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60章 新的身份
    “他也吃包子……”刚刚盛面条的胖子明显愣了一下,看他的表情,似乎是不敢相信白袍道士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叫你给人家拿包子,就赶紧拿包子,哪来那么多事。”另外一个胖子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这胖子才算反应过来,忙给张禹和青年人装了两盘子包子。

    白袍道士大咧咧地说道:“他俩是我师父新收的徒弟,以后伙食待遇跟我们一样,你们都给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张禹和青年人楞了一下,但二人随即反应过来,人家提高了他俩的待遇,总要有一个说法。加上二人还要为大护法办事,等回去旁人肯定要问是怎么回事,二人总得有个说辞。大护法说的明白,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,看来这是连说辞都帮二人给想好了。等下二人只需要按照这个话圆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么,原来这两位是大护法新收的高徒,失敬失敬。”装包子的胖子赶紧讨好般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另外的三个胖子也都赶紧讨好地说道:“原来是大护法新收的高徒,失敬失敬。”“以后请二位多多照应。”……

    他们嘴里说着,跟着又给张禹和青年人盛了稀饭,倒好了酱油、醋。

    不想,青年人却来了一句,“我不喜欢吃包子,面条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拿起了那碗面条。

    张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心中暗说,包子明显要比面条好。这都什么时候了,吃点肉身上也有力气,而且这肉包子,摆明不是一般人能够吃上的。

    白袍道士也纳闷地看了青年人一眼,但随即说道:“咱们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,众人拿着包子,折回去就坐。张禹的脸皮也算是厚的,他顺手连青年人的那盘子包子一起拿了,嘴里故意说道:“我饭量大,一盘包子不够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袍道士不能说什么,四个胖子更是不敢说什么,毕竟白袍道士刚刚说了,张禹是大护法的徒弟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坐到张银铃那一桌,七个白袍道士则是在旁边找了空位坐下。张禹和青年人这才坐下,小丫头就立刻说道:“你怎么有肉包子吃!”

    不但是它,地上蹲着的大黑狗也抬着脑袋,低声叫了两声,“汪汪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禹尴尬一笑,说道:“这不是拜大护法为师了么,所以待遇提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然拜别人为师……最可气的是,还有包子吃……我和阿狗,都吃的面条……”张银铃气鼓鼓第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忙抓起一个包子,递给张银铃,笑呵呵地说道:“那你也吃包子,这么两大盘子,我也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留着,晚上吃……”张银铃扁着小嘴说道:“刚刚吃面条吃饱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爽朗一笑,跟着将包子递给大黑狗,阿狗可没吃饱,一口叼住了包子,趴在地上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又抓起一个包子,张嘴咬了一口,好家伙,这包子可真好吃,肉香四溢,里面还多汁,丝毫不亚于国内的大馆子。

    小丫头一闻到这么香,忍不住抓过来一个包子,也咬了一口,“这么好吃……我跟你说,你千万别给我吃光了……对了,那个大护法还收不收徒弟了,我也暂时拜他为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头可好,为了一口好吃的,都决定拜人为师了。不过也是,既然张禹都拜了,自己拜一下又能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有暂时的啊,你可拉倒吧,有我一口吃的,肯定少不了你的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低头吃面条,但是旁边的中年男人一句话也没说。他可要比小丫头冷静多了,即便心中也是特别好奇,却也知道,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银铃吃了一个包子,就撑的受不了了,虽然嘴馋,奈何肚子饱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青年人,纳闷地说道:“你怎么不吃包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包子。”青年人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可真怪……包子这么好吃,你竟然不喜欢吃……”张银铃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小丫头的话,张禹也不由得看了青年人一眼,紧跟着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就是昨天晚上,黑衣汉子给他们送来食物,其中有一盘子酱牛肉。当时张禹和小丫头吃的十分的欢实,可是中年男人和青年人只吃了馒头,其他的什么也没吃。

    当时张禹还提了一嘴,让他们俩也吃,但二人表示,吃个馒头就饱了,还说你们俩既然喜欢吃,那就多吃点。

    眼下青年人又是放着肉包子不吃,只是面条,确实叫人狐疑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有多言,一盘子包子,自己和阿狗瓜分,吃的饱饱的。剩下的一盘子包子,干脆直接带走。

    张银铃美滋滋的,不管怎么样,反正今天晚上,自己是有肉包子吃了。

    老者和高个中年人一直也都没出声,他们的饭也都吃完了,桌上摆着大碗,一定是吃的面条。他们也不走,等张禹四人站起来,他们才跟着站起来,做出要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张禹先是跟白袍道士告辞,演的也很像,嘴里叫的“师兄”,青年人同样如此,相互间客气了几句,张禹他们才走。

    老者和高个中年人四个,跟着张禹四个一起回到院中。路上都没有说话,只是小心戒备,以免遇到外敌的偷袭。等进到院子里,老者就直接说道:“那个人请你们两个过去,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高个中年人也看向张禹和青年人,等待他俩的回答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是大护法让我们去的,说是要收我们两个为徒,帮忙共抗外敌。”

    青年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事……”高个中年人有点不信,说道:“为什么只收你们两个人为徒,共抗外敌的话,也不应该只找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俩能拜他为师吗?”张禹扫了眼他俩,直接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是不能……”高个中年人有点尴尬,但随即说道:“可是共抗外敌那是没有问题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头把二位的话,转达给师父。”张禹的脸皮也厚,马上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就麻烦了……这种情况下,大家本来就应该齐心协力……另外也请大护法相信我们……”这次是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