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7章 土豪!
    “拘魂索!”“一万块!”“又是一万块!”“这法器是哪弄的啊!”“肯定是在哪里挖出来的。”“这运气也未免太好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听到唐奇轩的估价之后,又不禁私议起来。

    一把哭丧棒价值一万,一条拘魂索又价值一万,单这两件东西加在一起,就等于两万块雷劈桃木了。这么多的雷劈桃木,如果用来炼制法器,那能炼出多少来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人会换这么多雷劈桃木回去炼制法器,认为不管是谁,也没本事在有生之年用光这么多雷劈桃木。饶是一个宗派,在一个时期,也用不上这么多。

    唐奇轩将锁链放下,又拿起另外一块令牌。

    这令牌外面是黑色,中间有一个白圈,白圈内是一个红色的“令”字。唐奇轩看了一会,说道:“这块令牌从上面邪气判断,这应该也是黑白无常所用的法器,但具体是什么名目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这上面的邪气,要比哭丧棒和拘魂索上的还有浓郁一些,所以我给它的估价是一万五千块!”

    “一万五千块!”“这块令牌价值一万五千块!”“我的乖乖,这得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器。”“未免……未免……太厉害了吧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在场众人忍不住再次议论起来,这一次已经不是私议,成为了热议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都有人进行过法器鉴定,不仅仅是在这一个柜台,其他的柜台,也都有人鉴定过。众多法器的价值,参差不齐,但目前来看,最贵的也就是这块令牌了。

    一件袈裟才七千,一块令牌能一万五,看起来多少是有点夸张。可对于懂行的人来说,就一点也不夸张了。因为在道教中,令牌也是一种法器,而且还是一种规格很高的法器。甚至,令牌都不是一般的高手所能驾驭的。

    旁人都在议论纷纷,羡慕、嫉妒的人更加多了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来,带了不少东西过来,基本上都是在太行山山腹得到的。邪门的法器,就这么三件,其他的法器,则是正派的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向唐奇轩道谢,把三件法器收拾好,放回箱子里,然后朝正派的法器柜台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看到换了柜台,一个个赶紧跟了过去,更是嘀咕起来,“还有好东西呢。”“那是肯定的,故意都是在一个地方得来的。”“我看搞不好是当年的那个黑白无常跟人同归于尽,所以法器才会留在一个地方。”“好像说黑白无常是绝顶高手,能跟他俩同归于尽的,肯定也是高手。就是不知道,这同归于尽的人,会留下什么法器。”“等下不就看到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跟着张禹,来到对面的柜台。

    那两个戴着笑脸和哭脸娃娃的瘦子,并没有动弹,此刻他俩又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哭脸的瘦子低声说道:“他还有什么对咱们不重要,拘魂索和追魂令也必须拿到手!”

    “他么的,只是这三件东西,加到一起,价格也未免太高了吧……咱们俩手里的东西加到一块,恐怕都不够……”笑脸瘦子的声音很大,但语气中,多少已经透露出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三件法器合在一起,价值三万五千块。按照黑市里出售的法器公价,三万五千块可以购买很多很多东西了。

    从两个瘦子的语气中,完全可以听出二人对这三件东西的渴望。但是二人心中同样有数,他们恐怕拿不出来能够等价进行交换的东西。

    二人没动地方,他们的身边的人,渐渐都走光了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身穿蓝色西装,脸上带着红色面具的人,走到了二人身边。

    两个瘦子十分的警惕,他俩甚至都没有带黑衣汉子随行。在笑脸瘦子的手里,倒是提着一个皮箱。发现有人凑到身边,二人一起看向对方,笑脸瘦子说道:“阁下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二位的身份,我清楚……我想二位现在,一定对那三件法器十分着迷,心中志在必得吧……”红色面具之人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……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……”这次说话的是哭脸瘦子,从他的语气中,不难听出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,就不用二位多管了……我知道,二位恐怕身上没带那么多东西,去把这三件法器交易过来……如果二位真的想要,那我可以出手帮忙,助二位将东西弄到手……”红脸面具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平白无故的……你为什么帮我们……有什么要求么……”哭脸瘦子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跟二位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……二位也是大本事的人,手里的东西虽然不够三万五千块,但我相信,一万五千块的还是没有问题……我可以送给二位价值两万块的法器,二位只需要帮我做两件事就可以……以黑市这里的物价,我想我开出来的价钱,也算是十分公道吧……”红脸面具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虽小,却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做两件事,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就是不知道,是什么事情……”哭脸瘦子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心中清楚,对方知道他们哥俩对这三件法器志在必得,那就肯定知道他俩的身份。那想要让他俩做的事情,肯定也不会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说简单,却也不简单,说困难,却并不十分困难。对二位来说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红脸面具人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三人,这里所有的人,包括柜台内的那些管事,目光都聚焦在张禹所在的柜台前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看看,张禹还能拿出来什么样的法器进行鉴定。

    张禹站在正派的柜台前,从箱子里,慢悠悠地掏出来一个铁轮。铁轮外围的一圈,刻的都是梵文,上面还有浩瀚的佛气。这也是张禹在太行山山腹内捡到的,这铁轮是在机关大门的外面,与哭丧棒都在一块。当时张禹除了这几件法器之外,还捡到一对桃木剑,这对桃木剑被他送给了上官宁。

    他把拿出来的铁轮放到柜台上,嘴里说道:“麻烦大管事,帮忙鉴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直接叫大管事,原因是这次站在柜台边上的,主动接待张禹的并不是白袍人,而是一个蓝袍老者。由此可见,黑市现在对张禹所带法器的重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