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34章 先出后出
    价值17000块的玄铁金刚轮被抬到了26000块,右边那个竞价的家伙,明显的迟疑起来。这个价格,未免是有点高了,再继续叫价的话,多少有些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任何法器,都有人的心理预期,超过这个数,再买就实在是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他的心中还在挣扎。看得出来,这绝对是一件他能用得上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26000块一次!”

    “26000块两次!”

    “26000块三次!”

    台上的蓝袍人可不管那些,见没人继续报价,他好像拍卖师一样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。

    终于,蓝袍人举起来小木槌,嘴里喊道:“26000块成交!”

    左边竞价那位,一听到成交,激动的捏着拳头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由请中标者带着法器上台交易!”蓝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蓝袍人立刻拎起旁边的箱子,朝台上走去,来到台下的时候,旁边站着的两个旗袍女人马上迎了上去,请这位老兄上台。

    台上专门有一套空置的桌椅,一个旗袍女人将这位老兄带到了这里。另外一个旗袍女人则是到另一边去请贼眉鼠眼过来,顺便将放在拍卖台上的玄铁金刚轮拿到手里。

    他们在桌椅那边进行结算,侍立在台上的两个白袍人,其中有一个过去,负责交割。

    中标的是一个中年人,头发很长,一看就像是假发。既然能对玄铁金刚轮如此热衷,八成会是一个秃头和尚。但这也就是猜测,没有人会去管这人的真正身份。

    长发人是用一件价值11000块和一件价值12000块的法器作为主要交易物品,再搭上一件3000块的低端法器。

    这种交换,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,说句实在话,那价值17000块的法器,肯定是要比交易的三件法器厉害。说不上谁吃亏谁占便宜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拍卖会上,贼眉鼠眼获得的两件价值过万的法器,完全可以再去竞标高档的法器。同样,轮到这两件法器拍卖的时候,或许还能有意外收获。张禹之前就说过,你用不上的东西,在别人的眼中,可能就是宝贝。

    白袍人对这种事情的掌控,那是十分的熟练,也就一分钟,双方就交割完毕,各自支付了2%的风险保证金。两个旗袍女人将二人送下台,台上继续抽出接下来又拍卖的物品。

    台上拍卖的一幕,张禹和张银玲看在眼里,张银玲眼瞧着原先属于他们的玄铁金刚轮被贼眉鼠眼拍出了26000块的高价,恨的是牙根直痒痒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说道:“这个王八蛋,真是气死人了!大骗子,混蛋,他肯定是要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贼眉鼠眼往回走的时候,还故意朝张禹这边看,他显然是看到张银玲生气的样子,脸上故意露出嚣张、得意的颜色。

    他的模样,像是在告诉张禹二人,有本事你咬我啊!

    这种拍卖,看起来先被抽出来的,十分占便宜,很容易卖出高价。但张禹看了一会,发现也不是这么回事。有位老兄,拿着一件价值14000块的邪派法器,上台进行拍卖。

    实在是没想到,竟然被人用15000块就给拍下来了。交易的时候,人家只需要拿出来一件价值10000块的法器,然后再添一件价值5000块的法器,就能把东西给弄到手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价值10000块的法器,根本就没人竞价。没人竞价的情况下,那就只能自己留着,等着用拍竞标别人的法器。

    拍卖现场有条不紊的进行,真的是有人赚了,有人赔了。不过说真的,一些抢手的法器,确实能够拍出来高价。

    很快,已经有22件法器拍卖完毕。张禹的舍利子仍然没有被抽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有点着急了,绝不能让天山雪蛤王先被抽出来,这样的话,自己就完蛋了。自己只有一个机会,那就是舍利子先被抽出来,然后拍出高价,自己才能竞争这天山雪蛤王。

    这时候,旗袍女人又有玻璃缸内抽出来一个白色小球。她把小球拧开,从里面取出纸条,交给身边的白袍人。白袍人接过之后,看了一眼,随即说道:“下一件拍卖品是天山雪蛤王!请持有这件拍卖品的贵宾带着拍卖品上台!台下的同伴,按照规定,禁止参与竞价!”

    “天山雪蛤王!”一听这话,小丫头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小拳头紧紧地捏在一起,脑门上都冒汗了。她满是紧张地看向张禹,虽然这丫头阅历不多,但她心中明白的很,天山雪蛤王的标价是30000块,张禹的舍利子标价同样是30000块,在这种情况下,根本不可能拍下来这件宝贝。

    更别说,还有贼眉鼠眼从中作梗呢。

    小丫头委屈地说道:“怎么办……这个先被抽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向从容自若的张禹,在这一刻,也不禁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不会真的完了吧……”他在心中这么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心里更清楚,在这个地方,纵然本事再大,硬抢也是死路一条。更别说,自己现在也没有硬抢的本事。没中毒的情况下,都不是人家的对手,更别说中毒没法随便使用真气了。

    在前面第三排,有一个身边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站了起来。他看起来不紧不慢,拿起自己的箱子放到面前的桌子上,然后打开皮箱。

    他的皮箱很大,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盒子。他将盒子拎了出来,周边的人看的清楚,盒子里有一个白色的蛤蟆。这个盒子也十分的别致,别上有好些小孔,想来是用来透气的,担心天山雪蛤王被憋死。

    白西服男人拎着盒子朝台上走去,上台之后,他按照惯例,走到拍卖台旁边,将手里的盒子交给蓝袍人。

    蓝袍人看了两眼,说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把盒子放到桌上,朝白西服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,示意男人到旁边就坐。

    白西服男人过去坐下,紧接着台上的旗袍女人就拿着拍卖品资料念了起来,“天山奇珍异宝,雪蛤中的极品,身上带有寒毒,中者浑身发寒,当场必死,功力高深者,可勉强支撑一两个小时,却痛苦无比,生不如死。雪蛤寒毒同样可用于修炼,乃是修炼寒冰真气的无上至宝。另外,雪蛤身上的雪蛤油可解百毒。故此,为其标价为30000块,起拍价格同样为30000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