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05章 身份
    听了老者的话,红袍人转头看向中间的紫袍人,倒是那白袍人大护法开口说道:“咱们进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这次十分的识相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嘴里说道:“三位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朝房间内走去。

    紫袍人率先而入,大护法第二个进去,红袍人走在最后。众人通过这个进门的先后次序,几乎能够断定,紫袍人肯定是老大无疑,大护法应该是第二号人物,红袍人是第三号。

    那个之前被老者打发掉的白袍人,则是在这三位之后,小心翼翼的跟了进去。像他这样的管事,在黑市真的是一抓一大把。但实力到底如何,是不是如蝮蛇真君所言,这一点还真的难以确定。

    只有一点,张禹完全可以肯定,就是大护法的实力,确实极强。

    在他们都进去之后,周边看热闹的,已经有人开始小声的嘀咕起来,“这个红袍人看起来眼熟。”“确实有点眼熟。”“这不就是那天登岸的时候,宣布黑市规则那个红袍人么。”“对对对,就是他。”“那个穿白袍的,就是昨天在商城出现的那个。”“这个我也记得。”……

    张禹一听众人这般说,也跟着反应过来,刚刚红袍人的声音,确实有那么一点耳熟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张禹登陆的时候,那是站在人群后面,根本看不到红袍人的模样。那个距离,就算是前面没人挡住视线,也顶多是看个轮廓,根本不可能看清模样。也就是那些站在前面几排的人,才能看清红袍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对房间的情况十分好奇,却也没有再冲到房门口去看热闹的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随同紫袍人他们一起来的黑衣汉子们,已经行动起来。有的守住门口,有的负责在周边站成半圈,专门盯着张禹这些人。

    张禹很想知道,里面到底是怎么个情况。看是看不到了,琢磨了一下,他干脆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心眼也不可能说真的看到里面的情况,只是能让人心静如水,不被其他的声音所打扰,能够让他清晰地听到房间内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果然,里面说话的声音,张禹已经基本上能够听清楚。

    紫袍人几个跟着老者进到房间,在房间内一共有四个中年人,先前两个跟着老者一起来到门口,现在也一同随着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一个青年后生躺在床上。后生闭着眼睛,看起来十分的安详,仿佛正在熟睡。

    老者走到床边,正色地说道:“三位请看。”

    紫袍人三个跟着来到床边,那个白袍人走在最后,只是探身看着,没敢凑到前面。紫袍人打量了几眼青年后生,跟着伸手抓住后生的手腕,他瞬间能够确定,后生已经没了心跳,手腕已经凉透了,彻底成为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紫袍人松开后生的手腕,淡淡地说道:“人应该是夜里十二点左右死的,距离现在,大概能有八个小时……好像也没有受什么伤……你们两个也都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红袍人答应一声,看了尸体几眼,说道:“能不能将你们公子身上的衣服脱了,我想检查一下,有没有什么伤痕。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四个中年人当然不敢做主,他们一起看向老者。老者点头说道:“把公子的衣服都给解开。”

    有他发话,有两个中年人立刻动手,将后生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,只留一条底裤。

    这后生的身子,长得比较白,因为人已经死掉的缘故,眼下变的更白,没有半点血色。尸体的前后,没有半点伤痕,加上房间内更是没有半点打斗过的痕迹,若是正常死亡,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红袍人抓住尸体的手腕,过了一会说道:“我看不出任何问题……很像是正常死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常死亡……我看不可能吧……”老者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”红袍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子一向身体健康,如果说会正常死亡,面相上也会有预兆,早就会发现,我家主人甚至不可能让他前来。所以,我绝对不会相信,正常死亡的说法。而且这个说法,怕是也无法跟我们家主人交代!”老者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敢这么说话,估计黑市这边早就火了,还管你回去能不能交代。

    可是,红袍人却没有再说,而是看向身边的紫袍人。紫袍人瞥眼看向大护法,大护法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我也来瞧瞧吧……”

    大护法明显是个瞎子,他只是伸手抓住尸体的手腕。大护法出手极准,一下子就用三根手指吊住尸体的脉门,没有半点偏差。

    房间内众人的目光,现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,想要看看,他又是如何说法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老者,看那样子,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说是正常死亡的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钟,大护法松开尸体的手腕,抬起头来,淡淡地说道:“把昨天晚上,负责守卫这里的人找来。当然,也不必全都叫来,楼内楼外,各叫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后面站着的白袍人立刻答应一声,转身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不大功夫,他就领着黑衣汉子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人来了,他是负责昨天在走廊上警戒的,他是昨晚负责在楼外警戒的。”白袍人一进来,就立刻恭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白袍人并不称呼这些人的职位,只是如此说法,看样子是不想暴露紫袍人三个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两个黑衣汉子,也都躬身施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紫袍人和红袍人转头看向二人,只有大护法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大护法淡定地说道:“昨天晚上,楼外可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丝毫异常。”一个黑衣汉子立刻弓着身子说道。

    大护法微微点头,接着说道:“昨天晚上,可有人进过这个房间?或者是,床上这人出过房间……总之,有没有什么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黑衣汉子先是看了眼尸体,跟着扫了眼老者等五个人,然后指向老者和两个中年人,说道:“他们三个和床上的死者是一起入住的,他们先是进到这位老爷子的房间。这两个人是后来的,也进到这位老爷子的房间。当时他们大概逗留了二十分钟,就全部离开,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,夜里并没有任何人进出过房间。同样,也没有任何人进过死者的房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