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24章 什么叫才
    “是我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桌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彪形大汉,一个中等身材。那彪形大汉见旗袍女人一上来就指向他俩这桌,他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以这个顺序进行秘密鉴定的事儿,之前根本没听说,张禹所选的桌子,是靠在右侧的墙边,来的倒是早,结果没想到,确实要排在后面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微微点头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彪形大汉随即说道:“我们哥俩就是吃饭,没东西鉴定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桌!”旗袍女人十分的淡定,旋即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秘密鉴定是有规则的,如果东西价值不够,就得交400块的鉴定费。说实话,不是谁都有信心,自己的东西真的能够价值10000块。很多东西,那是看不出来的,所以大多数的人,在没有信心的情况下,早就在黑市商城内进行鉴定了,根本不会参加这个秘密鉴定。要知道,400块并不是一个小数字,在黑市商城其实能买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跑到这里的人,一来是吃饭,二来是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饭店内坐着的人不少,可真到了这个时候,会站出来进行鉴定的,却是没有几个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一桌一桌的摇头,一连过去了八桌,才有人起身上楼鉴定。

    小丫头刚刚一听说是从左边开始,心里凉了半截。现在发现原来看热闹的多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还寻思着要等到后半夜呢,现在看来,应该一会就到咱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排在后面也好。”张禹倒是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不让看热闹,都是单独上楼,很多人也觉得无趣。那些不做法器鉴定的人,吃完之后,相继离开。

    渐渐,走的人越来越多,等刚刚上楼做秘密鉴定的人下来,也就剩下五桌了。下来的两位,脸上带着悻悻之色,看起来似乎没有得到令他俩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仍然是站在楼梯中间,等二人下去,她才开口说道:“由请下面的贵宾上楼进行鉴定。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都走了,该是谁上楼,已经十分的明朗。马上有两个人朝楼梯那里走去,跟着进到二楼。

    这种鉴定,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忧。从下来之人的脸色,大体上就能看出,法器经过鉴定的价值有多少。张禹算得上是最后一个,当轮到他的侍候,前面下来的人中,只有两对脸上带着笑模样。

    下楼的人,几乎不会在饭店内停留,眼下就剩下张禹和张银玲这一桌。待又有走下楼梯,旗袍女人看向张禹这边,说道:“由请下面的贵宾上楼进行鉴定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早就吃饱,二人起身朝楼上走去,趴在地上的打盹的阿狗,立刻跳了起来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对于张禹带狗上楼,并没有任何表示,任由他们上去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,都单间雅座,平常这些单间也是开放的,只是今天晚上不准上去了。楼上有专门的旗袍女人作为接待,引领张禹二人来到一个房间之外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是开着的,在里面坐着两个蓝袍人。对于蓝袍人的实力,张禹很是清楚,穿这衣服的,都是大管事,修为和眼界都在白袍人之上。

    两个白袍人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,在他俩对面的位置,摆了两把椅子。张禹明白,这是留给自己和张银玲坐的。

    张禹拎着箱子和张银玲来到桌子前,他客气地说道:“麻烦两位大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坐在对面左侧的大管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禹二人坐下,他把箱子放到桌上,也不多做废话,打开箱子,从里面将那些道家的法器一股脑地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亮出的这些法器,坐在对面右侧的蓝袍人说道:“你确定要鉴定这些法器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张禹点头,有点不解地说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蓝袍人说道:“规矩你应该知道,秘密鉴定,如果法器的价值不到10000块,将要交纳400块的鉴定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清楚。”张禹又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清楚就好,若是一定要鉴定的话,就拿过来吧。”蓝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仿佛是根本不看好张禹的这些法器能够价值过万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因为张禹之前在10000+的法器柜台上也看过,根本没有诸如镔铁剑、拂尘、金钱剑之类的法器。确切的说,这类法器都是些便宜货,今天上午张禹和张银玲去商城逛的时候,已经发现了这一点,5000+的法器中,都看不到这种类型的法器。

    可这些法器,毕竟不同于一般的法器,都是自己从太行山里带出来的,年头肯定不会短了。

    张禹先把拂尘递了过去,交给蓝袍人,蓝袍人脸上满是不以为然,放在手里看了一会之后,脸色渐渐有了变化,嘴里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坐在他的身边的大管事见他这般,好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拂尘之上的灵气,比我见过的任何拂尘都要强上许多。还有……就是这拂尘上的古老气息特别的浓郁……怎么感觉像是宋代的东西……”蓝袍人满是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大管事显然也很是意外,他伸过手去,说道:“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蓝袍人将拂尘递了过去,大管事拿到手里,即刻仔细的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几秒钟,他就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也渐渐凝重。半晌之后,终于说道:“好东西、好东西啊……难得的一条拂尘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清楚,这条拂尘肯定是高手用的,在结合玉虚宫的灭亡时间,张禹几乎能够断定,这是当年玉虚宫和天宝宫决战后遗留下来的法器。

    他见两个蓝袍人都是这般,心中暗喜,料想肯定价值很高。张禹表面不动声色,平和地说道:“二位大管事,不知这条拂尘,能够价值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价格……”蓝袍人拿着拂尘,迟疑了一会才道:“这条拂尘几乎可以算是拂尘中的上品了,我能给出的价格是5500块。”

    “才5500块!”一听说这个价格,坐在张禹身边的小丫头就急了,她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能这么少!是不是搞错了!”

    蓝袍人诧异地看了眼张银玲,说道:“什么叫才5500块……你要知道拂尘的法器,能够达到1000块以上的,品质都是相当不错了……5500块的拂尘,根本是难能可贵……世间少有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