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49章 就地取材
    一看到小丫头如此强烈的反应,张禹也懵了,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晚上翻身,钻人家被窝里去了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向后一缩,先从被窝里逃了出来。他的另一侧有床被子,然后就是墙了。张禹立时发现,不是自己进错被窝了,他跟着朝小丫头那边看去,果不其然,张银玲原先的褥子还铺在那里。只是,不见了被子。

    张禹再看眼前的被窝,又看了看自己脚边的被子,心中不禁纳闷起来,“这丫头的被子怎么跑这边来了,我的被子怎么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晚上睡得熟,也搞不明白睡着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但他知道,小丫头昨晚是光着睡的,两个人跑到一个被窝里,就算啥也没干,也是不太好的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还能清楚的看到,被窝里的小丫头,正在不住地打哆嗦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柔声说道:“三妹,那个……你别紧张……没发生什么……我、我……你要不然……先把衣服给穿上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,应该说点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不说还好,张禹的话才说完,不想被窝里竟然响起了小丫头的哭声。

    张银玲缩在被窝里,已经羞臊的无地自容,加上那个来了,现在突然更加疼痛。这让委屈的小丫头忍不住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最怕的就是这个,一听到女孩子哭,马上没辙。此刻的他,不由得在心中这般说道:“我叫张禹,我现在慌得一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刚刚睡着了…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都是我不好……怪我拿错了被子……你别哭了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张禹只能继续道歉。

    “不该你的事儿……我……”小丫头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加上肚子疼,更是叫她难过。她有心说出来,可这话如何说出口。

    张禹哪能听不出小丫头的委屈,但这种事,也不是轻易就能哄好的。张禹硬着头皮说道:“三妹……对了……咱们的衣服应该已经干了……要不然,我先把你的衣服拿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好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呜呜……”张银玲支支吾吾的,说到最后,忍不住又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下张禹纳闷起来,问道:“可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现在没法穿衣服……”小丫头现在已经没了办法,只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能没法穿衣服呢……”张禹诧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银玲本来羞于开口,无奈这件事,又不能不说,毕竟自己也不能一直都在被窝里躺着吧。半晌之后,她才委屈地说道:“我那个提前来了……现在肚子疼……而且也没法穿裤子……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张禹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小丫头是因为这个才特别的紧张。

    在这海岛之上,上哪找那种东西。而且小丫头一直都是女扮男装,不想泄露身份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起来,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四下扫了一圈,张禹有了主意,他从褥子下面,拿出黑色剪刀,然后下炕。昨天有黑衣汉子给他们送来的衣服,张禹拿过来一套西服,用剪刀直接将西服袖子给剪了下来,稍作修剪,便成为了一片姨妈巾。

    他又把小丫头的小裤裤和背心从玉虚绳上拿了下来,重新回到炕上。

    “三妹,搞定了,你看这个怎么样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被窝里的张银玲刚刚已经听到张禹下炕的声音,小丫头很是好奇,现在听张禹这般说,便从被子里慢慢地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她跟着就见,在张禹的手里拿着一片布的姨妈巾,这让她的小脸立时通红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你的办法……”小丫头皱着眉头,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急从权,只能先凑合用了……总比没有强……”张禹老着脸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只能先凑合了……”小丫头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将“姨妈巾”放下,顺便将小丫头的小裤裤和背心也都放到枕头旁。

    他随后转过身子,说道:“你现在可以先试试,看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银玲扁着嘴巴,又是紧张、又是羞臊。

    平复了一下情绪,她才掀开被子,快速的将小裤裤穿上,顺便又将张禹为她裁剪的姨妈巾垫到下面。穿上背心之后,小丫头紧张的心情又稳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心情这才一稳定,她的小肚子又疼了起来,小丫头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我肚子疼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肚子疼了?”张禹转过身子,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来的时候,都会疼的……只是以前不这么疼……也就是这次,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疼……而且还提前了一周……”张银玲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张禹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说道:“都是因为昨天淋了雨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现在疼的厉害……”小丫头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下,可以用针灸的方法止痛。我觉得,你这个还不是特别的严重,针灸一次之后,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给我针灸吧……对了,针灸什么位置……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小肚子那里……”张禹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得针灸那里啊……”小丫头双颊又是一烫,不自觉的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……不过一般来说……在床上躺着休息一天,应该也没什么问题……对了,我可以把炕给你烧的暖和点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疼痛,也算不上是什么病。也就是小丫头昨天被雨淋了,身体受凉,导致提前,这也会疼痛。如果被窝里暖和一些,明天基本上就会减轻许多。

    小丫头没有回答,仿佛是在考虑着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低声说道:“还是给我针灸吧……咱们在这个地方很危险……总不能真的一天都呆在房间里,天晓得会有什么事……万一有点情况,我不能拖后腿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是没错,眼下他们也算是身处险地。随时都有可能有特殊的事情发生。加上小丫头也真是疼的厉害,在犹豫很久之后,才做出来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不过她跟着又补充了一句,“这事你可不能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