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03章 死人了
    对于强行收购长兴酒店集团的事情,无当集团方面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,还和李美臻和元天茹进行过研究,并且有着一定得预算。

    他们当时认为,起码需要两百亿。

    也正如许长兴所说,花费两百亿拿下长兴酒店集团,需要多长时间能把这笔投入给赚回来。

    虽说是债大不压身,无当集团也可以贷款进行操作,可是这里面也存在一定的风险,再者就是,每年偿还的利息也不是一个小数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这么兵不血刃的拿下长兴酒店集团,确实一件最为划算的选择。因为这不仅仅是资本上得到了充实,更是提升了无当集团的知名度。

    许长兴的要求,其实无可厚非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蒋宪彰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许老弟,我想这样,给我们这边一些时间,我们研究一下。明天给你一个答复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没有问题。”许长兴说完,哈哈一笑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宪彰、杨颖、萧洁洁等人,也都站了起来,他们走过去,跟对面几人握了手,将这些人全部送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今天的会议,原本只是无当集团和长兴酒店集团的谈判,跟长江旅游集团和飞华装饰集团没有什么关系。之所以把这两家也给请到会议室,一来是显示诚意,二来也是展现无当集团的实力。

    蒋宪彰等人将许长兴三方的人送出集团大楼,一直来到停车场,等三方的人上车离去,他们又一起回来小会议室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,杨颖已经掏出手机,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,想要会议上的事情,告诉张禹,结果根本是不在服务区。想要张禹之前说过的话,看来是真的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杨颖也是没辙,回到会议室,重新坐下。她率先说道:“蒋老爷子,洁洁,你们看……咱们能答应他的条件吗?”

    萧洁洁看向文娴,文娴马上说道:“我做过系统的分析,许长兴说的也不无道理,咱们考虑转型,进军旅游业。如果说自己进行建设,显然不现实。如果强行吃入,投入巨大,一时间也难以收回成本。这种合并的方式,虽然许长兴会赚些便宜,可对于无当集团来说,还是能够获得不少的利益……”

    蒋宪彰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权衡再三,这个条件,应该也是许长兴的底线,同样也是我们的底线。正如许长兴所说,我们要是强行吃入他的长兴酒店集团,不说别的,就是在证券市场上扫货所消耗的代价,恐怕就需要多少年才能赚回来。为了集团的长足发展,以及带动集团的影响力和号召力,答应他的条件,应该是最为有利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看向杨颖。

    杨颖皱眉皱眉,半晌才道:“董事长现在也不在,电话也打不通,他把一切都交给我……我……我觉得吧,咱们一切商量的来就好……如果你们两边也都认为这样对无当集团有利,那咱们就这么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走的之前,也是希望两边能够达成协议,将无当集团给壮大。

    长兴酒店集团的资产,无当集团也做过评估,可以说,是将无当集团扩大了将近一倍。资本市场就是这样,资产的增加,有的时候可不是单纯的1+1=2,有的时候更是等于3,等于4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张禹和小丫头张银玲是将近八点起床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,二人睡的都很香,尤其是张禹,很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。

    二人起床洗漱,小丫头专门赖了会床,张禹先去洗的。等他洗完,张银玲才进到卫生间,可就在这时,张禹猛地听到楼下响起一声惊呼,“公子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愣了下来,随即那人的惊呼声又响了起来,“死了!怎么回事!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颇为纳闷,心中暗说,这是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而且,他隐约能够听出来,那个声音,颇为熟悉。

    声音是一个老者的声音,好像就是那个白日里和青年后生在一起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他说死了……谁死了啊……难道是那个小子死了,不至于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越想越是好奇,他随后又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卫生间,说道:“银铃,楼下好像出事了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正在刷牙呢,一听张禹这么说,马上拉开卫生间的门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,但好像是出什么大事了。你在房间里洗漱就好,我一个人下去看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洗啥啊,先一起下去看看……”张银玲说着,赶紧回去漱口。

    “哗哗”两口,把嘴里的牙膏吐了之后,她把嘴擦干净,就跟着张禹一起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锁好房门,二人一起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楼上还有其他的人,也都从房间里出来,好像都听到楼下的声音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高手,这么大的声音,不可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楼下好像出事了。”“是啊,出什么事了。”“我哪知道。”“下去看看不就清楚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的下楼,来到二楼的时候,就看到二楼的一间房门外的走廊上,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走廊虽说能有三米的宽度,可是架不住人多。二十多号人围在那里,不说是水泄不通,但是看热闹的好位置,肯定是没了。

    张禹、张银玲随着下来的人一起挤到房门外,他们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一个汉子低声问道:“里面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死人了……有人死了……”当即有一个人用不大的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……”“怎么死的……”“在黑市还能死人……”“这死的人是谁啊?”……刚刚下来的人,一听说出了这样的事儿,立刻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像就是昨天那个输了袈裟的小子。”“到底是怎么死的,我们也不清楚。都是被刚刚的叫声,吸引来的。”……聚集在房门口的人,这般回答。

    一听说,死的人真是那个后生,张禹不禁诧异起来,这是怎么回事,好端端的,那小子怎么会突然死在客房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