下,小心地说道:“师兄,现在情况复杂,咱们的人手实在是不够用……加上这里面,恐怕真的有问题,请师兄念在用人之际,解了孙师兄的地芒针。”

    另外那个蓝袍人,见大伙都给孙明华求情,也只好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大护法,孙护法想来很有可能是冤枉的……”

    代掌教看了看众人,略一琢磨,便也朝大护法说道:“师兄,这件事确实有失偏驳,孙师弟受的委屈也不小,再让他承受地芒针之苦,怕是、怕是不太妥当……我看不妨先解了他的地芒针,让他戴罪立功,自证清白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都在给孙明华求情,但是跟进来的那些白袍人,确实不敢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大护法的脸色寒了下来,他冷冷地说道:“听你们的说法,是不是都认为,这件事我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师兄,现在不是争论对错的时候,大家携手御敌才是正事!”韦剑林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韦剑林心中明白,大护法不是不知道搞错了,只是为了面子才这样。眼下这么多人为孙明华求情,就来代掌教也帮着求情,颇有点逼宫的意思,这让大护法的面子明显是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,韦护法说的没错,大家携手御敌才是当前大事!”一个蓝袍人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代掌教也着急地说道:“师兄,我不是说你做错了,而是这次……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他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“这次什么……”大护法冷冷地说道:“我这是以防万一罢了……现在已经能够确定,有人和外人勾结,而且这个人的身份,恐怕还不低……呵……有些人虽然表面恭顺,但不见得就靠的住……我这也是宁杀错不放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可是……可是就这么几个人了……万一弄错了……这岂不是让咱们的对头高兴了……师兄,你一向足智多谋,十分的冷静……这一次,怎么就……”代掌教的话说到这里,没好意思接着往下说。

    大护法的脸上,越来越阴沉,瞧那意思,随时都要动手杀人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脸色很快又恢复正常,淡淡一笑,说道:“诸位说的也有道理……代掌教,地芒针你不是也能解么,那就麻烦你了……我倦了,要回房休息,就不送诸位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护法说完,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“这……”“大护法……”“师兄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眼瞧着大护法就这么回房了,不禁都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眼瞧着大护法进到房中,他们的目光这才转移到紫袍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看……现在……”谭复阳看向代掌教,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咱们先送孙师弟回去修养,他的地芒针由我来解……”紫袍人满是无奈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