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66章 更为珍贵的东西
    张禹感觉到青年人身上的不自然,他不禁更是皱眉,甚至是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自己的小伙伴顶在一个男人的身上,这算是什么啊?

    他都有点担心,会不会被青年人误会,认为自己有什么特殊的癖好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,他越是希望薛九斗快点完事,可这家伙就是不完事,貌似火力很强。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忍不住暗骂起来,你这王八蛋,对你师娘也下得去手,你师娘都多大岁数了!

    骂归骂,张禹也不敢出去。因为他心中明白,如果出去,千分千的要打起来,对方甚至不会理会张禹的任何解释,一定会杀他和青年人两个灭口。

    坐在张禹腿上的青年人,屁股还在不住地来回蠕动,显然是想躲避,可又躲不开。他若是不动,张禹还能好点,这么来回动着,令张禹是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张禹有心跟青年人说点什么,比如是什么道歉的话,或者是让青年人不要动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话,他哪里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不敢轻易出声,生怕被床上的人听到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多分钟,本来一直发出美妙声音的掌教夫人突然没了动静。也就是过了能有几秒钟,又开始不停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张禹听的明白,肯定是到了透骨的时刻,而掌教夫人不敢叫出来,只能是用手把嘴给捂住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战斗应该是结束了。张禹不由得松了口气,可是自己的小伙伴似乎还没有马上偃旗息鼓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刻房间内,充斥着掌教夫人和薛九斗的喘息声。二人喘了能有一分多钟,呼吸才渐渐平复。

    “师娘,你满意么……”终于,薛九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很是温柔,还有点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天天都想满意,可是你总是隔好几天才来一次,这让我怎么满意……”掌教夫人的语气中透着妩媚,还有点撒娇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院子里也不是就咱们两个人,还有其他人呢。我也不能说堂而皇之的住在后院,进出一趟,不都得谨慎着点。”薛九斗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……忘了当年天天给我下药的时候了……那是我来的多勤……”掌教夫人有点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天天下药,总共就下了三次……你不是就不用我下了么……”薛九斗又是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八蛋,得了便宜还卖乖……”掌教夫人又是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声音中,多少有点难为情。

    柜子里的张禹,随即就听出来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看来这两个人之所以会搞到一起,原来是之前薛九斗给掌教夫人下了药,在那之后,掌教夫人也就顺从了。

    薛九斗又讨好地地说道:“其实我知道师娘最疼我了……第三次都是师娘故意中招,让我得逞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来!”薛九斗的话,似乎是触动了掌教夫人的心事,这让掌教夫人不由得嗔怒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娘对我这么好,我一定会好好疼惜师娘的……”薛九斗赶紧满是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以后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掌教夫人得意且轻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师娘……你说咱们老君宫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儿,以后会是怎么个样子……”薛九斗这次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样子,必然是老样子了。对手藏头露尾,显然实力有限,只要找到人,定能将他们杀光!”掌教夫人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大护法……为人心狠手辣……我都担心,他卸磨杀驴,将咱们都给杀了……”薛九斗又是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,你想想,秦西云连楚宗机这个小兔崽子都没杀,显然是有所顾忌。要不然的话,以他的手段,咱们早就死了。”掌教夫人又是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下张禹听明白了,看来大护法的名字叫作秦西云。那个少主,应该就是叫楚宗机。由二人的话,更加能够断定,大护法肯定是这里的实际掌权者,至于说那个真正的掌教,八成不是死了,也是废了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会有顾忌……会有什么样的顾忌……他已经彻底掌握了老君宫,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,在两位师叔死后,就已经没有人能和他与韩师叔抗衡了……”薛九斗有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西云要想杀人,当然没人能够拦得住他。他想要杀掉那个小兔崽子,自己来当这个掌教,也没有能够拦得住他。但是,在他的心中,还有更为珍贵的东西。我完全可以确定,他至今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。”掌教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薛九斗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两件东西,一件是老君金卷和一件是老君令。这两件东西,是咱们老君宫的至宝,不过知道这两件东西的人并不多,见过这两件东西的人就更少了。只有掌教才有资格继承。”掌教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不是已经被大护法给杀了么,这两件东西,想必也应该在大护法的手里了。对了,你今天带着少主和魏辉去见师父,真的见到了?”薛九斗颇为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灵犀洞里的人,当然不会是你师父,那个人是秦西云早就准备好的。阵法是秦西云布置的,只要有人进入山洞之中,里面的人就会收到信息,然后假装练功。等我带着人进去,就会见到练功练到关键时刻的你师父。以前的时候,那些高手没死,秦西云也不敢随意让人进去见面,因为很容易被高手看穿。但是现在,就凭魏辉那两下子,怎么可能看出来。”掌教夫人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说的么……”薛九斗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……我以前也觉得那个喜新厌旧的老畜生死了,可随着后来秦西云的运作,在他的权势达到顶峰之时,尚且没有杀掉楚宗机,那就说明,不是掌教的位置,而是老君金卷和老君令了。知道东西藏在什么地方的人,只有你师父,如果他死了,你认为秦西云会留着楚宗机这个小杂种么,还会留着咱们吗?”掌教夫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明白了,原来师父没死,大护法留着少主,其实就是为了要挟师父交出老君金卷和老君令。只要师父一天不交出来,咱们就都是安全的。”薛九斗有点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掌教夫人肯定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