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65章 夜半来人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躲在衣柜里,心中越发的紧张起来。因为距离太近,彼此间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掌教夫人十有**是回来拿什么东西,这要是把柜门打开,看到他俩在里面,估计当场就得打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多少都有点后悔,心中暗自嘀咕,早知道就不躲进这个房间了,去旁边的房间里偷听就好。

    这功夫,他听到掌教夫人穿过珠帘之后,并没有走到衣柜这里的意思,而是走到了靠窗户的那一侧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声轻响,张禹大概能够听出来,好像是什么东西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在靠窗户那一侧,还有一个贵妃椅,张禹隐约分辨,掌教夫人应该是将身上的衣服丢到了贵妃椅上。

    他猜测的一点也不错,此刻房间内的掌教夫人正在脱衣服。

    掌教夫人的年纪不小,差不多有五十岁上下,身材虽然略微有些走形,不像是少女那般婀娜,但保养的很好,肌肤白嫩。她很快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七七八八,只剩下一条小裤裤和一件小背心。她跟着放下床上的幔帐,进到其中躺下,床头那里应该是有灯的开关,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房间内变得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能够从柜子的缝隙发现外面的灯关了。二人也可以确定,掌教夫人上床躺下来。这一下,二人更是着急起来。躲在这里,本来是希望能有什么发现的,实在是想不到,人家真的是回来睡觉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二人也不敢从柜子里出去,那必然会被发现。二人哪敢乱动,只能是继续坐在里面,他俩都有点担心,万一掌教夫人真的要在这里睡一宿,那二人岂不是要在这里坐一宿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以二人的修为,如果在掌教夫人睡着之后出去,掌教夫人也未必能够发现。可是,掌教夫人毕竟是修炼之人,一旦发现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在柜子里,谁也不敢说话,青年人的背脊靠在张禹的胸膛上,两个人甚至都无法进行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就这样,时间慢慢地过去,也不知过了多久,张禹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。这是上楼梯的声音,张禹不知道青年人是否能够听到,但他完全能够确定,确实是有人摸上楼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上来了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偷偷摸摸、鬼鬼祟祟跑到这里来的人,肯定不能是好人。张禹几乎可以确定,来人搞不好是来杀掌教夫人的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人轻微的脚步声来到门外。来人的脚步声已经够轻了,若非这大晚上的,特别安静,张禹恐怕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吱”地一声轻响,房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跟着,房门关上,又是“咔”地一声,应该是上了锁。

    “嗯?”这一下,张禹心头一愣,纳闷起来,刚刚掌教夫人回来睡觉,竟然都不锁门的,进来这个人,为什么要把门给锁上呢?如果说,是要来杀掌教夫人的,直接动手就好,杀了人之后,赶紧逃走还方便。这把门给锁上,又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张禹纳闷的时候,轻微的脚步声慢慢来到屏风之后,珠帘一动,那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这时,床上突然响起了掌教夫人的声音,她的声音不大,很是温和。听得出来,似乎并不慌张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一动,暗自嘀咕,难道她知道来人是谁?还有,她应该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就在张禹琢磨的功夫,来人笑嘻嘻地说道:“师娘,是我……让你久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该死的,怎么才上来……”掌教夫人用埋怨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声音中,还透着一股妩媚。

    “总得做个样子啊……我也担心,万一他们不放心赶过来,没有及时发现不就糟了……”来人用讨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此刻已经听出来了,这人应该就是之前跟掌教夫人一起回来的那个,名字好像是叫什么“九斗”,印象里,似乎是姓薛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他们充其量是去汇报秦西云,秦西云一听说是咱俩出去的,难道还能说什么吗?”掌教夫人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……师娘说得对……”薛九斗又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禹还能听到,薛九斗脱衣服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,别磨磨蹭蹭的……你这都有十天没来我房间了,是不是嫌我老了……”床上的掌教夫人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师娘在我心中,就是最美的仙女……”薛九斗不住地讨好,脱衣服的速度跟着加快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人好像就钻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彻底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好家伙,徒弟竟然和师娘有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听出来,掌教夫人十分的着急,薛九斗才一上床,两个人就在床上翻滚起来。只过了没一分钟分钟,掌教夫人的嘴里就发出急促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老话说,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五十坐地能吸土,看来是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悦耳的声音,一浪又是一浪。不过,掌教夫人似乎也不敢发出过分的叫声,总是有意的克制,以免声音太大,被人发现。可正是因为如此,那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喘息,仿佛更加诱惑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正常男人,即便是躲在柜子里,看不到这活春宫,可张禹依然是有了反应。自己那小伙伴,毫无征兆的挺胸昂头起来,张禹瞬间意识到自己的情况,不由得暗自皱眉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说,这可真是要命了,你们俩敢不敢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一个人躲在柜子里,其实还好说,只是在张禹的身上,还坐着青年人。青年人的背部抵在张禹的胸口上,完完全全的贴在一起。张禹也不知道,自己的反应会不会被这位察觉。

    也就过了二十几秒,张禹就发现,坐在腿上的青年人,明显有些不自然了。青年人的身上,有点轻微的哆嗦,屁股似乎是想要离开所坐的位置,无奈柜子就这么大,哪能往哪挪。外面的床上还有人,青年人也不敢做出稍大的动作,以至于他的屁股只能是不住地来回蠕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