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11章 你的东西掉了
    “我看这家伙好像是需要道家的法器,要不然的话,为什么邪派和佛家的法器,都在出售之列,唯独没有道家的法器。不过他终究嫩得很,几年鸡肋的法器,就能让他以为捡到了便宜……我倒是想把他的东西都给换了,可是咱们手里的道家法器已经没了,其他的法器,他肯定不会要……等咱们现在去换道家法器,我觉得恐怕已经来不及……旁人发现他的玄铁金刚轮完成交易,那肯定认为他另外的两件法器也可以交易……估计很快就会去找他……”贼眉鼠眼的家伙说道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真如这家伙所料,很快就有人再次去找张禹。

    按照黑市的规矩,但凡物品进行了交易,都会特别在资料上加以标注,告诉其他的人,东西已经交易出去了。

    当有人看到上面的标准,马上就去联系黑市的管事,要和张禹交易法器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禹那叫一个忙活。来找他交易的,一连来了好几拨,张禹的法器都是大价码的,对面来交换的法器,自然也不会太差。无奈品种繁杂,正邪佛道都有,张禹也不能说,整一堆大杂烩的法器。起码得对自己有一些价值。

    张禹这边迎来送往,贼眉鼠眼和‘胖女人’来回转悠,仍然再找一些价值过万的法器,准备进行交换,可愿意跟他俩换得人,根本没有。

    二人转悠了一圈,其实就是围绕着10000块+法器柜台这里。二人低着头,看着上面的法器名单,再次看到张禹的法器——拘魂索和令牌。

    ‘胖女人’说道:“这也不是个事啊,咱们找了这么多人,也没换到,看来傻子就他一个。你看……这半天了,他的这两件法器也没进行交易,要不然咱们再找他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够呛,要是这两件容易换的话,故意已经交易出去了……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……”‘胖女人’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我有个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贼眉鼠眼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到这里,都有他最为想要得到的东西,而且这个东西,身边的侍候都会提前询问,然后帮他留意。我觉得吧,咱们可以找那个时候,进行了解。”‘胖女人’说道。

    “够呛能够告诉咱们吧。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……”‘胖女人’说道:“平时挺机灵的,怎么现在犯了傻劲。你以为黑市的人都干净啊,那小子能拿玄铁金刚轮跟咱们交易,显然是没把拍卖会的详细规则告诉他。这也说明,那小子肯定没给侍候小费。同样也有新来的,人家怎么没有说把上万的东西拿出来交易,就他傻乎乎的,昨天自己卖给黑市一个一万块的哭丧棒,今天又跟咱们交易了玄铁金刚轮……要是侍候告诉他了,他能这么轻易的把好东西丢出去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,我昨天看他把哭丧棒卖给黑市的时候,整个人都懵了,当时就想拦住他跟他进行交易,可我看到好些人跃跃欲试,就没敢轻举妄动。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动就对了,你要是动了,我都得跟你急眼。”‘胖女人’撇了撇嘴,随即说道:“走,咱们去找他的侍候,给点好处,看看那家伙此行最想要换的东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行,咱们走。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二人又朝交易的房间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贼眉鼠眼好像想起了什么,突然说道:“我怀疑他想要的东西好像是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?”‘胖女人’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心中,都有自己的第一选择,就像咱们,第一选择就是上万块的法器,然后到拍卖会上大赚一笔。可他的第一个去的地方,应该是药品专柜,要不然的话,咱们不可能跑到那边进行交易。所以我才认定,他这是想要买什么药物。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‘胖女人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二人就看到,张禹和一个白袍人,正在谈着什么。在他俩的身边,还有张银玲、大黑狗和那个黑衣汉子。

    ‘胖女人’和贼眉鼠眼交换了一个眼色,随即由贼眉鼠眼一个人进到了刚刚的那间交易室。

    交易室内没有别人,只有两个旗袍女人在那里进行接待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见有人进来,马上打招呼,“请问是等待交易吗?”

    贼眉鼠眼没有说话,直接从兜里掏出来两张存单,分别塞到两个女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看了一眼,倒也不多,一张一百块。

    存单这东西,也就张禹是外行,来过这里的都知道,要把存单化整为零,这样容易消费。而且,有的时候,也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麻烦二位美女了。”贼眉鼠眼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请问有什么需要吗?”一个旗袍美女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存单在岛上就是钱,黑市的人也是需要生活的,也是需要修炼的,自然对这个存单十分需要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帮我把刚刚跟我交易那人身边的黑衣侍候请来,我在卫生间等他,想跟他说几句话。”贼眉鼠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旗袍女人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何况是这么点小事。

    贼眉鼠眼马上出了交易室,前往最近的卫生间。既然是商城,不可能被配备卫生间。

    那个旗袍女人出了交易室,很快就看到张禹和白袍人。她走了过来,来到黑衣汉子身边,在黑衣汉子耳边小声嘀咕道:“上面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黑衣汉子肯定不能把张禹的皮箱给拎走,那是犯忌讳的。

    他把皮箱放到张银玲的旁边,说道:“我有点事,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是点头。

    黑衣汉子跟着旗袍女人离开,快到交易室的时候,旗袍女人说道:“有人在卫生间等你,估计有你的好处,咱们那儿说那儿了,原则的事情,可不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多谢。”黑衣汉子点头,随即朝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黑市的人都在看宝物,哪有功夫上厕所。

    进到卫生间,他直接就看到贼眉鼠眼站在里面,像是在等他。

    黑衣汉子没有出声,假装要方便,他这是在等贼眉鼠眼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贼眉鼠眼走到黑衣汉子的身边,突然蹲下身子,黑衣汉子愣了一下,没等他反应过来,贼眉鼠眼就慢吞吞地站了起来,嘴里跟着说道:“你的东西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