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45章 弱者的命运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带着他们的衣服,以及阿狗进到房间,房间内冷飕飕的,虽然窗户紧闭,并不透风,但不难发现,这里应该并不住人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一张火炕,炕上有被罩,行李想来就在里面。张禹把衣服放到炕上,刚要开口说话,却听小丫头打了个喷嚏,“阿嚏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冷了?”张禹忙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丫头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好冷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上都湿透了,外面还下着大雨,房间内又这么冷,莫说是张银玲了,就是张禹也觉得身上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下,朝炕下打量了几眼,随即说道:“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在炕下有炕洞子,那是用来烧炕的,张禹的老家就是烧火炕。炕洞子那里有个铁门,张禹蹲下身子,将铁门打开,从兜里掏出来四张聚火符,就手打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火符入内,立时掀起火焰,虽然是在炕洞子里点着,房间内也多了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张禹将炕洞子关上,站起来说道:“炕上很快就热。你先换衣服,上炕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丫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很是自觉的转过身子,走到门后,将门给锁上。他对面着门,并不去看小丫头。

    小丫头身上冷的要命,赶紧将湿透的衣服给脱了下来。这丫头外面穿的西服,里面是衬衫和背心,并没有穿文胸。可能也是胸脯不大的缘故,虽然身上的衣服湿透了,却也看不太出来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她把身上衣服全都脱下来,跟着又脱下面的,房间内也没有个毛巾,身上还有不少水迹。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,偷偷地看了眼张禹,小脸一红,跟着赶紧去拿炕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炕上一共四套衣服,两套西装,两套休闲装,倒是算是周到。

    可是,小丫头却随即皱起眉头,扁着小嘴低声说道:“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没给准备内衣……”张银玲又是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也不禁挠头,不过想想也是,黑市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能给准备干的衣服送来就不错了,忘记内衣什么的,倒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总不能光着穿啊……”小丫头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……”张禹琢磨了一下,又道:“你先上炕,看被罩里面有没有行李,要是有的话,先铺上到被窝里躺着,我来想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银玲点头答应,腰肢一扭,光着屁股跳到炕上。

    她打开被罩,里面果然有行李,都是崭新的被褥。小丫头都给拿了出来,铺到炕上,然后麻利地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看到张银玲已经在炕上躺下,小丫头是头朝里面,脱下来的衣服都放在炕沿这边。

    衣服上还在淌水,其实张禹身上的衣服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他刚刚已经想到法子,掏出一张聚火符丢到地上,火苗立刻窜起。紧接着,张禹从怀里掏出来玉虚绳,心念一动,就手一甩,绳子的两端就分别栓到门窗上。

    张禹随后将张银玲脱下来的衣服挂到玉虚绳上,有聚火符在下面,正好可以烘烤。

    大黑狗身上也都是水,哪怕是狗,它也觉得冷。现在房间内有了火,它仿佛知道没有问题,竟然主动靠了过去趴下,以便烘干身上的毛。

    小丫头看到这个,忍不住说道:“你这也太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场面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也要脱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脱吧,别冻着了。”小丫头说着,身子一翻,把脸埋在枕头上,不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先将身上的法器拿出来,放到炕上,这才快速的脱掉衣服,挂到玉虚绳上晾着。把衣服这么晾着,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如果有人想要进来,张禹马上就能听到动静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他脱的就剩下一条大裤衩子,总不能这个也挂起来晾,要不然的话,总是有点不方便。张禹倒是有法子,毕竟自己的火雷咒能够快速的将衣服烘干,只是费些真气罢了。张禹把大裤衩子脱下来,趁小丫头是趴下的,赶紧双手将裤衩子团到一起,施展火雷咒。

    裤衩上的水不停地淌下和蒸发,没一刻功夫就干了。张禹重新穿上,随即上炕,钻进另外一个被窝。

    小丫头听到张禹进被窝的动静,才缓缓地扭过头来,这炕比较大,两个被窝之间距离比较远,起码还能再躺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看向张禹,张禹也正好看向她,二人四目相对,这已经不是两个人第一次睡在一个房间,可却是第一次睡在一张炕上。小丫头的小脸微微一红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睡觉了,今天折腾了一天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转过身子,背朝着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丫头应了一声,她听到张禹转身,缓缓地睁开眼睛,这次只能看到张禹的后脑勺了。她稍微轻松了一些,低声说道:“你说咱们到底能不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离开了,你放心好了。”张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能离开,那就肯定能离开。跟你在一起,我什么也不怕……”小丫头也来了信心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不用害怕……睡觉吧…...休息好了,明天才有精神……”张禹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睡了。”张银玲说着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对于这丫头来说,只要有张禹给她壮胆,她就什么也不怕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的心中,却不会像她那么淡定了。

    正如隔壁的青年人所说,如果大护法不救山腹中的那些人,让这些人全都死掉,那必然也会杀掉他们几个。另外,在岛上杀人的那些神秘人,显然实力也不弱,并且是有备而来。如果让他们取得最后的胜利,那一定也会杀掉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如何才能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?

    张禹发现,这几乎没有可能。弱者的命运,往往是掌握在强者的手里。自己虽然已经很强,并且解了毒,可这里藏龙卧虎,就自己的实力而言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去想这些了,生死有命……我身中九蛇毒都没死,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……”张禹只能在心中这般安慰自己,他闭上眼上,睡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