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51章 熟人作案
    “去看看吧,虽然这事表面上跟咱们没有什么关系,可咱们毕竟困在这里。想要离开,也要指望黑市的人才行。”高个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院子里就他们八个人,相互间没什么关系,都是来黑市进行交易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,遇到了什么事情,难免要相互沟通一下。说是同舟共济,其实也差不多。毕竟相较于黑市的人,他们反而更容易达成默契。

    见青年人的提议得到另外两方面的赞成与支持,张禹也就没有二话,直接点头说道:“那咱们就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一眼张银玲,有心不让小丫头去。可是转念一想,大伙在一起其实最为安全,单独把小丫头留下,反倒是会有危险。于是,张禹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!”老者说着,第一个朝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中年人则是上前一步,用不大的声音说道:“咱们的东西要不要带上。”

    老者顿了一步,跟着说道:“不用了,能保住命回去,比什么都重要。区区几件法器算的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满不在乎,又继续往前走。中年人不在多说,只管跟上。但是中年人的话,倒是提醒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等人都觉得老者说的有道理,能保住命回去,比什么都重要,几件法器算的了什么。

    高个中年人和他身边的汉子也都一起朝门口走去,张禹和张银玲、中年男人和青年人随即跟上。

    八个人一起出了院子,加快脚步朝后面烟花处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赶过去,经过不少亭台楼阁。这些地方,都是仿古建筑,昨晚看的不太清楚,现在能够看出来,确实都是道观的格局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更加纳闷,黑市怎么还能是一家道观,这个老君宫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老君宫着实够大的,规模丝毫不亚于光明山上的无当道观。海岛之上,这座山也不大,却能建出这样的道观,也属实难得。

    前去的路上,属实没看的什么人。也不知黑市的人都已经赶到了,还是黑市昨晚在海啸时的损失太过惨重,已经没有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烟花的时间能够维持的很长,张禹他们的速度又特别的快,在穿过几个院子之后,终于来到了烟花所在的那个院子。

    此刻的院子里,聚集了不少人,起码能有七八十号,这些人有的身穿黑衣,有的身穿白袍,一看都是黑市里的装束。不过,也有些许几个是穿道袍的,有白色的道袍,也有黑色的道袍。只是穿道袍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由于人实在太多,围成一个半圈,张禹等人在外面,根本看不到什么情况。不过,众人的关注点,好像都在圈子内,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站在院门口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之所以一路上没遇到黑市的人,也是有原因的。主要的原因是,他们住的位置在老君宫是比较偏的,加上对路径不熟,来的自然慢。而黑市的人,一看到烟花,就撒腿急奔,除了专门值岗,不得擅动的人之外,都赶来过来。这些人所在的位置,都要比张禹他们的院子距离这边近得多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围成的圈子对面,站着十来个人,其中有紫袍人、大护法、韦剑林、赵明华、谭复阳,四个蓝袍人。另外,还有一个中年女人,这个女人身穿道袍,头上却是没有梳着发髻,而是盘起来的,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贵妇人。在贵妇人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男孩,这个男孩就是张禹他们第一天来黑市的时候所见到的少主。少主的身边,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白袍道士和一个三十三四岁的黑袍道士。

    除了站着的,地上还有躺着的。一共七具尸体,尸体躺成一排,两男五女。这七个人的身上,都是穿着黑色的道袍。

    在张禹他们到来之前,韦剑林他们已经验看过了尸体。尸体的上面的伤都是被佛珠打出来的,经过大护法的判断,应该是跟偷袭粮仓的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护法脸上的表情凝重,他一直在来回踱步,片刻之后,来到了贵妇人身前。他躬身说道:“夫人,你就住在这个院中,不知道事发之时,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贵妇人说道:“当时我在房中睡觉,因为听到禀报,知道岛上出了事,于是加强了警戒,让他们七个今晚一同值夜。信炮响时,我正在睡觉,听到之后我就爬起来了。等我带上法器出来,只看到他们的尸体,再没看到其他人。九斗是后脚从房里出来的,你们也都先后赶来。”

    站在少主旁边的黑衣道士,名叫薛九斗,在贵妇人说完之后,他马上躬身说道:“师叔,师娘说的没错。当时我也在睡觉,听到信炮之后,马上带着法器赶出来查看。我比师娘晚了一步出来,出来之后并没有看到其他人,只是看到师弟师妹们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大护法微微点头,没有再出声,仿佛是在琢磨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谭复阳突然走到大护法的身旁,开口说道:“夫人,我想问一下,你们从房间内出来的时候,可有移动过尸体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贵妇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薛九斗也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怪了……”谭复阳转头看向大护法,说道:“师兄,您虽然眼睛不方便,但您肯定也能发现,这七具尸体是躺成一排,不过稍微有些参差罢了。按理说,他们晚上值夜,理应分散开来,有明哨有暗哨,这样才不至于被人一网打尽。可是他们呢,竟然都死在一个地方,显然是不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不少人都是点头,认为谭复阳说的话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韦剑林随后说道:“谭师弟说的在理,这种死在一起的情况,绝对有问题……在这一刻,我怀疑杀死他们的人,很有可能是他们认识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赵明华上前一步说道:“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他们认识的,搞不好地位应该不低。要不然的话,他们七个作为掌教弟子,怎么可能会乖乖的站成一排,还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,惊动已经睡着的夫人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“有道理。”“有道理。”……在场的众人,都不住地连连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