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50章 烟花
    老君殿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此刻坐着九个人。

    居中而坐的自然是紫袍人。他的下手坐着大护法,两个青袍人,一个红袍人,还有四个蓝袍人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氛,看起来还算平和,其实却透着一股紧张。

    黑市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眼下对手步步紧逼,已经令黑市损伤惨重,而他们现在连对手的底细都没摸出来,若是不紧张,那才怪了。

    从水库回来之后,他们就在这里议事,商讨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粮仓被烧,老君宫内几个厨房存留的食物,也不过只够众人吃上一周的。这也仗着是黑市减员严重,如果人马齐整的话,多说吃个两三天。

    这一来,厨房必然成为重地,不能再有闪失,否则的话,众人恐怕更撑不住了。于是,大护法首先决定,将几个厨房的粮食,全都集中到一处,由一名蓝袍人负责看护。

    坐着等着,肯定是不成的,他们必须要把人给找出来。于是,大护法让人将老君宫的地图给拿了出来,并分兵两路进行搜索。

    一路由护法韦剑林负责,他率领两名蓝袍大管事到老君宫外进行搜索,一旦发现对手,立刻用信炮报信。另一路由护法赵明华负责,他连同谭复阳在老君宫内进行搜索。

    毕竟老君宫内接连出事,对手搞不好就藏在其中。

    紫袍人和大护法,以及余下那个蓝袍人居中策应,看到哪里有信炮响起,就前去增援。

    这位大护法,虽然是一个瞎子,看不到东西。但是,面对着地图,他却能如数家珍一般,点出地图上一点点有可能藏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进行搜索的时候,按照他标注的路线进行搜索,不管是宫内、宫外,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安排妥当之后,天都已经蒙蒙亮了。大护法也不管大伙是否需要休息,直接下令,让这两路人马立刻出发,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韦剑林、赵明华、谭复阳和两个蓝袍人一起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快要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,却听外面响起一声巨响,“砰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东西,殿内坐着的紫袍人和大护法几人,立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护法直接说道:“是信炮声!”

    韦剑林、赵明华、谭复阳五人则是直接窜出大殿,抬头四下观瞧。

    转眼间他们就看到,在大殿的后面的半空中,正飘散着绚丽的烟花。这烟花极美,不必说是晚上,哪怕是白天,也会让人看得清楚。不但如此,空中的烟花还在慢慢下落。可以说,只需要按照烟花寻去,就能找到是哪里放射出来的。

    韦剑林立刻大声喊道:“是后面的内宅放的信炮!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快去查看!”里面大护法直接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极快,说话的声音才落,人已经窜到大殿门口。殿内的其他人,也都快速的冲了出来,众人一起朝烟花的所在赶去。

    张禹和小丫头所住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银玲坐在炕梢,小丫头已经穿上了衣服,却是低着头,仿佛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张禹则是坐在炕头,他的手里拿着黑色剪刀,正在裁剪一件西服。这件西服,都被张禹剪成一块块的“姨妈巾”。

    小丫头之所以这么难为情,一来是因为这个,二来也是因为在这之前,张禹给她针灸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好让他给看光了……真是羞死了……现在还得让他帮我剪姨妈巾备用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小丫头在心中不住地嘀咕,但低着头的她,还是不自觉地偷眼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在修剪的时候,十分的细心,一件西服被他充分的利用,没多会功夫,便剪出了一叠姨妈巾。

    “他可真细心,而且什么都会,特别是对我还好……我爸我妈都没对我这么好过……要是以后,能天天跟他在一起该多好……”张银玲再次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禹将最后一块姨妈巾剪完,他将手里这块和先前剪刀的放到一起,起身走到张银玲的身边,将姨妈巾递了过去,“这些应该差不多够用了,要是不够的话,等我到时候再帮你剪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不敢抬头,扭捏地接了过来,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: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兄妹间客气什么……”张禹其实也是尴尬,但还是故意拿出一副大咧咧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外面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丫头吓了一跳,坐在炕边的她,一下子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!”张禹现在也已经穿好了衣服,他立刻走到门口,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面房间里住着的中年男人和青年人也刚好开门。

    双方一见面,那青年人就道:“好像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去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前后脚的出了大门,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这功夫,他们的邻居也都出来了,长者和一个中年人,高个中年人和一个汉子。

    长者所住的厢房,正好是面对着山顶,他立刻伸手指点,大声说道:“快看!那里有烟花!”

    张禹等人随着看了过去,可不是么,空中绚丽的烟花正在慢慢的下坠,看方向好像是老君宫的后院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房间内也是好奇,还有一些担心,见张禹他们都出去,她赶紧三两下将姨妈巾揣进兜里,然后也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到院子里,她看到众人都抬头上望,也就抬头看去。一见到烟花,小丫头纳闷地说道:“黑市的人,怎么现在还有心情放烟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烟花,这应该是信炮!”那个高个中年人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也跟着说道:“想来是黑市的人跟对头碰上了,黑市这边放了信炮,正在请求增援!”

    张禹认为这话有道理,他看向旁边的中年人和青年人,说道:“这应该是信炮无疑,咱们现在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不置可否,倒是青年人说道:“两边这一动手,必然是一场死战,我认为咱们应该去看看。必要的话,可以出手帮上一把,如果黑市方面输了,咱们恐怕真的很难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老者听了青年人的话,马上附和道:“不管怎么样,这个节骨眼咱们必须去看看,到时候再做定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