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69章 迷信
    “驭房有术,我知道这本书……”张禹说着,把手里的佛珠放到桌上,伸手将抽屉里的书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面上的字很大,要不然的话,青年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看到书名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正是网文界巨著——驭房有术。

    在书名的下面,写着一排字——“铁锁”,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“这本书我也知道,特别的有名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护法,也真是个人才……”张禹说着,随手翻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曾想,在书里面竟然夹着东西,这一翻开,正好翻到夹着东西的那一页。

    张禹一瞧,夹着的竟然是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“咦?怎么还有个信封。”张禹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将信封拿了出来,信封的封口是撕开的,张禹能够摸出来,里面好像有一页纸。他把书放下,然后抬手将里面的纸给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纸是叠着的,张禹展开一瞧,因为太黑,字体也不大,却是看不清楚。他只好放下信封,右手拇指与食指一撮,就像是变戏法一样,大拇指上竟然冒出一缕火苗。

    借着火苗,张禹看向上面的字,其实只有一句话,“元月五号行动,莫要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元月五号行动,莫要下山……”青年人也跟着张禹一起看,嘴里念了起来。他随即说道:“海啸那天,不就是元月五号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张禹的眼睛一亮,说道:“莫不是说……孙明华就是那个叛徒……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!”青年人确切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他随手从抽屉里抓出来那个记事本。将本子翻开,马上就能看到,上面画着图画。

    张禹用手指上的火苗照亮,两个人一起看,很快就能确定,上面的画像是平面图,只有两个字——粮库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,虽然画的潦草,但和大护法给他俩看的老君宫地图上所画的粮库差不多。当然,也有不同的地方,大护法的地图上,没有绘制树木,可这幅图上,确实连树木都画的清楚。其中有两棵树的方便,还专门用红笔画的圈。

    看过这个,张禹立刻说道:“这会不会是粮库暗哨的所在。听大护法说,粮库被人给烧了,明哨、暗哨被同时干掉。想要做到这一点,必须要对暗哨的所在,了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青年人说着,又继续往下翻。

    好家伙,整个记事本上,每一页都是老君宫的局部地图,这上面将暗哨的所在,标的是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只看了几眼,张禹和青年人便相互看了一眼,两个人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青年人低声说道:“我看咱们应该将这些东西全都拿去,交给大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张禹也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迅速的将抽屉里拿出来的东西,全部带走。哪怕是那本《驭房有术》,也给带走,信就原封不动的夹到里面。另外,虽然不知道佛珠有什么用,可照样给带上。

    二人出了正房,将锁给锁上,翻出院子,直奔大护法所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他俩这次走的特别快,甚至都不担心遇到暗哨。当然,一路之上也没有暗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来到大护法居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隔着挺远就能看到,院门是敞开的,里面还有灯光。二人来到门前,往里面一瞧,院中一共五间房,四间房内亮着灯,只有大护法的那间房没有光亮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像大护法这样的,也不需要点灯,横竖都一样,就别浪费那个电了。

    原本二人想找个人打个招呼,结果院子里一个人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互相看了一眼,青年人低声说道:“大护法不是说了么,咱俩可以直接进院见他,没人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对,那咱俩直接进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了,当即跨步进门,青年人随即而入,二人联袂而行,绕过花圃,来到大护法的房间门前。

    张禹抬手轻轻敲了两下门,里面跟着就响起大护法的声音,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俩。”张禹答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拉门,里面也没锁,二人进去之后,刚刚已经听出来大护法的声音是在左侧的静室。

    他俩走过去,不等挑开珠帘,就听“呼”地一声,房间内就亮起烛光。张禹和青年人先后而入,只见大护法正稳稳当当的坐在蒲团上,跟白天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怠慢,马上说道:“大护法,我们俩今晚在赵明华护法的书房里面,发现了一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和青年人把揣在身上的佛珠、记事本和《驭房有术》全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……过来坐……”大护法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走到大护法的对面,将三件东西全都放到地上,然后推到大护法的身前。张禹也知道大护法看不到东西,跟着说道:“这里有一串黑色的佛珠,佛珠上只有邪气,应该是邪门的法器做成了佛珠的样子。还有一个记事本,上面画着老君宫内的地图,很多地方画着红圈,我猜测像是暗哨的所在。另外还有一本书,书名叫作《驭房有术》,是国内特别有名的网络小说。在本书里面,夹着一封信,信封是撕开的,上面只写了一句话,是元月五号行动,莫要下山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十分详尽,大护法听了之后,微微点头,伸手先把面前的一串佛珠给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多黑市的人,都是死在佛珠之下。只是这件事,张禹和青年人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大护法捏着佛珠,一颗一颗的数着,不过就是数了十几个之后,就把佛珠放下。他又拿起记事本,但没有翻开,脸色却已经是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大护法突然开口说道:“高文松、贾文亮,你们两个进来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,只过了不到十秒钟,门外就响起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外面进来,进而来到静室之内。张禹和青年人回头看去,进来的是两个白袍道士,其中一个,正是今天带张禹来见大护法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弟子参见师父。”率先说话的,就是带张禹来的那个白袍道士,他叫高文松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白袍道士贾文亮马上也道:“弟子参见师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