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59章 包子
    一个盲人,能把地图上的所有标注,甚至住的都是什么人给说的清清楚楚,简直叫人无法想象。若不是能够真切的看出来大护法的一双眼珠子是死眼珠子,张禹都得怀疑他是装瞎。

    大护法将地图上的一切讲解完毕,却没有提到一个叫作灵犀洞的地方。这个地方,张禹他们之前在院子里听到过,但大护法不说,他和青年人也没法问。大护法接着说道:“老君宫的一切所在,都在这图上,我想应该没有一点遗漏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遗漏的地方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幅地图,你们用不用拿去做个参照?”大护法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拿着也不方便。我们差不多都能记下来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差不多都记下来了。”张禹也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……”大护法说着,伸手入怀,从怀里掏出来两根管子,就跟刚刚白袍道士手里捏着的那个差不多。大护法将管子递给张禹,说道:“这是信炮,你们两个人一人一根,一旦有所敌人,可以马上发射信炮求援。我听到信炮,会在第一时间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护法。”张禹接过信炮,递给了青年人一根。

    他本想问问信炮怎么用,大护法就先一步说道:“这东西的用法十分简单,管子旁边用一个红色的按钮,但不是一碰就会发射,需要稍微用点力气。切记,一定要冲天上发射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都看到了那个红色的按钮,用手轻轻触碰,确实不会如何。这也是做了保险,以免走火。

    “我们记住了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除了信炮之外,我再给你们两个一件东西……”大护法说着,又伸手入怀,掏出来一块金灿灿的令牌。他把令牌递给张禹,说道:“这是我的令牌,在老君宫内,见到令牌如见到我。此令牌只有一块,无法仿造,岛上的人都认识这块令牌。你贴身放好,如果说在调查的过程中,不小心被暗哨发现,发生误会,赶紧把令牌拿给对方,让对方检验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张禹接过令牌,这令牌果然与众不同。令牌中间刻着三个字——“大护法。”

    在令牌的上下左右,镶嵌着红黄蓝绿四块宝石。最为重要的是,令牌之上还带着浓郁的灵气,显然是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说道:“有了这块令牌,我的心里就踏实了。大护法,在调查的人中,有没有什么范围。比如说什么人不能查,什么人要多加调查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还找你们来做什么?我自己查不就好了么……”大护法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白了,就是除了大护法您之外,什么人都在怀疑的范围之内。都可以加以调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大护法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请大护法放心,我们两个人一定全力以赴,势必要将叛徒给揪出来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也跟着说道:“我也是,一定会将叛徒给找出来。不过……我们要是发现了什么线索,怎么汇报给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告诉了我门下的弟子,他们刚刚也都看到了你,你们两个可以随时前来见我,他们不会阻拦。到了我的房门外,敲敲门就可以了。”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护法。”……张禹和青年人一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应该谢你们才对……你们两个放心好了,只要找到叛徒,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……”大护法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护法。”青年人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们两个这就告辞。今晚就开始调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徒弟在院门口等着你们呢,带你们去饭堂用饭。你们两个人一定要记住,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说,包括你们身边的人。更为要紧的是,不能告诉那两拨和你们住在一个院子里的人。”大护法说完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答应,随即告辞,出了房间,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大护法的徒弟正在院门口等着他俩。不过不是刚刚那一个白袍道士,而是连同院子里的另外六个白袍道士,一共七个。

    两下见面,刚刚令他们来的那个白袍道士,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咱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二人点头客气了一下,说道:“麻烦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那白袍道士也不再说话,其他的白袍道士,更是一声不吭,一个个跟哑巴差不多。

    老君宫内不仅一个饭堂,但是特殊环境下,所有的食材都集中在内宅和老君殿之间的那个饭堂。

    大护法的命令是,任何人都要去那个饭堂吃饭,甚至都包括他自己。去吃饭的时候,不许单独一个人行走,每一路人马都要结伴而去,这样能够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张禹、青年人和白袍道士们来到饭堂,饭堂不小,起码能够容纳百来人同时就餐。眼下黑市也没有多少人了,容纳下所有人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来得晚,进来的时候,饭堂内也没有多少人了。张银玲、中年男人,高个中年人、老者等人,分坐两桌。因为一张桌子,就能坐四个人。张禹和青年人来到张银玲的那张桌子旁,白袍道士们也都一块过来,小丫头本想问问,刚刚那个白袍道士找张禹到底什么事,倒是看到这么多白袍道士跟着,便没敢出声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人跟小丫头一桌,他看向青年人,说道:“中午吃面条,我担心提前盛出来会糗了,就没有提前盛。那边有窗口,过去打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。”青年人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他和张禹一起朝窗口走去,七个白袍道士也跟着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窗口,里面坐着穿着白衣服的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们一看到白袍道士们到来,马上都是点头哈腰,“你们来了……牛肉包子,全都是热乎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就有两个胖子从笼屉里盛出来一大盆包子。

    胖子中的一个,则是麻利的盛出来两碗白水煮面条,加上两勺鸡蛋酱,推给张禹和青年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之前引领张禹二人去见大护法的白袍道士说道:“他们俩也吃包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