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04章 说的算的人
    张禹翘起脚来,想要往房间里看,却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,不仅仅有看眼的堵在那里,就房门口,还站着四个黑衣汉子呢。

    “腾腾腾……”“腾腾腾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蓦地里,楼下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听到声音,转头看了过去,跟着就见,一个白袍人在六七个黑衣汉子的簇拥下,从楼梯口上来,一股脑地朝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白袍人能有四十来岁,他一看到房门口堵着这么多人,立刻不悦地叫道:“没有你们的事儿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黑市的管事来了,别看他们一个个在国内都很有地位,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散开,却也想要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以还没有一个走的。张禹和张银玲跟其他的人一样,也就是散到一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间内的人,似乎也听到外面的声音,有人朝外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一个老者的声音,在房间内响起。

    守在房门口的四个汉子,听到他的声音,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,然后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老者很快走到房门口,在他的身后,跟着两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白袍人也走到房门口,他看向老者,说道:“我刚刚听到禀报,说死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家公子被人杀了!”老者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到这里的人,都是乔装打扮过的,所以很难看出来脸色。但是从老者的眸子里,已经能够看到寒光。

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,人是怎么死的。”白袍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不够资格……”老者沉声说道:“让你们黑市说的算的人来……”

    白袍人明显愣了一下,还从来没见过,到黑市的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的。

    白袍人当即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,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知道,要不然的话,也不能找你们说的算的人了……”老者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看过尸体之后,才能按照程序,决定该怎么做!”白袍人毫不示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旁的事情,自然可以按照你们黑市的规矩来,但是这件事,你们黑市的规矩是不好使的……你说的又不算,所以必须让你们黑市说的算的人来见我!”老者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周边看眼的人,有的来过黑市,有的没来过黑市。在所有人的心目中,黑市是神秘的地方,有着极强的实力,要不然的话,早被灭掉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老者,敢如此跟黑市的人说话,不难看出,这位不仅有着强大的实力,怕是还有着强硬的背景。

    一看有这样的好戏,在场的众人,就更加不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白袍人明显被老者的强硬给怔住了,他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你想要见我们这里说的算的,还不打算遵守我们黑市的规矩,那总得让我有个说法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法很简单……”老者说着,猛地抬起右掌,在他的右掌之上,旋即浮现出一个红色的篆文。

    紧接着,老者抬手一掌,朝白袍人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袍人瞬间感觉到面前一阵火热,他下意识地向后连退几步。等再看老者时,老者已然背负双手,淡淡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袍人立时指向老者,愤怒地叫道:“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随同白袍人前来的汉子们,也都一个个摆开架势,似乎只需要白袍人一声令下,马上就会动手。

    老者淡定地说道:“是你让我给你一个说法的,难道这个说法还不够么……回去告诉你们这里说的算的……就说我用的是什么招数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袍人闻言,暗吸一口凉气,刚刚的盛气凌人,瞬间不见。

    因为敢说这样话的人,通常都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老者的那一招,明显是不想伤他,但是在拍过来的时候,不仅无比的炙热,那股炙热甚至还叫人窒息。

    白袍人略一琢磨,说道:“好,那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就这一幕,让在场的众人也都为之心惊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窃窃私议起来,“这是什么招数。”“不知道啊。”“看他手上的篆文,好像十分的厉害。”“手里能直接打出篆文,这是哪门哪派的手段?”“我也不知道。”……

    张禹也是看的惊诧,这样的本事,他以前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老者这一掌抬起来,竟然就能祭出一道篆文,也不知道,这是什么篆文?

    张禹曾见过叶不离的茅山灵图,甚至自己也能仿造出来一个差不多的,叫作无当灵图。可是,这和老者所用的招数,似乎是两门子。因为灵图只是对邪祟有效,对人是没有伤害的。而老者的招数,显然是可以伤人的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暗自嘀咕,这到底又是什么招数,天下之大,果然是无奇不有。自己虽然达到了法师境界,但是跟天下间的高手相比,恐怕还是要差上一些的。

    众人一边议论一边等着,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大概过了能有二十分钟,楼下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众人一起看去,很快就见十多个人从楼梯口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三个人,中间的人身穿紫袍,年纪应该不到五十,是一个相貌魁梧,十分粗犷的汉子。在紫袍人的左手边,是一个身边白袍的文静中年人,这个人,张禹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,正是昨天见到的那位大护法。紫袍人的右手边,则是跟着一个红袍的中年人,这个中年人国字脸,器宇轩昂,满是正气。颇有几分褚臻焕的感觉。

    三人在前联袂而行,一众黑衣汉子簇拥在三人身后。快到房间门口时,从后面绕过来一个白袍中年人,就是刚刚被老者逼退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这家伙在此三人的面前,略显卑躬屈膝,他绕过来之后,马上说道:“就是这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,他看向站在门口的老者,大咧咧地说道:“你要找的说的算的,现在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三位,就是黑市里说的算的了……”老者看向三人。

    紫袍人、白袍人、红袍人联袂站到门口,由红袍人说道:“我们知道你的来历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公子昨晚就住在这个房间,今天早上我来敲门的时候,里面无人开门。我唤来宾馆的人,将门打开,进去就见,我们公子竟然已经死了……”老者这次说话的语气,稍微温和了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