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00章 浪里个浪
    张禹这边的交易已经结束,长发汉子心满意足的离开,开始四处溜达。张禹则是看向身边的黑衣汉子,说道:“现在我的法器已经鉴定完成,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做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今天主要就是参观商城,进行法器鉴定。每一件鉴定的法器,我们都会进行记录,然后连夜写好挂牌。在明天上午,我会招呼你们,前往商城的四楼。在四楼上,会有所有挂牌的法器,只要看中,就可以协商进行交易。有资格参加拍卖会的法器,也会在上面进行标注,通常来说,都得是价格达到一万的法器,才有资格参加拍卖会。因为这样,参加拍卖会的人,也必须要拥有价值最少一万块的筹码。”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在场众人看到张禹这边也不继续鉴定,袈裟也都卖出去了,并且从交易中,吸取了经验。大伙开始各自排队,在柜台上将自己带来的法器给拿出来,请白袍人进行鉴定。

    法器自然是有好有差,张禹和张银玲看了一会,也觉得没什么意思。特别是小丫头,肚子都叫唤了。张禹同样有些饿了,看向汉子说道:“老兄,你们黑市哪有吃饭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吃饭的地方很多,我给你介绍一下,在楼下周边,一共有六个宾馆,四家饭店,足够这里所有的人住宿和用饭。想要吃什么的话,尽管点就是,虽说没有国内那么丰盛,但差不多能有的也都有了。”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吃不了多少。”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吃饭去……”张银玲急不可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三人一狗直接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黑市商城,不远处就有一家饭店。饭店内的服务员一看到他们进来,立刻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他们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跟着开始点菜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菜谱上的菜肴倒是蛮丰盛的,比之国内的一些馆子,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他们点了四个菜,有荤有素,特别给阿狗点了一只白斩鸡。

    大黑狗也是能吃一只白斩鸡,没一会功夫,就被它吃的精光,那速度要比张禹他们快多了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才吃了个八分饱,这功夫,就见楼上响起下楼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地看了一眼,跟着就见四个熟悉的面孔从二楼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,正是那青年后生和老者,后面是两个中年人。他们看到了这四位,这四位同样也看到了他们。旁人还好说,青年后生一看到张禹,瞳孔内都险些迸发出火焰。

    张银玲看到这小子,脸上立时露出得意之色。她故意翘起二郎腿,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起来,嘴上哼哼起来,“浪里个浪,浪里个浪……白捡了一件袈裟……浪里个浪,浪里个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青年后生看到张银玲这般嚣张的样子,差点没活活气死。他伸手指向张银玲,胳膊和手指头都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冷静……不要和他一般见识……”老者生怕后生惹出麻烦,忙一把拉住后生的手腕。

    后生抬起来的手,被老者缓缓地拉了下来,老者拉着他的手腕,慢慢地朝门口走去。后生就算心中再不痛快,好在也明白,这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他只能咬着牙,在心中暗骂,“臭小子,你给我等着,千万别让老子知道了你的身份,要是知道了,我定然将你的满门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其实也好在他不知道张银玲的身份,要是知道是天师府的,估计又是一个大笑话。

    四个人出了饭店,他们对这里显然十分的熟悉。没走多远,来到一家宾馆。这里的宾馆,也没有高楼,就是三层楼,而且也都是仿古建筑。

    里面的装潢,也都是仿古的。宾馆分前楼后楼,左楼右楼。这里的安保,可不是一般的靠谱,在楼外就有身穿黑衣的汉子站在下面守着,每层楼的走廊上,左右两端也都站着两个黑衣汉子,负责把守。可以说,如果有人想要生事,不管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,都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四个人要了四间房,都是在左楼,他们先是一起进到老者的房间,在老者的房间内坐下。

    泡了茶水,老者和两个中年人的表情还是比较淡定,就是那青年人,心中还兀自不痛快。

    喝了两杯茶,门外响起敲门声,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示意一个中年人过去开门,中年人把门打开,跟着引着两个中年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老者一看到这两个中年人,当即开口说道:“怎么样?之后都发生什么事了,那小子箱子里的东西,都值多少?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马上答道:“那小子从箱子里又先后取出来三件东西,其中有一条黑色的锁链,也是价值一万,一块黑色的令牌,价值一万五。最后则是拿出来一个佛家的玄铁金刚轮,这个价值一万七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吗?”青年后生听了这话,立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……”中年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青年后生猛地一拍大腿,跟着看向老者,说道:“我就说应该跟他比的!咱们的东西,价值两万,他的东西,最多才价值一万七,赢回袈裟,简直是易如反掌!你、你说你……怎么就不让我跟他赌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现在来了精神,自己的一次决策失误,让张禹赢走了袈裟。特别是张银玲在他面前耀武扬威,令他更是不爽。

    眼下一听说,张禹拿出来最值钱的东西才一万七,那自己肯定是赢的,他少不得要把输掉袈裟的责任,推到老者的头上。

    老者哪能不清楚这小子的意思,估计等离开黑市之后,这小子回到家里,也会将此事汇报。但是老者根本不搭理他,仍然看着中年人,接着问道:“之后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之后那小子将袈裟给卖了。因为手里没有雷劈桃木,还把那条哭丧棒也给卖了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把袈裟给卖了!他么的!那是他的吗?他就敢给卖了!”青年后生更是怒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者仍然不搭理他,说道:“我知道了……好了……都回房休息吧……明天去交易大厅看看,有没有值得购买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轻轻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