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57章 叛徒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一起向前走了一步,小丫头一看到张禹要跟着对方走,连忙跟上来一步,急切地说道:“我也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让他们两个人去,其他人等前去吃饭!”不用张禹开口,那个白袍道士就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扭头看向张银玲,平和地说道:“三弟,你就不用跟我去了,先去饭堂吃饭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”小丫头点了点头,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请!”白袍道士直接朝张禹二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转身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又朝张银玲点了下头,让她放心,因为张禹明白,黑市的人如果想要杀掉他们,实在是太容易不过,只要大护法一出手,他们全得死。

    青年人也转过头去,朝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交换了一个眼色,中年男人也朝他点头。随后,张禹便和青年人联袂而行,跟着白袍道士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三个人沿路而行,白袍道士小心谨慎,手里捏着一根管子。张禹琢磨着,这可能就是信炮,一旦有个风吹草动,八成就能爆出大的声响,射出绚丽的烟花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也是小心戒备,二人倒是并不担心黑市的人对他们下手,可这里杀机四伏,若是被黑市的对手给干掉,那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了很远,印象中属于后宅的所在,距离先前去过的那个院子应该不太远了。只不过,方向上有些差距。掌教夫人所住的院子应该是在正中,他们去的方向比较靠右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终于来到一个院落前。院子的门敞开,白袍道士直接进去,张禹二人随即而入。这个院子要比掌教夫人的院子小上一些,景色却是十分的清幽,迎面有一个花圃,边上是石桌、石椅。

    花圃周边,有六个白袍道士,他们的位置十分分散,显然是负责警戒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共五间房,白袍道士带着张禹二人来到中间的那一间。

    房门是关着的,白袍道士来到门前,轻轻敲了两下门,“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马上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平和,张禹二人一下子就听了出来,这不是大护法的声音么。

    白袍道士将门推开,向内跨了一步,随即躬身说道:“师父,您要找的人,我给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两个进来吧。”大护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白袍道士答应一声,随后朝外面的张禹二人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师父请二位进去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先后而入,这里是一个堂屋,却没有看到人影。堂屋的左右两侧,各有一个房间。左侧的那个房间上,挂着珠帘,右侧的房间关着门。

    白袍道士很是自觉的退下,顺手将门关上,离开老远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护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二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声音是在左侧那个挂着珠帘的房间里传出,张禹率先走了过去,抬手拨开珠帘,走入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内没有窗户,也没有点灯,勉强能够借着堂屋内透过来的光线,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在靠内的位置,一个身穿白袍的人席地而坐,显然就是大护法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大护法吗?”张禹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忘记了。”大护法平和地说了一句,跟着手臂一挥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随即感觉到微风袭来,倒是没有什么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房间的角落里有四根蜡烛点燃,将房间照亮,二人也能够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间静室,里面有四个书架,书架上摆放着书籍,以及几件装饰品,也不知是不是法器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有本事一挥手将房间内的蜡烛都给扑灭,但是他没有一下子就把四根分散在四个角落里的蜡烛点燃。由此可见,大护法确实高出他们太多。

    “二位请坐。”大护法向前做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在大护法面前大概两步远的位置,摆放着两个蒲团。

    张禹和青年人一起点头说道:“多谢大护法。”……

    二人走了过去,在蒲团上坐下,随后青年人主动说道:“不知大护法让我们两个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吩咐不敢当,只是想请二位帮个忙。”大护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承蒙大护法照顾,不管是什么事,只要大护法一声吩咐,我们一定照办。”张禹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寄人篱下,大护法的实力又远胜于他们,大家说什么,张禹二人也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“黑市现在的情况,二位大概也都知道。自从昨晚回来,老君宫内的粮仓被烧,掌教夫人那边,又遭到偷袭。实在是危难之际。”大护法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神功盖世,对手藏头露尾,显然是不敢和大护法正面对决。我相信,只要能够将人给找出来,大护法一定能够手刃对方。”青年人马上恭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对手到底在什么地方,却很难查出来。而且通过接连的几件事,我大概能够确定,我们黑市出了叛徒,跟外人联合,一起来算计我们。”大护法说道。

    “黑市的人,怎么可能会跟外人勾结呢?”张禹有点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黑市是在海岛之上,不说是与世隔绝也差不多。想要跟外面勾结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人心隔肚皮,什么事情都是不好说的。咱们就说昨晚粮仓被人给烧了的事情吧,粮仓重地,设有明哨一处,暗哨两处。可是呢,对方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明哨和暗哨。若非知道暗哨的所在,哪能那么容易一击得手,同时将两个暗哨一起干掉。更为明显的是,明哨的房间内,有人前去开门,而其他的人,都坐在沙发上没有起来,然后一起被干掉。若是外敌闯入,即便是不敌,也不可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大护法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不过会不会是有人易容乔装呢……”青年人猜测道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在院子里,他们也听大护法他们提起过,可能有人易容乔装。

    “易容乔装是很有可能的,可若是没有人知道底细,光是外人乔装改扮混进来,绝不可能这么容易得手。如果是你们,你们会知道粮仓在哪,又如何轻易攻破吗?”大护法的脸上露出微笑,只是他的笑容略微有点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