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20章 臭名
    莫说贼眉鼠眼差点被气吐血,‘胖女人’也被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要跟对方交易,不能发火,因为一旦发脾气,那交易必然拉倒。

    ‘胖女人’压着火气说道:“那是因为我的药品,黑市还没有给完全定价,我们让他等等,非要出那个价钱买,我们只能卖给他,这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。而且,当时黑市的人也是在场的。在黑市这里,是禁止漫天要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看向旁边的白袍人,又道:“管事,我说的没错吧,估价多少大体上就是多少,差上差下,绝不能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也是为了确保交易的公平性,否则的话,容易乱套。”白袍人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说话的汉子,满是不以为然,他大咧咧地说道:“这个规矩我们懂,但是现在,我们不想跟你交易总行了吧……你要想买,就是三万五,要不然的话,我就拿去拍卖……反正黑市已经说过,但凡价值过万的东西,都有资格拿到拍卖会上进行拍卖……想在这里进行交易也行,不想在这里进行交易,可是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很多法器,即便拿到了拍卖会场,其实也就是底价成交。我们现在出的价格,已经很公道了。”‘胖女人’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另外一个坐在右侧的汉子开口说道:“要是别人来找我们商谈购买,那我们一定会认真考虑。但是你们俩来找我们,我们总觉得不太对劲……我现在已经怀疑,我们的法器能在拍卖会上拍出大的价钱……所以,我们决定到了拍卖会那天再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贼眉鼠眼急的是直皱眉,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呢……你们的法器,又不是什么必须品,而且还是冷门的法器,能用上的人很少,百分百是底价成交……甚至在拍卖会上有没有要,都不好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左侧的汉子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们也知道能用上的人不多,但我可以肯定,你们俩肯定是用不上。既然你们俩用不上这件法器,那为什么要跟我们换呢?所以我们两个可以肯定,这件法器到拍卖会上肯定值大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贼眉鼠眼被对方的话,气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即便他是伶牙俐齿,无奈对方的话,实在叫他难以应对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……”坐在左侧的汉子,此刻站了起来,咧着嘴说道:“原本我是打算在这卖的,但现在你来找我,我决定不在这里卖了。直接去拍卖会上拍卖,到时候你想买的话,就到拍卖会上来竞价吧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这汉子转身就走,另外一个汉子也站了起来,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就这么走了,贼眉鼠眼气的在心中暗骂,他么的,就你们那破烂,到了拍卖会上,我会稀罕买,等着砸手里吧!

    两个汉子已经走了,贼眉鼠眼和‘胖女人’互相看了一眼,只能悻悻地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二人又去到10000+的法器柜台那里,寻找下一个目标。新上架的法器不止那么一件,二人很快又选中了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他俩又去找白袍管事帮忙联系,让二人没有想到的是,这次交易的货主,在看到他俩之后,竟然也提到了40000块的事情,并且表示,你们两个无宝不落,既然来找我们,说明我们的法器在拍卖会上一定能够拍出来高价,所以绝不可能让你占便宜。要想买的话,拍卖会上见。

    好家伙,贼眉鼠眼和‘胖女人’好像在黑市这里一下子就臭了,接下来不管找谁交易,人家谁也不跟他换。原本有的人还打算换点自己能够用得上的法器,因为他俩主动找上门,让人家都认为自己的法器在拍卖会上应该很抢手,所以干脆不打算在商城这里进行交易了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上午,贼眉鼠眼和‘胖女人’的嘴皮子都好磨破了,结果没有做成一桩买卖。两个人的心中是又气又恨,在他们的眼中,之所以会这样,全是因为张禹和张银玲坑的他们。

    黑市是一个海岛,海岛上有一座山,这座山在张禹等人登岸之后,黑市方面就已经告诉他们,紧张上山,否则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在这座山的半山腰上,修建着围墙,整个围成了一个院子。院墙为红色,大门同样也是红色,在上面挂着一块匾,写着三个大字——老君宫。

    再往里面,那是亭台楼阁,有大殿,有厢房,有钟楼,有鼓楼,看起来和道观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这里的大殿,叫作老君殿,顾名思义,殿内供奉着太上老君。黑市内为什么这般建筑,实在有点叫人想不通。

    在大殿内的供桌前,有一个紫袍人盘膝坐在蒲团上,这人正是昨天那个说的算的人。

    在他的下手,左右两侧各坐着四个人。在左侧,坐着一个白袍人,正是那位大护法。大护法的对面和他下手的位置,以及对面下手的位置,分别坐着三个中年人,这三个人身上穿的都是青色长袍。

    再往下手的四个人,穿的都是红袍,昨天那位跟大护法他们一起去宾馆的红袍中年人,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九个人,一脸的严肃,好似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这时候,紫袍人开口说道:“这两天,先后有人在咱们这里莫名其妙的死掉,连死状都是一模一样,看起来都是正常死亡……你们认为,他们是怎么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下手坐着的八个人,没有一个出声的。

    见没人说话,紫袍人看向那个红袍中年人,说道:“谭师弟,你昨天和今天都跟着前去查看情况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回代掌教的话,我认为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……看起来是正常死亡,但连续两天都有人正常死亡,而且年纪又不是很大,这就不太正常了……他们也都是修炼之人,怎么可能睡觉就睡死了……我猜测,极有可能是有仇家出手暗算……用了某种咱们还未曾见识过的秘术……”谭师弟说道。

    “谭师弟,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太大……”坐在大护法对面的那个青袍人突然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