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22章 接二连三
    “我想回去考虑一下,要不然这样,明天给贵公司一个答复。”元聚诚说道。

    不等杨颖这边有人回答,杜泉就跟着说道:“我也打算回去考虑一下,明天给诸位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大事,确实需要慎重考虑。好,那咱们明天见。”蒋宪彰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会议就这么结束,双方起身之后,相互握手。杨颖等人少不得也要将对方送下楼。

    隔日。

    黑市的宾馆内,张禹和小丫头还在床上睡觉没起来呢。

    蓦地里,一个喊声就将二人给惊醒。声音就在走廊上,“不好了!我哥死了……我哥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二人马上睁眼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俩睡觉的时候,都穿着衣服,小丫头直接看向张禹,说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又死人了,咱们出去看看。”张禹说着,跳下床去,快步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小丫头好奇心也重,跟着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一到走廊上,旋即发现,出事的地点就在隔壁。

    眼下三楼这里,住着的人全被惊醒,纷纷出来查看。负责保卫工作的黑衣汉子,也都匆匆冲了过来,一看究竟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隔壁,张禹看到清楚,隔壁门口站着一个青年人,青年人满脸的惶恐,看起来都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黑衣汉子来到房门前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哥一向起来的都早,我刚刚起来洗漱,洗完了也没见我哥起来。我觉得有些反常,突然想到这两天岛上接连死人,我就去查看一下……结果……结果……”青年人急切地说着,说到这里,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忍不住哭出了眼泪,“我哥竟然……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死人了!”“怎么回事?”“怎么会天天死人。”“这黑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……”……走廊上立时议论纷纷,如果说只有一个人死掉,或许还是巧合,可连续三天有人死掉,那就不是巧合了,任谁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过来查看的黑衣汉子一共有四个,他们也都是一惊,跟着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个汉子好像是四人中领头的,相对比较冷静,他立刻指挥,让一个同伴赶紧下楼到前面汇报,自己和另外两个同伴就守在房门口,并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那前去汇报的汉子前脚下楼,楼下就响起上来的脚步声,众人心下嘀咕,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,刚下去就来了。

    转眼间,他们就看到,有十多个人从楼下上来。这些人,并不是黑市的人,而是跟他们一样,也是来交易的人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正是那个老者,在他的身后,跟着两个中年人。这些人一股脑的跑到黑衣汉子所在的房间门口,想来都是听到隔壁青年的喊声,跑来查看的。

    老者站在最前面,看了眼三个黑衣人,又打量了一下青年人,跟着问道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汉子当即大声喊道:“出什么事,用不着你管。都别看热闹了,全部回房带着东西,该去吃早饭,就去吃早饭!”

    这里是黑市,黑衣汉子这么要求,倒也没有问题。不少人听了这话,就打算回房间收拾东西去吃早饭了。毕竟,谁也不敢得罪黑市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站在黑衣汉子对面的老者却直接说道:“谁也不要走!大家伙都在这里看着,听听黑市方面该如何跟咱们解释!接二连三的死人,难道是巧合吗?咱们还要在黑市再住几天呢,谁能保证,下一个死掉的人不是自己!”

    这番话,立时令在场众人心头一凛,可不是么,已经连续死三个了,这里可是黑市,黑市承诺会保证每一个人的人身财产安全。可是现在呢,每天都死人,这到底怎么回事,必须得整明白。

    以前看起来事不关己,万一明晚自己死了呢,那跟谁说理去。

    “对!咱们先别走!听听怎么说!”“咱们先不走,必须让黑市给我们个说法!”“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死了,一定要给我们个说法!”“黑市说会保证我们的安全,三天死了三个人,天晓得今晚会不会还有人死掉!谁也不能保证,下一个死掉的人是谁!”……

    好家伙,在老者的煽动下,三楼的走廊上,当场就乱了套,大家伙说什么的都有,归根到底,都是要让黑市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黑衣汉子没想到老者如此强势,更没想到,这些人一下子都团结到了一起。面对这么多人,三个黑衣汉子也不敢过分了,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不说话,走廊上的人,却仍然是你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张银玲看向张禹,低声说道:“确实有问题,今晚咱们还得住在这,必须得搞清楚,要不然的话,心里都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咱们就在这里看着,瞧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同样,张禹的心中也是好奇,如果人死在别的地方,倒也就罢了,但却是死在自己的隔壁。自己什么耳力,哪怕是中毒,不能使用真气跟人动手,可这并不会影响的自己的听觉。张禹完全可以肯定,自己昨晚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动静。

    伴随着众人的议论,楼下又一次响起脚步声,这次上来的人不少,领头的是一个红袍人,正是张禹他们上次见过的。在红袍人身边,跟着两个蓝袍人、两个白袍人,以及十多个黑衣汉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一股脑地走到张禹隔壁的房间门外,由于那个老者和十多人也站在那里,正好挡住了红袍人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一个白袍人立刻抢到前头,严肃地说道:“请都散开!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这个白袍人正好是前天早上被老者逼退那个。

    老者一看到他,脸上露出不屑,他跟着看向红袍人,说道:“上次你们说,我们公子的死,是一个意外,跟你们黑市没有半点关系。那昨天死的人和今天死的人,又算是怎么回事?总不能都是碰巧无疾而终,都跟你们黑市没有关系吧!”

    姓谭的红袍人微微皱眉,说道:“现在看来,好像真的是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们终于承认,是出了问题……你们黑市负责我们这些人的安全,现在却出了问题,令我们公子死的不明不明,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!”老者强硬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