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36章 得意
    20万!

    根本就是开玩笑,谁的身上能有价值20万的法器。

    不过贼眉鼠眼现在有得意的资格,因为他的一句话说的一点没错,“规矩就是规矩,黑市的规矩,永远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”。

    果然,蓝袍人也道:“这位贵宾请你坐下,我们黑市的规矩就是这样。不管你的身上有多么贵重的东西,黑市也不会破例。如果破例的话,那以后旁人都这样,黑市的拍卖会岂不是乱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黑市方面很难同样再次鉴定,自己这么做,不过是为了最后的一线生机。对方这么说了,他也没有办法,只好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难道真的身中剧毒要死了……”那个青年男人一直看着张禹,他看出张禹的落寞,看出张银玲的绝望。

    青年人跟着看向身边的中年人,低声说道:“师父……您能不能把咱们的法器借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中年人听了这话,登时一愣,诧异地说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……咱们凭什么借给他……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他一定会还的……而且,他身上肯定还有珍贵的法器……到时候叫他来顶数……”青年人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迟疑了一下,仔细打量着青年人,片刻之后,说道:“你是我最心爱的徒弟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是我相信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中年人打开皮箱,先是从里面拿出来一串铜环,这串铜环是用绳子拴在一起的,看起来好像可以全部戴在手腕上。他跟着又掏出来暗金色的骨扇,这把骨扇没有完全折上,能够看上扇面上画着一些彩色的蝴蝶。

    中年人将东西递给青年人,说道:“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青年人见到中年人真把东西给他,不由得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并没有说出张禹的身份,将两件法器借给张禹,也不知能不能收回来。但是,就凭自己的肯定,师父竟然真的借了。

    这份信赖,真的是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青年人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张禹的身边。现场没人离开座位,谁也没有想到,一个青年人会突然这般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青年人吸引,只见青年人来到张禹身边之后,将东西直接放到桌上,说道:“这是你存在我这里的,现在拿去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张禹明显愣了一下,因为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青年人,更别说有法器存在人家那里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站了起来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但是隐约间,张禹意识到,自己好像认识这个人。只不过,大家都是化妆,所以才看不出是谁。很显然,对方恐怕是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“多谢……”张禹的反应也快,随即说道:“这两件法器,你鉴定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鉴定过来,一共价值25000块!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个数字,张禹的心登时凉了。自己的身上能够用的主要是那个舍利子,舍利子价值30000块,加上这两件法器,也不过是55000块,就算自己还可以拿出来一件别的法器抵数,也不可能超过70000块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候,台上的蓝袍人似乎并没有给张禹机会的想法。毕竟在他的眼中,规矩就是规矩,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破掉。

    “70000块第三次!”蓝袍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停顿了三秒钟,蓝袍人举起小木槌,大声叫道:“70000块成交!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小木槌落到桌上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一瞬间,张银玲的眼泪直接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身中剧毒……”青年人看着张禹,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将桌上的两件法器拿了起来,还给青年人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他俩站着说话,倒也没人管他俩。台上的蓝袍人只是朗声说道:“现在由请中标者带着法器上台交易!”

    贼眉鼠眼马上站了起来,提着一口大箱子上台。

    张禹的法器,都在他那里,一条拘魂索,一枚黑色令牌,还有之前用玄铁金刚轮换来的两件法器。光是这四件法器加在一起,也价值48000块。

    到了台上,来到交易的桌子那里坐下,贼眉鼠眼先将这四件法器取了出来,跟着又拿出来一件价值18000块的法器和一件价值4000块的法器。

    这些法器凑到一块,正好是70000块。

    双方进行交割,各自掏出2%的风险保证金,然后把东西放进箱子,各自下台离去,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时候,贼眉鼠眼又故意朝张禹那边看了过去,他的脸上更是得意。可就在这档口,他突然有一阵窒息的感觉,紧接着,身上好像一点力气也没有,人“噗通”一声,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台上的蓝袍人已经说道:“现在抽出下一件拍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他的话还没说完,也是“噗通”一声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“噗通!”“噗通!”“噗通!”……

    几乎都是在一个时间,拍卖厅内坐着的人,一个个相继摔倒在地。不仅仅是这些宾客,连同黑市的人在内,也都是接连摔倒。张禹和张银玲,以及那个青年人也不例外。张禹本来还和青年人说话呢,其实也是想看出,这个主动帮自己的青年人是谁。

    只是这突兀,实在叫人意想不到。张禹就觉得一阵窒息,身上跟着一点力气也没有,直接摔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“呃……”“呃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这里的所有人,一个个都像是喘不上来气一样。

    不对!还有两个人是坐着的,这两个人坐在拍卖桌中间的位置,看起来并不起眼。可当所有人的都倒下,这两个人才十分的显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大笑起来,一起从椅子上站起身子。二人扫向四周,仿佛是在看着一群死人。他俩的笑声,充满了得意,比之刚刚的贼眉鼠眼,还有过之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看起来同样不起眼,从模样上看,都是三十来岁,相貌普普通通,也不知有没有专门化妆。只是他俩这普通的相貌,完全是那种扔在人堆里,也不会被记住的那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