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26章 凶手
    按照黑市的规矩,价值不到10000块的,需要交纳秘密鉴定费。蓝袍人省了张禹这笔钱,其实原因也很简单,这么做主要是防止有人滥竽充数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张禹的法器,并非滥竽充数,特别是那个舍利子,更是至宝。张禹又向两个大管事道谢,把东西都装进箱子里,跟张银玲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得知这颗圆珠竟然是无价之宝舍利子时,早就激动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她心中无比好奇,但这次却压着强烈的好奇心,没有当场就问。

    二人一直从饭店出来,张银玲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你是一个道士,怎么还能有佛家的舍利子……这是哪弄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舍利子是佛家至宝,谁人不知。小丫头作为天师府的人,自然对舍利子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的手中,竟然能有这样的宝物,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因为舍利子只有高僧圆寂之后才有,而且都会得到寺庙的供奉,不可能流到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我曾经遇到过一位高僧,这位高僧是在我的面前圆寂。他圆寂后,竟然就出现了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张银玲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马上意识到,自己的声音太大,连忙抬手将嘴巴捂住。她跟着四下看了看,见周边没什么人,这才放下手,低声说道:“你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……还能遇到高僧圆寂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却是暗自嘀咕,运气好啥,当时差点被老和尚给打死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跟着意识到一个问题,为什么这年头的瞎子都特别的厉害。

    自己目前一共遇到过三个瞎子。太师叔就不必说了,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个瞎子,实力深不可测。盲僧达野是自己遇到的第二个瞎子,在这个老和尚面前,在这个老和尚面前,自己同样没什么还手之力,饶是变身后的孟星儿也不是老和尚的对手。可以说,若不是老和尚之前受过无尽的折磨,元气大损,怕是举手投足间就能将张禹等人杀个精光。第三个瞎子,便是黑市的这位大护法了。虽然大护法没有展露过实力,但张禹有一种感觉,这个大护法的实力绝对不在查尔斯之下。自己在大护法的面前,肯定也是不堪一击的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……你倒是谦虚起来了……这种好事,我就赶不上……”张银玲撇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总不出门,能赶上什么事……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张银玲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反正我以后不打算天师府了,打算跟着你一起到处溜达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是一边走一边说,说到这里,张银玲扭头看向张禹,小脸不由得一烫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成,你不回家,你爹还不得急死……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急死……”张银玲撇了撇嘴,说道:“我怎么没发现他急……我都……我都越狱这么久了……他也没说出来找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张禹很是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面壁思过期间,突然离家出走,天师府的人应该早就发现了。当初张禹就挺纳闷,不明白为啥没人到无当道观要人。

    这个令人不解的问题,看来小丫头也意识到了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我爸一点也不关心我……他不出来找我,那正好……”张银玲撅起嘴巴,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这时候也不知该说点啥,干脆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回到宾馆,好家伙,就在宾馆的外围,张禹就发现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以前宾馆的外围,也是有黑人汉子守着,可是今天,人数何止增加了一倍。

    二人进到宾馆,前往所住的那栋楼,上楼时候,再次发现,走廊上站岗的黑衣汉子,也比以前多了。以前不管是走廊两端,一头两个人,现在变成了一边三个人不说,更是有黑衣汉子在走廊上来回溜达。

    张禹跟黑衣汉子们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然后直接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按照自己的那个黑衣侍候的说法,明天就能见到拍卖会所有物品的拍卖清单。到底有能解百毒的灵丹妙药,到时候便会知晓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自躺在床上,小丫头明显对明天的拍卖清单也十分的期待,两个人聊着天,都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可以说,对于岛上的很多人来说,今晚都是一个不眠夜。有的人,或许和张禹一样,因为明天要看到拍卖清单,而更多的人则是担心闭上眼之后,第二天醒不来。

    黑市商城是黑市最高的建筑,在楼盖之上,此刻正站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一个身穿紫袍,一个身穿白袍,在星空下显得格外清晰。紫袍人环顾四周,扫视着周边的一切,白袍人目不斜视,只是静静地站着。一点没错,这个白袍人不同于普通的白袍管事,乃是那位大护法。

    “师兄,依我看,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再有人出事了。”紫袍人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那个人不管有多大的本事,只是他不是个傻子,想必也不敢再出手了。”大护法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,可是我始终想不通,凶手到底是个什么人,他又是用什么手段杀人的?”紫袍人颇为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不通……”大护法淡淡地说道:“这里的所有人都在咱们的监视之内,他们不可能从窗户出来,也不可能从房门出来,这样都会被发现……若说有人在房间内做法杀人……又是怎么做到的呢……无法想象,实在是无法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见过的法术,已经够多的了,竟然看不出这个家伙到底用的什么手段……师兄,这人不露头,咱们该怎么办呢……死的那三个人里面,有两个大有来头,咱们不给他们一个交代,你也说过,搞不好会有麻烦的……”紫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交代……这个还不容易么……”大护法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容易?”紫袍人愣了一下,不解地说道:“对方的意思,明显是要咱们找到凶手,如果没有凶手,如何算是交代……如果我是凶手,接下来的两天,肯定不敢露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露头还不好么……那就说明凶手已经死了……今晚叫人从地牢里提两个人出来杀掉,就说是凶手,事情不就了结了……”大护法平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