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25章 难以作价
    “但是……并没有达到10000块……”小丫头扁着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10000块的拂尘……”蓝袍人摇晃着脑袋说道:“能够超过5000块的拂尘,已经难得一见,想要价值破万的拂尘,那估计这拂尘的材料,也得是稀有物件……你这拂尘上的材料,还是不够格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蓝袍人将拂尘还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中同样也是失落,但他同样清楚的很,正如蓝袍人所言,价值5000块以上的拂尘都已经难得一见了,要想更加珍贵,光年头久是不够的,还得要看法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自己那四件价值过万的法器,材料都比较名贵,这也是价值的所在。而这条拂尘,材料却并非珍贵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拂尘的主要材料是什么,说白了就是马尾巴。什么样的马尾巴能够价值价值连城,显然是没有的,除非是有其他的辅助材料。但是这个世上,不管是金属,还是什么,都无法制作拂尘,或许一些名贵的丝线能够代替。不过名贵的丝线往往都会用来制作法衣,谁会去做拂尘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谢谢二位的鉴定……”

    跟着,他又拿起来一把镔铁剑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现在张禹对于这把镔铁剑已经没有多少信心了,因为黑市,镔铁剑不算是什么稀罕的法器,价值很少有过千的,就跟拂尘一样。同样这也是先前蓝袍人质疑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张禹十分好奇,这把镔铁剑的价值能有多少。

    虽说鉴定费是400,但他也决定试试了。

    张禹将镔铁剑递给大管事,大管事接过之后,只看了几眼,不禁咋舌。

    “不一般……果然不一般……”大管事跟着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把镔铁剑难道和拂尘一样……”边上的蓝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确实是不同凡响……”大管事说着,将镔铁剑递给蓝袍人。

    蓝袍人接过来看了几眼,不由得连连点头,他进而说道:“这把镔铁剑也是宋代的法器……上面的灵气浓郁,极为少见……可是一样道理,这把镔铁剑材料一般,我能给出的估价是4000块。”

    这个价格,同样令张禹和小丫头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小丫头扁着嘴巴,只能看着张禹的其他几件法器,希望这些东西中,能够再出现几件名贵的。

    然而,很多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剩下的法器中,还有金钱剑、八卦镜、钢鞭、三清铃,张禹请两个蓝袍人先后给做了鉴定。

    这四件法器,跟先前的两件差不多。材料一般,只是灵气浓郁,所以在价值上打了折扣。每年也就是几千块,没有一件能够价值过万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已经令两个蓝袍大管事诧异不已。毕竟,普通的材料能够炼制成这不平凡的法器,可见炼器之人的高明。

    小丫头见到这六件法器没有一件价值过万,失望之情已经溢于言表。她清楚,张禹很需要名贵的法器救命,要不然的话,身上的东西实在不知道够不够去换取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蓝袍人将最后一件进行鉴定的三清铃还给张禹,然后说道:“你们还有需要进行鉴定的法器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还有……”小丫头眼瞧着皮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了,情急之下,干脆伸手入怀,准备将自己的天罗地网给掏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张禹自然知道,小丫头就这么一件法器,连忙抬手阻拦。

    因为张禹明白的很,张银玲的天罗地网一定价值很高。如果确定了这一点,小丫头一定会用来救他的命。张禹可不希望用张银玲的法器救命。

    他的手抓住小丫头的手腕,拉着张银玲的手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小丫头扁着小嘴,低声说道:“咱们的法器,价值都不高……看看我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另外还有东西……”张禹说着,松开张银玲的手腕,然后伸手入怀,掏出来一个精巧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的将盒子打开,里面装着一颗圆形的珠子,珠子通体为白色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小丫头的目光早已盯住盒子,看到盒子里的珠子,好奇地说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禹故作神秘,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将盒子递给面前的大管事,说道:“麻烦鉴定一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大管事早就看出这东西不一般,接过盒子之后,小心翼翼的里面的珠子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珠子上没有半点灵气,有的只是庄严之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佛派高僧的舍利子……”大管事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舍利子……”旁边的蓝袍人一听这话,也是忍不住惊呼一声,他抬起手里,似乎这就想要从同伴的手里将圆珠拿过来,好好地看看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停住了手,嘴里略微有点结巴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确定……真的是舍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!确实是舍利子!”大管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把舍利子放到盒子里,将盒子递给蓝袍人。

    蓝袍人接过盒子,同样小心翼翼的拿出舍利子来,他捧在手里,端量了半天,脸上满是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终于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果然是舍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管事,不知道我这舍利子价值多少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说!”蓝袍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说……怎么难说……”张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舍利子乃是佛家无价之宝,它不是法器,佛家好像也只是用来供奉,至于说……到底有何用途,想必也只有佛派高僧才知道……我们黑市,从来没交易过这种东西,所以叫人很难给他估价……”蓝袍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没有价格啊……我们明天还要参加拍卖会呢……”张银玲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无法给出它正确的标价,但是这种宝贝,自然是拿来进行拍卖的……能拍到什么价位,就值多少……”蓝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拍卖,也应该有一个底价不是么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底价……”蓝袍人迟疑了一下,片刻后才道:“这颗舍利子,我会报给上面,请你放心好了,一定会给开出一个合适的底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有劳两位大管事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蓝袍人将舍利子还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将盒子揣好,说道:“我的六件法器,价值都不够10000块,按照黑市的规定,每件都要缴纳400块的秘密鉴定费。这个钱,在哪里交纳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就不必交了。”蓝袍人平和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