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48章 来早了
    张禹是用聚火符烧炕,房间里还点了聚火符烤衣服。在这种情况下,室温提升的特别快,比空调还厉害。

    张银玲和张禹先后睡着,开始还好,因为身上冷,也不觉得特别热,还觉得十分温暖,温度正好。可过了一个小时,睡着的两个人就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头上身上都是汗,她踢开被子,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这样一来,倒是能够舒服一些,不至于闷在被窝里那么热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情况,跟她一样,也是因为太热,踢开了被子。他四仰八叉的大睡,睡的也是特别香。

    两个人晚上在拍卖会场的时候,都是高度紧张,之后被大雨这么浇,如此疲惫之下,自然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。所以,这一睡着了,除非有什么异响发生,否则的话很难醒过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房间内聚火符慢慢熄灭,炕洞子里的聚火符自然也一起熄灭。火炕渐渐降了温度,等到了后半夜四点多钟的时候,是一天来最冷的时候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张禹,觉得身上有点冷,人到了这个时候,都会下意识的寻找被子。他一翻手,好像是摸到了被子,就手盖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这床被子,并不是张禹的,之前小丫头踢被子,正好把被子提到了两个人之间的位置。张禹就手一拽,把小丫头的被子给拉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跟张禹一样,张银玲也觉得有些冷,她本能的寻找被子,但是没有找到。人在睡梦中的条件反射下,都会翻身,她的身子朝张禹那边翻去,迷迷糊糊的就来到了张禹这一侧的褥子上。她好像发现了被子,直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来,身上立时暖和了许多。这里的被子都很大,属于那种双人被子,两个人盖根本没有问题。不但如此,小丫头的脑袋正好枕到张禹的胳膊上,身子贴到张禹的身上,她发现这个东西好像十分的温暖,索性给抱住。

    然而也就过了两分钟,张银玲突然皱了皱眉,一下子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个怎么突然来了……不应该的……”小丫头暗自嘀咕,随即看到面前的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……”刹那间,小丫头有点懵了,一时间竟然忘了疼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丫头刚刚大姨妈来了,直接把她给疼醒了。

    再一看到自己和张禹躺在一起,哪能不紧张,她下意识地转过身子,背朝张禹,旋即发现,对面还有一床褥子,那是自己的褥子,而这边的则是张禹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跑到他被窝里去了……”小丫头的心里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“疼!”她在心里,跟着又暗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以前没这么疼的,这次怎么这么痛……而且还提前了一个礼拜……”张银玲又在心中嘀咕起来,心中更是焦躁。

    现在身处险地,结果还提前来了那个,怎不叫人着急。

    “我得先从他的被窝里出来……”好在小丫头的反应还挺快,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躺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是,还不等她从张禹的被窝里出来呢,一条胳膊就从她的身后压了过来,直接放到她的身上。最为要紧的是那只手,竟然该巧不巧的放在她本就不大的果实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张银玲瞬间脸色涨红,芳心乱跳,小心肝差一点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上下贝齿直接将一双樱唇咬住,甚至都有点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这是做什么……难不成……想要……”这一刻,张银玲已经是慌得一比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渐渐发现,张禹的手除了放在那里之外,好像再没有其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他该不会就是翻身吧……有心还是无意的……”小丫头不能确定,迟疑了片刻,她决定查看究竟。

    这丫头慢慢地翻转身子,将自己的身子正了过来。她能够清楚的听到,张禹平稳的呼吸,这种呼吸,通常只有睡着了之后才有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身子翻动,张禹放在那里的手,也在跟着向下滑动。张银玲由于太过紧张,只管盯着张禹,倒也没有注意到这个。等她的身子躺平,确定张禹仍然在熟睡,张禹那跟着移动的手,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仍然没有注意张禹的手,眼睛仍然盯着张禹看。张禹的双眼闭着,面容平和,睡的正香。张银玲终于松了口气,但她跟着又感觉到,小腹那里比刚刚温暖了许多,好像正有一只大手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小丫头的脸更是一烫,整个人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之前还很是疼痛的小腹,此刻被这温暖的手压着,已经不再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手,可真会放个地方,睡着了还占便宜……”张银玲撅起嘴巴,气鼓鼓的瞪了一眼张禹。

    她抬起左手,慢慢地放到张禹的大手上,有心将张禹的手给推掉。只是不知为何,自己的手在跟这只大手触碰之时,竟然开始不住地颤抖。更为要紧的是,她的脖颈还枕在张禹的手臂上,加上张禹的这只手放在这里,自己整个人好像都在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女人在来这个的时候,身上都会发凉,在被窝里被张禹这么抱着,让她感觉到阵阵温暖和踏实。

    “他的手放在这里,倒是挺舒服的……就是……就是这样也不行啊……”小丫头暗自皱眉,不知为何,心中竟然还有点矛盾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,这才下定决心,“绝不能让他的手继续放在这了……这要是让人知道,羞都羞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渐渐用力,将张禹的手掌从自己的小腹上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这用力一推,让熟睡的张禹突然有了意识,张禹的眼睛一下子睁开,嘴里说道:“谁?”

    乍听到张禹的声音,小丫头吓了一跳,急忙说道:“没谁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她的肠子差点没悔青了。这叫什么话啊!

    张禹立马听出小丫头的声音,刚刚那也就是下意识的来了一句,此刻他已经看到,自己的身边正躺着张银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儿……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这话问的,让张银玲实在是无法回答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怎么会在这儿。她支支吾吾的,急的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一把抓起被子,身子跟着一缩,直接把脑袋藏到了被子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