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9章 赚钱之道
    长发汉子朝张禹一抱拳,说道:“适才我在后面听说,阁下的这件袈裟有意出售,所以我想买下这件袈裟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买……”张禹沉吟一声,看向旁边的黑衣汉子。

    黑衣汉子直接说道:“如果旁人想要购买,自然无妨。但是适才的见证费,还是等下交易时的风险保证金,却是不能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张禹琢磨了一下,又看向长发汉子,说道:“我觉得你直接拿出来七千块雷劈桃木,也不太可能。想必也是用东西交换吧,我看看你用的是什么,若是我能用得上的,自然无妨,若是用不上的……我还是觉得卖给黑市方面,能省下几个中介费……届时,你再向黑市购买也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双方各2%的风险保证金,我愿意独自承担……”长发汉子诚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……”张禹略微迟疑,随即说道:“那你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长发汉子十分痛快的点头。

    这家伙之所以这么痛快,愿意承担张禹的那半中介费,也不是没有理由的。张禹若是把袈裟卖给黑市,黑市会不会再拿出来出售,都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毕竟黑市商城内,法器虽然不少,却没有一件法衣。这种好东西,黑市到手之后,今天不卖,五年后给挂出来,哪怕是加价到一万块,怕是也有人会买。

    法器这东西,其实和古董什么的,都是一样的道理。每隔几年一个行情,而且每次都是涨价。

    在二人说话的时候,有一个身材肥胖的汉子和一个黑衣汉子从人群中挤了过来。肥胖汉子的手里,拎着一个皮箱,长发汉子见他过来,马上一招手,说道:“把皮箱打开。”

    肥胖汉子就地打开皮箱,亮出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长发汉子敢一上来就要张禹的袈裟,确实是有点货的。

    箱子里有两把镔铁长剑,剑柄上都带着太极图案,另外还有两串五帝钱,一个三清铃,一个桃木手串,一个金铜令牌。

    长发汉子将里面的金铜令牌拿了出来,说道:“我刚刚在这边的柜台上,已经咨询过了……这块令牌叫作火龙蟠剑令牌,价值七千五百块。我可以在柜台上卖了,这里能作价的东西,都能冲抵……咱俩交易时的风险保证金也都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的话,那是十分有诚意的。

    周边围观的众人,一听说这块令牌价值七千五百块,都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,“这块令牌比袈裟还贵呢?”“可不是么,这得是一块什么令牌。”“不都说是火龙蟠剑令牌么。”“那是做什么的?”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不过看着金灿灿的样子,好像是道家的法器。”“肯定是道家的法器,估计应该很厉害。”……

    张禹的目光,早就落到这块金铜令牌之上。这里面的剑、三清铃什么的,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值钱货,合在一起,估计也换不上这件袈裟。只有这块令牌,看起来价值不低。

    一听说价值七千五百块,张禹不由得说道:“能把这块令牌给我看看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长发汉子直接将令牌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令牌,登时就能感觉到,令牌之上充满了灵气,要比自己以往见过的令牌,强上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令牌分三六九等,道观做法事,也需要使用令牌。就好像张禹的无当道观内,也有做法事的令牌。可那些令牌,跟这种真正的法器令牌,简直没法比。

    火龙蟠剑令牌,张禹并没听说过,还不知道有什么用。张禹有心收了这块令牌,这样的话,就得出售法器,用来弥补差价。同样,自己还得把见证费给黑市呢。

    考虑了片刻,他干脆说道:“那这样,我加五百块换你的这块令牌。风险保证金仍然由你来付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长发汉子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的身上,也没有五百块雷劈桃木,自己身上的道家法器,自然是不能动的。他干脆从皮箱里掏出哭丧棒,说道:“这条哭丧棒估价一万,那我就把哭丧棒卖给黑市吧。”

    笑脸瘦子和哭脸瘦子已经和红脸面具人谈完。三人都走了过来,眼下他们一听说张禹要把哭丧棒卖给黑市,两个瘦子直接就急了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看向红脸面具人,红脸面具人却是微微摇头,示意二人不要担心。两个瘦子见他这般,不由得彼此间交换了一个眼色。片刻后,二人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他俩心中清楚,凭二人身上的东西,估计充其量就能换到一条哭丧棒,其他的两件,肯定换不来。既然红脸面具人提出来会资助二人两万块,那想必对得到哭丧棒很有信心。同样二人也相信,红脸面具人不敢忽悠他俩,也没有理由忽悠他俩。

    张禹拿着哭丧棒到先前那个柜台上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因为不需要再进行鉴定,所以有一个白袍管事负责接待张禹,他直接说道,“这一万块,如果直接兑换成雷劈桃木,恐怕你也搬不走。一般来说,在我们这里,都会先给开具一张存票,在你临走的时候,可以在商城内购买你想要的任何物品。如果数量太多、体积太大,我们黑市可以负责给你送货回国,送到你要求的制定地点。同样,存票也可以参与其他的各种交易。特别是拍卖会上,相差的金额,都是用这个来冲抵。”

    “好,拿给我开一张存票吧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那管事立刻给张禹开据了一张存票,存票上的金额是9220块雷劈桃木。另外,柜台上扣掉280块的见证费,并另外给张禹开据了一张500块的存票。

    长发汉子则是带着张禹在正派法器的柜台上,再次将令牌进行鉴定。管事果然表示,这块火龙蟠剑令牌确实是价值七千五百块。

    就这样,张禹将那张500块的存票和价钱给了长发汉子,从汉子的手里得到火龙蟠剑令牌。长发汉子则是用这五百块的存票,交了280块的风险保证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黑市来钱是块,基本上啥也没干,就转了560块。另外还有一点,那就是令张禹被迫提前卖掉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想象,黑市光是利用这个规则,每次都能弄到大批量的法器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今天晕晕乎乎的,状态实在有够差,现在眼睛已经睁不开,老铁先睡了,实在对不住一直等候的亲哥亲姐们。等睡醒之后,老铁一定会调整状态,写出精彩的后续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