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56章 你们两个跟我来
    谭复阳、赵明华等人带头先喊,在场的那些白袍道士们,也不示弱,纷纷的喊了起来,其他的白袍人、黑衣汉子们,见喊的人这么多,少不得也都跟着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院子里充斥着众人高亢的喊声,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……

    韦剑林和刚刚维护魏辉的两个蓝袍人看到现场这般,韦剑林感激朝紫袍人、大护法那边一拱手,真挚地说道: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

    两个蓝袍人也都忙跟着他一起喊了起来,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喊声,大护法满意地点了点头,紫袍人的脸上,也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大护法面朝着魏辉,平和地说道:“魏辉,你们掌教弟子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魏辉也不能再说什么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是我之前误会了大护法,我们掌教弟子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

    另外的几个黑袍道士,见他这么说,也只好不情不愿的表态,“我等愿遵代掌教和大护法的号令,听凭驱策,齐心协力,共抗外敌!”……

    大护法再次满意地点头,他跟着朗声说道:“之前的误会,已经消除,眼下的当务之急,就是消灭那些敢到老君宫生事之徒。一定要将他们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“斩尽杀绝!”“斩尽杀绝!”“斩尽杀绝!”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白袍道士们率先大喊,众人跟着大喊,可谓是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等众人的声音停歇,大护法随即说道:“韦师弟、赵师弟、谭师弟,你们立刻按照事先的部署,兵分两路,搜查对手的下落。一经发现,立即发射信炮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“遵命!”“遵命!”……韦剑林等人立刻躬身答应。

    不管之前怎样,现在可是老君宫生死存亡之际,一切的是非,也随着魏辉和少主亲眼看到掌教而烟消云散。当前要做的事情,就是要把杀人凶手给挖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韦剑林率领两个蓝袍大管事,又在现场点了两个白袍人,十名黑衣汉子出发。

    赵明华和谭复阳也点了两个白袍人和十个黑衣汉子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后,大护法再次做出安排,那就是收缩防线,不能再将人力分散了。这样的话,只能让对手将他们一口口的吃光。

    人马主要分布在四个区域,正门那里有一名蓝袍大管事负责,主要是用于接应出外搜索的人。第二个区域就是老君殿,这里辛苦紫袍人亲自坐镇,属于核心总接应。第三个区域就是厨房重地,有一名蓝袍大管事负责。最后一个区域是后宅,由大护法亲自在此。

    所有的区域,人手不得分散,每人的身上都要配备信炮,一旦发现异常,立刻示警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回到房间之后,一直在闲聊,主要也是对老君宫内的情况进行猜测。

    这一聊,就聊到十点钟。这功夫,小丫头的肚子“咕噜”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跟着悻悻地说道:“那个大护法不是说,等会就给咱们送早饭么……怎么到了现在,连个大米粒都没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当下一笑,说道:“那是人家客气客气,老君宫现在都什么样子了,他们还能顾得上给咱们送饭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。”青年人点头说道:“人家现在都自顾不暇,哪里能够顾得上咱们……我看,还是等中午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又是继续闲聊,时间过的也挺快,其实都有点饿。这一等,果然就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蓦地里,突然有钟声响起,“咣……咣……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张银玲一下子站了起来,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声音,好像是饭钟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才落,院外就响起脚步声。好像是有几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脚步声分散,张禹听得清楚,有的是朝左右两侧的厢房,有的是朝他们的正房而来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等有人敲门,就站了起来,前去开门。张银玲和中年男人、青年人也都起身,跟着走到门后。

    张禹将门打开,正好看到一个白袍道士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他主动说道:“请问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袍道士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奉大护法命,因为眼下黑市是多事之秋,人手无法分散,所以不能专门抽调人手给诸位送饭,以免半路遭到不测。故此,只能请诸位前往饭堂用饭,但凡饭钟响起之时,就是用餐之时,诸位可自行前往。现在,请随我们前往饭堂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白袍道士,走到院子里。在院中还站着一个白袍道士,虽说只是来传话,却也是一副大敌当前的架势,像是真怕路上出事。

    两个厢房门外,也都站着白袍道士,同样是一般说辞。

    老者和高个中年人也能够理解,毕竟这种时候,人家能管他们饭就不错了,就别挑三拣四的了。张禹他们这还是不知道粮仓着火,若是知道的话,必然得感恩戴德。毕竟,他们八个人一条狗也不少吃,把他们都给杀了,也能省点口粮。甚至还能做一顿狗肉汤。

    不过,让人意外的是,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来传话的人会是白袍道士,而不是黑衣汉子。

    四个白袍道士面对着张禹等八个人,张禹等人这就打算跟着来人前往饭堂,不想之前那个站在院子中间的白袍道士突然伸手指向张禹,又指了一下边上的青年人,“你们两个跟我来,其他的人去饭堂。”

    “上哪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不用管了,到了就知道。请跟我走吧。”白袍道士还算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人家的地盘,想不走也是不成的。张禹和青年人对视一眼,点了点头,一起说道:“好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