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62章 调查目标
    来到院子前,院门是关着的,不过能够看出来,院子里的房舍亮着灯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互相看了一眼,青年人抬起手来,做了一个迂回的手势。张禹点了点头,随即二人就慢悠悠的朝院子的右侧走去。

    顺着院墙,二人一直来到院子的后方,他俩都把耳朵贴在墙上,听着里面的声音。里面并没有什么声音,张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我先翻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青年人轻轻点头,也是低声说道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院墙大概能有两米,张禹轻轻一跳,双手抓住院墙,先把脑袋伸了过去。迎面是正房,看起来也是有两个房间,张禹所在的位置,正好是两个房间中间。这个位置没有亮灯,只有那两个房间亮着灯。不过,却是挡着窗帘,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张禹翻了过去,他落地的声音很轻,几乎能够忽略。他蹑手蹑脚,慢慢地朝前面走去,一直来到墙边站下,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青年人也跟着扒上墙头,二人互相看了一眼,张禹朝他轻轻的招了下手。青年人很是麻利的跳了过来,同样也没有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他悄猫的走到张禹身边,二人慢慢的朝左边房间的窗户走去。

    刚来到窗边,突然听到房间内响起个声音,“这叫什么事啊,今晚就送来一碗热汤面,不单是素的要命,而且还汤多面少……就我这饭量,吃这点玩应都不够塞牙缝的……问送饭的人还有没有了,结果说没了……这算是什么待客之道,是不是想要饿死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小点声吧,没死就不错了,还想着怎么样?”又有一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声音,就比较小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跟着又传出一个人不大的声音,“黑市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,没看到院子里的人都少了么,开始是七个人守在院子里,现在变成了四个。其实我觉得黑市已经算是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算厚道了,可咱们现在跟被软禁起来有什么区别。毒没有完全解,功力一点使不出来,连房间也不让出,中午吃了半碗炸酱面,晚上半碗热汤面……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”里面又响起来一个不同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个人说道:“我现在就担心,黑市到底会不会真的给咱们制作解药。咱们的生死,完全在人家的手里掌握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放心好了,黑市要是想让咱们死,咱们早就死了,还能等到现在。咱们等着就好,早晚能够离开这个地方。”先前让这人小声点的那位,又开口说道:“我跟你说,你小点动静说话,自己也知道生死掌握在人家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不说了行了吧……”那家伙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他也倒是说到做到,根本就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房间内变得十分安静,张禹和青年人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都看向院墙。

    二人又是蹑手蹑脚的走到刚刚下来的位置,一起翻了过去。他俩走出一段距离,这才停下脚步,青年人低声说道:“这么看来,他们还真都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护法既然没杀了他们,那就说明不会再杀他们了。只是听他们的意思,他们身上的毒并没有完全解掉,需要制作解药,看来黑市,还算是蛮仗义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仗义什么……”青年人说道:“那是大护法不想现在就给他们解毒……以免人多麻烦……把他们都软禁在房间里,比较好控制……你就说吧,他们这么多人,如果都是活蹦乱跳的,以黑市目前的情况,能够掌控过来么……即便是大护法和那个代掌教修为更胜一筹,也不可能控制这么多高手,他俩的主要精力,是要放在外敌身上的……不过你说的那句话也是对的,大护法既然之前没有杀他们,那之后也不会再杀他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咱们现在确定了人都没有死,那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咱俩也不能说一点活都不干……总是要找点事情做的……”青年人说着,便思量起来,下一步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张禹也琢磨起来,过了片刻,他开口说道:“大护法找咱们俩帮忙查找内奸,说是由他来找的话,容易出现主观上的判断失误,咱们两个去找,就不会有主观上的倾向。所以我觉得,大护法是不是心中有什么目标,但是不方便亲自去调查,甚至都没法让心腹前去调查,以免被发现,到时候说不清。要是咱们去,就不一样了,大护法甚至能把事情都推到咱们的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没毛病,看来大护法怀疑的真的是紧要人物……”青年人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在这岛上,紧要的人物,好像只有三个……一个是大护法,一个是代掌教,另外一个就是那个掌教夫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大护法肯定是不能查的,还是代掌教,我觉得也不能查……看得出来,他的修为就算不如大护法,应该也差不了多少,咱俩要是去查他,还不得一下子就被发现……找死没有这么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看得出来,代掌教的实力极强,咱俩根本白费,搞不好一靠近,就被发现了。这样的话……咱们不如先去查掌教夫人……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咱们就去查她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青年人赶紧说道:“你先别着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掌教夫人住在内宅,你以为跟这个院子一样呢,连守卫的人影都看不到。掌教夫人住的院子,刚刚出了事,今晚肯定守卫森严,咱俩必须谋定而后动。”青年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谋定而后动倒是不假,可问题在于,咱们压根就不知道暗哨都在什么地方……现在琢磨,恐怕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对策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”青年人微微皱眉,然后说道:“那咱俩先去再说,路上一定得小心,千万别让人给发现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