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32章 我明白了
    现场一时间,有人的脸上露出踌躇之色,就和张禹、张银玲一般,拿不定主意。不过,同样也有不少人从容自若,仿佛早已经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想来这些胸有成竹的人,应该不仅仅参加了一次拍卖会,对其中的门道,已经是了如指掌。这么多件拍卖品,必然是有的人手里比较多,有的人手里只有一两件,好似张禹,现在手里就剩下一颗舍利子。

    就在一些人还在犹豫的时候,台上的青袍人又开口说道:“一分钟时间到。接下来的时间,便要进行拍卖,之前我的话说的明白,现场再不接受任何物品的鉴定。没有做过鉴定的物品,不管价值多少,皆不得参加拍卖交易!”

    这番话落定,也算是让一些犹豫不决的有了个解脱。

    紧跟着,青袍人继续说道:“在场的诸位嘉宾中,有的人已经参加过应该不止一次拍卖会,有的人或许是第一次到场。现在,我要将拍卖会的详细规则,说给诸位知道。本次拍卖会上,一共有136件拍卖品,我们黑市都给出了估价。这136件拍卖品,每一件都要上台进行拍卖,除非无人竞拍,一旦有人竞拍,必须成交。持有拍卖品的主人,不可竞拍自己的物品。在竞拍交易过程中,为了增加拍卖会的含金量,所以进行交易的法器,必须要价值过万,不得使用两件,或两件以上的低价法器进行凑数。最多是使用一件低价法器,添补差额。举个例子说,如果这件拍卖品的成交价达到15000块,那不可以用两件价值不到10000块的法器,亦或是更多件法器凑上15000块上台成交。可以是用一件估价10000块的法器,加上一件价值5000块的法器进行交易。我这么说,想来诸位就明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这……”“怎么还有这样的规矩,之前也没说啊。”……刹那间,现场就有人发出诧异之声。

    特别是小丫头张银玲,登时就有点懵了,“这、这、这是什么意思……不到10000块的法器,最多只能使用一件……这未免太不讲理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何止是她,张禹也有点傻了眼,自己的法器价值不少,可都是一些价值几千块的,根本达不到10000块。充其量就是那个舍利子能够达到30000块,可那个天山雪蛤王也是估价30000块。按照青袍人的说法,自己充其量只能报价37000块,再多了根本无法抵数。

    这个规则,绝对不是一个小坑,而是一个大的深坑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不禁想起一件事,那就是之前贼眉鼠眼和‘胖女人’用四件法器换自己一件法器的事情。从价值上看,自己这笔交易算是小赚,可那四件法器到了拍卖会上,根本是屁用没有。对方之所以要这么换,摆明了是知道拍卖会的规则,而自己一个菜鸟,初来乍到,对于黑市拍卖会的规则,那是一点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自己黑衣侍候压根就没有说过这个规则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张禹猛然又想到一件事,就是黑衣侍候在说到拍卖会交易的时候,脸上曾经露出来神秘的微笑。当时自己还问过对方,为什么发笑,可黑衣侍候摇头没说。

    黑衣侍候是黑市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拍卖会上的详细规则,可他为什么不说?

    还记得,在自己跟贼眉鼠眼二人交易之后,相继有好几拨人通过白袍管事,想要用几件廉价的法器交换自己余下两件价值过万的法器,但是自己都没有答应。在这期间,有一个旗袍女人来找过那黑衣侍候两次,都不知说了什么,只是看起来有点神神秘秘。

    后来,自己和小丫头去看价值5000块以上的药物,在没有发现想要的药品之后,就打算离开了。可是,这个黑衣侍候却提议去1000块以上的药品柜台看看。

    按照自己和黑衣侍候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看,黑衣侍候从来不会这么热情,也从来不会主动提出什么意见,但这次却主动提出意见。等到了1000块以上的药品柜台后,那个百草解毒丸还是黑衣侍候率先发现的。

    平常黑衣侍候就是负责拎箱子,这次又为何如此主动,像是生怕自己找不到这百草解毒丸一样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我明白了……”顷刻间,张禹终于想通了,这压根就是黑衣侍候跟贼眉鼠眼合伙算计他。

    自己来到黑市,目的主要就是求药,否则的话,那价值1000块一丸的药,怎么可能卖出天价。而知道自己目的的人,自然也就是这黑衣侍候。

    张禹完全能够意识到,自己这是高估了黑市的人。特别是黑市的这些下人,压根就跟酒店的服务员一样,那是需要给小费的。如果不给点甜头,人家凭什么帮你拎着拎那,凭什么处处指点。

    当然,表面上这是免费的,却也要看来人是否识相。如果来人没有什么财力,比如说就像‘牛魔王’和‘孙悟空’这样,根本没能力参加拍卖会的,那就罢了。像自己这样的土豪,不给黑衣侍候小费,对方多多少少会不满。这样一来,就有可能会被别人买通,进行算计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这之前,张禹还以为自己买药被坑,只是巧合。现在他终于判断出来,不是这么回事,自己是实实在在的被人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感觉到斜侧方有人看向自己这边。他扭过头去,目光对向射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只一瞧,登时令张禹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原来,这看向自己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贼眉鼠眼的家伙。

    贼眉鼠眼满脸的冷笑,满脸的得意。在他的笑容中,好像是在嘲讽,嘲讽张禹是个傻13。

    台上青袍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按照我说的规则进行交易的话,在场很多的拍卖品,可能不等真正的上台拍卖,就有可能已经交易出去,进行了互换。但是这并不要紧,因为在交易之后,并不完全属于这个人的,等轮到这件物品进行拍卖的时候,这个人必须将这件物品拿到台上,进行交易。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规则,同样也是一个考验人智慧的规则……好了,现在就让拍卖会开始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