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35章 等一等
    “诸位竞价吧,每一次举手,代表增加1000块。”蓝袍人十分熟练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才一出口,台下立刻便有六个举手的。

    在这六个人中,自然还有小丫头张银玲。她的动作最快,蓝袍人把手伸向她的所在,说道:“这位贵宾出价31000块!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没半秒钟,马上就有一个女人喊道:“我出35000块!”

    虽说每举一次手代表一千块,就跟拍卖场上举牌是一个道理。但是同样,也不仅仅光是可以举牌,直接报价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张禹看得清楚,这天山雪蛤王未免太过抢手了。之前的22件法器,一般来说,能有四五个人竞价都算是多的了,毕竟拍卖物品的详细资料都出来了,一百多件法器,每个人都有心目中的想法。而且还得按照自身的本钱,量体裁衣。

    这个天山雪蛤王可好,竟然能有这么多人参与竞价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难解释,天山雪蛤王这种东西,实在太过稀有。而且它的功效很多,可以用雪蛤王的毒来炼制毒药,可以用雪蛤王连修炼真气,雪蛤油还能解百毒,若是炼制解毒良药,也是绝佳的。这样的宝贝,自然能够吸引不少人。差的就是,筹码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我出40000块!”

    35000块的价码没停留一秒钟,跟着又有人进行报价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价码又开始不停地上窜,“我出42000块!”“我出45000块!”“我出48000块!”“我出50000块!”“我出55000块!”……

    之前的所有物品,没有一件说,涨价能涨的这么快的。眼下竞价的人,似乎眼睛都红了,报价一个高过一个,根本就没有人举手了。

    竞价的人中,有贼眉鼠眼,有那个很有背景的老者,有那个高个中年人。这三个人,张禹都比较眼熟。另外还有一个女人,看起来也是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价码,张禹根本就没法跟人家竞争。

    小丫头张银玲都已经绝望,她脸上满是无助,扁着小嘴,都好流眼泪了。她看向张禹,有点哽咽地说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知该说点什么?

    张银玲又委屈地说道:“要不然问问他们,能不能把咱们的法器再鉴定一次……我的天罗地网,应该也能价值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黑市方面能不能答应了……”张禹无奈地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上倒是还有其他的法器,为了小命,哪怕搭上七星刀和玉虚绳,也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“我出70000块!”这时候,贼眉鼠眼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报价,张禹的心都一颤。

    刹那间,现场突然安静下来,没有一个人再继续往上喊价。要知道,70000块啊,简直就是一个天价。

    坐在前排的老者,看了眼陪同在侧的一个中年人,低声说道:“咱们的够吗?”

    “够是勉强够……可是……”中年人很是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……”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买杀死公子的人留下的法器呢……若是只带尸体回去,恐怕也没法交代……而且,我看那人志在必得,就算咬牙加到75000块,怕是也没用…….”中年人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啊……这次竟然能出现天山雪蛤王这种奇珍异宝……算了……不争了……”老者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高个中年人,因为同样死了人,以至于跟老者走的能近一些。毕竟在拍卖会上,还要竞拍那六件法器。两边不能争夺这个打起来,争取以底价把东西拿下。

    他也想要这个天山雪蛤王,无奈也和老者一样,手头没有那么多了。担心一件法器也拿不回去,没法交差。

    于是,他也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竞价的女人,显然手头没有这么多,不再出声了。

    70000块啊!

    绝对不是小数字,能够拿出这么多的法器,在座的恐怕也没几个。更为重要的是,他们还有别的东西要拍。有那已经买到心仪东西的,更加不可能为了一件用不上的东西,把拍回来的东西给折回去。而且,黑市的规矩,是不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之前那人花26000块买回来的玄铁金刚轮,如果想要拿出来抵价的话,根本抵不上26000块,只能怪按照起拍价17000块来抵。这样的话,那是没有几个人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70000块一次!”

    台上的蓝袍人见没人出声,当即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落后,他停顿了三秒钟,又接着喊道:“70000块两次!”

    一听第二次了,小丫头紧张地看着张禹,嘴巴不停地念叨,“怎么办、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张禹看出来了,已经没人竞价的,若是这天山雪蛤王被贼眉鼠眼拿到手,自己就死定了。所以,他猛地站了起来,大声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这一嗓子,当即吸引了在场的所有人。大家伙不约而同的看向他,张禹的模样在黑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,对他眼熟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男人和青年男人,也都是拍卖会上。青年男人看向张禹,在心中嘀咕起来,“他应该也对这件东西,志在必得,怎么一直不见他出声。现在突然叫等一等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台上的蓝袍人看向站起来的张禹,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申请现场鉴定,我的身上,还有几件法器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已经说的十分清楚,在拍卖会开始之后,不再接受任何法器的鉴定!你坐下吧。”蓝袍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张禹也是急了,当即就想说‘可是我的法器很珍贵’。

    但不等他的话说完,贼眉鼠眼就扭头说道:“可是什么可是,规矩就是规矩,黑市的规矩,永远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。你或许身上还有名贵的东西,可是现在没用了,根本无法进行拍卖……不过你放心,要是你身上的东西合在一起价值20万的话,我会考虑将拍来的天山雪蛤王卖给你……当然,若是没有,就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的脸上充满了得意与嚣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