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75章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
    紫袍人、韦剑林、谭复阳等人,也不能多说什么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他们的心中都有数,谁都清楚,大护法明知道中了人家的反间计,却就是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其实这倒也正常,大护法是什么人物,哪怕是代掌教,也得听大护法的。可以说,大护法是目前黑市真正的掌权者,而且一向自诩高瞻远瞩,算无遗策。这样的人,昨晚被人家简单的计策给算计了,而且这个计策好几个人都能看得出来,大护法自然会觉得十分丢人。

    掌权者常常都有这种通病,就是有错不认。

    另外,在众人看来,大护法之所以会中计,一来是着急,二来则是,本来疑心病就重。

    代掌教让手下的人去取了一副担架,将孙明华放到担架上带走,送往孙明华的住处。

    到了孙明华的院子,将孙明华送进卧室,代掌教难免要先安抚这位老兄一下,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安慰。随后,代掌教让众人回去,到自己的岗位上,他独自一个人留下,要给孙明华解了地芒针。

    韦剑林等人纷纷告辞,出了房间。这时候,代掌教的脸上露出了微笑,孙明华的脸上,也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代掌教低声说道:“等下大叫一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……大护法都跟我说了……”孙明华也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代掌教当即抬起双掌,左掌在下,右掌在上,叠在一起。很快,他的额头之上就升腾起热气,汗水跟着躺下。代掌教朝孙明华微微点头,孙明华立刻痛呼一声,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人闭上眼睛,像是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小,院子里还站了不少人,韦剑林几个虽然出了房间,却一直没走,站在外面瞧着。房间里挡着窗帘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也很正常,解地芒针的手段,那可以绝密,怎么可能随便让人看到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一听到惨叫声,韦剑林赶紧问道:“代掌教,孙师弟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……”房间内,响起代掌教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大功夫,紫袍人从房内走了出来,他平和地说道:“孙师弟的地芒针已经被我解了,只是最后的一下痛苦,任谁也承受不住,他疼昏过去了。让他多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代掌教了。”韦剑林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回去吧。”紫袍人说完,便径直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韦剑林等人待他过来,一起跟在他的身后,朝院门口走去。没走几步,紫袍人就指向一个白袍人,说道:“任重,你带四个人留在这里,照顾孙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袍人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、青年人、老者等八个人一条狗,返回了他们住的院落。

    路上谁也不说话,分别回到房间,也是没人说话,看起来就是等着吃午饭。

    午饭、晚饭,他们就跟混吃等死没什么区别。直到晚上,张禹和青年人又向昨天一样,一起出门,继续进行搜查。

    老君宫并不小,房舍、院落很多,想要整个都给转个遍,搜个仔细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特别是认真仔细的搜查,那就更加需要时间了。经历了昨晚的反间计,二人更是小心谨慎,不想再出现纰漏。所以,一个晚上下来,两个人也没搜查几个房间。

    二人也不能说,一个劲的帮忙干活,还得休息呢。见时间差不多了,他俩便返回下榻的院子,进屋睡觉。

    反正大护法那边有反间计,他俩这边的进程,也不是特别的重要,就是尽力而为。毕竟也不是没干活,对手太过狡猾,你们黑市那么多高手,白天到处搜查,都找不到半点线索,就指望他俩大晚上的乱撞,想要找到线索的难度未免太大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整个白天,张禹他们仍然是这么过日子,早中晚三顿饭。青年人似乎只喜欢吃清淡的,所以他的饭菜都和张银玲的互换,这才可便宜了小丫头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张禹和青年人依旧出去搜查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院子,走了一段距离,青年人朝张禹的身边靠了靠,两个人的胳膊都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张禹不解他的意思,低声说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青年人用更低的声音说道:“虽然我没发展有人跟踪咱们,可是我觉得……这个地方,越来越诡异,处处都隐藏着杀机……仿佛咱俩的一切行动,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,所以我根本不敢出声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也低声说道:“咱们在那些人的眼里,好像也不错什么,上次翻到那三样的东西,我甚至都怀疑,有可能是大护法的对手对他太过了解,所以才事先把东西藏好,就等着有人去搜呢。去搜的人,即便不是咱俩,也有可能是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也有这种可能……”青年人说着,不由得感慨起来,“真的好想尽快离开这里……这让咱们上哪找去啊……真若是找到了,我都觉得,有可能会有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把嘴巴凑到青年人的耳边。青年人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,急忙跳开,紧张地说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话跟你说!”张禹压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这才反应过来,轻轻点头,走到张禹身边。张禹把嘴巴凑到青年人的耳边,轻声说道:“大护法不是说七天么,这个找不到也没有办法……但是咱们俩,也不能一点活不干……要不然这样……咱俩就在距离大护法那宅院周边的院子里转悠,那地方肯定安全……如果大护法问起咱们都去过哪里,咱俩也能都说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青年人点了点头,但跟着又小声说道:“俗话说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……那里看似安全,可那些人还真有可能躲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这你就错了,大护法是一个瞎子,他的耳力,岂是普通人能比的。哪怕是你我,也比不上人家……大护法也不是不出门,躲在他的周边,危险系数其实是极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青年人说道:“那咱们就去他那里,过后大护法问咱们为什么到那里搜,咱们就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,怀疑有人躲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不由得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