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73章 不合常理
    “我们这就去看。”……

    从房间内跑出来的汉子们,连忙转身重新进到房间。他们很快就折了出来,一个个说道:“箱子都在,里面的法器也在。”“法器都在,没有被拿走。”……

    “法器都在……”大护法微微皱眉,显然是在疑惑,为什么对手会跑到这里杀人。如果说,是为了这些人箱子里的法器,那倒是说得过去,可只是杀人,不要东西,确实有点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到底是什么目的?难道就是为了制造恐慌,吓唬人。”站在大护法旁边的紫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。”大护法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将这些法器都给收拾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……房间门口站着的黑衣汉子们立刻答应,重新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这时,紫袍人突然发出疑惑的声音,他扭着头四下张望,片刻后才道:“孙明华哪去了?怎么这么久都没过来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孙师弟哪去了?”韦剑林也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谭复阳则是说道:“我记得昨晚,秦师兄的弟子来找孙师兄,好像就再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和孙明华是一起执行搜索任务,昨天高文松和贾文亮来找孙明华的时候,谭复阳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大护法的脸色随即冷了下来,说道:“孙明华就是岛上的卧底,现在已经被我擒拿,正在严加审讯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紫袍人当下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韦剑林跟着说道:“这、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孙师兄是卧底……不能把……”谭复阳显然也懵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其他的人,也都忍不住嘀咕起来,“孙护法是卧底。”“不会吧。”“这事从何说起。”“不知道啊。”……

    紫袍人看着大护法,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:“师兄,你说孙师弟是卧底……可他……怎么看也不想啊……眼下这大敌当前,千万别搞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韦剑林也道:“代掌教说的没错……眼下大敌当前,咱们的人不能再有损失……秦师兄,你说孙师弟是卧底……这有证据么……”

    谭复阳则是看向韦剑林,说道:“这事说起来,确实有点不敢让人相信。可是秦师兄一向高瞻远瞩,我认为若是没有丝毫证据,秦师兄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……胡乱抓人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蓝袍大管事,已经面面相觑,看得出来,他们三个也不敢相信孙明华就是卧底。

    大护法则是不紧不慢,他伸手入怀,先是掏出来一串黑色的佛珠,跟着又拿出一封信和一个记事本。

    他把东西一起递给紫袍人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这些都是从孙明华的房间里搜出来的……师弟,你自己看……”

    紫袍人将东西接过,韦剑林和谭复阳马上凑到紫袍人的身前。三个蓝袍大管事,也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,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紫袍人先看了看佛珠,跟着交给韦剑林。他接着翻开记事本,只看了几眼,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忍不住说道:“这……这是老君宫内的暗哨布防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“暗哨布防图!”……韦剑林和谭复阳一起看向他手中的记事本。

    原本在后面的三个蓝袍大管事,明显也是一惊,诧异地又向前来了一步,伸着脖子看向紫袍人手里的记事本。

    紫袍人将记事本又递给韦剑林,随即展开信封,将里面的信拿出来观瞧。

    “元月五号行动,莫要下山……”紫袍人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元月五号。”“元月五号。”“元月五号。”……几个人都跟着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谭复阳率先反应过来,“海啸那天,不就是元月五号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“没错,那天就是元月五号。”“当时孙护法,好像是留守老君宫。”“对,他是留守老君宫,没有下山。”……

    这一下众人又纷纷嘀咕起来,不少先前不敢相信孙明华是内奸的人,现在开始渐渐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串佛珠,应该就是凶器。孙护法一定是不敢随身携带,才能藏了起来。”“还有暗哨布防图,要不然的话,外人怎么可能知道暗哨都在哪里。”“对,肯定是这样。”……

    不过,拿着佛珠和记事本的韦剑林却开口说道:“秦师兄,你说这些东西,都是从孙师弟的房间里搜出来的。不知道,是房间里的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他书房桌子的抽屉里。”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是这么觉得的……孙师弟做事也算稳妥,如果真的是内奸跟外人勾结……那抽屉里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……就好像是这封信,只有短短几个字,我想换成任何人看过之后,都应该给烧了才对……还有这个布防图,老君宫内的暗哨布防,孙师弟也不是不知道,他要这个做什么,不是应该交给他勾结的人么……他自己留着一份,又算是什么意思……所以这事怕是其中有诈,有人想要栽赃陷害,借刀杀人……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万不能自折羽翼,还请师兄三思啊……”韦剑林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说法,紫袍人深吸一口气,随即连连点头,说道:“师兄,韦师弟的话说的很有道理,这怕是咱们的对手用的反间计……我看还是赶紧把孙师弟放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见韦剑林和代掌教都这么说,谭复阳也跟着说道:“秦师兄,韦师兄说的也很有道理,请一定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大护法三思啊。”“大护法三思啊。”“大护法,莫要中了对方的奸计,一定要三思啊。”三个蓝袍大管事,也都赶紧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护法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脸色很快有恢复正常,平和地说道:“难道搞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跨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紫袍人、韦剑林、谭复阳等人赶紧跟上。前面围着的白袍人和一众黑衣汉子们,纷纷散开,让出去路。

    大护法径直走到院门口,张禹等人都在那里看着,见大护法走过来,也连忙让开。大护法没有理会他们,直接走了出去,朝自己院子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人,鱼贯跟了出来。代掌教一看到张禹等人,开口说道:“几位,没有你们的事情,我看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“好……”……张禹等人忙点头答应,快速的朝他们所住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张禹和青年人心中明白,这就是大护法使用的苦肉计了。也不知,到底会不会有人中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