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0章 大护法
    “这六件东西,麻烦给做个价吧。”青年后生十分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张禹才把注意力从那条项链上转移下来。

    他有点纳闷的低声说道:“这条项链看起来很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古怪么,我怎么没发现……”张银玲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却被前面的那个青年后生看到,青年后生扭头看了张银玲一眼,不屑地说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    张银玲最烦这种嚣张的人,大家都是好端端的,就冒出这么一个。这丫头马上鼻孔朝天地说道:“我是不懂,但你那些东西,我看也就一般般!”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那就看这里给做个什么价钱吧……”青年后生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对于好的法器,也是见过,都是在天师府里见到的。对于外界的法器,她并没有多少涉猎。

    张禹的见识也不是特别多,但通过刚刚自己稀里糊涂的被那条项链所吸引,他完全能够确定,这小子拿出来的六件法器,绝对不一般。

    特别是黑色的袈裟和锡杖、钵盂、佛珠,摆明是一套的法器。应该是哪个邪修的和尚被杀,遗留下来的法器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用手背碰了一下张银玲的手背,示意她不要再多说了。张银玲很是不满地嘟了下嘴巴,却也是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柜台后的白袍人已经拿起那件黑色的袈裟,他仔细地看了好久,才慢吞吞地说道:“这件袈裟乃是一件护身法器,价值七千块!”

    “七千!”“七千!”“这个值七千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忍不住发出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已经参观过了,对于这里的材料价格和药品价格、法器价格,已经有所了解。七千块雷劈桃木,绝对是一个天价,不管是以前来过的,还是初次前来的,都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万块就可以去参加拍卖会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一件袈裟为什么这么贵,那是有道理的,就好像张禹见过的那把紫金剑,价值四千块,已经是极为厉害的邪门法器了。可这个年头,进攻性的法器,并不算稀奇,市面上有的是。防御性的法器,则是十分的稀少,就好像张禹这次中毒,若是穿着自己的那件道袍法衣,恐怕不至于中毒那么重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防御性的法器,相当于半条命,在交手的时候,占着绝对的便宜。通常不会有人拿出来出售。张禹在黑市里看了那么多法器,没有一件是防身的衣服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得意地昂起头来,脸上尽是笑容,那般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白袍人放下袈裟,又拿起佛珠,进行估价。他给佛珠的作价是两千块,同样也不是一个小数字。接下来的钵盂和锡杖,数字也都不低,主要是锡杖被斩断了,要不然的话,价值还能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黑色的葫芦能够射出阴风刀,威力很大,估价也达到了两千块。

    白袍人最后拿起来那条黑水晶项链,他打量了好半天,眼睛似乎都有点发直。不仅仅是他,旁人看着这条水晶项链,眼睛也都是有些发直,好像恨不得将这条项链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大家伙等了好一会,白袍人也没有出声。青年后生见白袍人这么久没说话,笑着说道:“你觉得我这条项链价值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条项链,我难以给出准确的价格,要不然请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,‘我难以给出准确的价格,要不然请管事的来看看’,可这话没等说完,却听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,“这条项链好有意思,看起来怪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青年后生的脸上瞬间露出不爽之色,马上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他,张禹等人也都一起看了过去。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大男孩,站在斜侧方的人群之前。这个大男孩长得眉清目秀,特别是一双眸子,特别有神。在这个男孩的旁边,则是站着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。男人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,身材修长,特别的儒雅,看起来特别的容易亲近。只是他的一双眸子,看起来十分的呆滞,没有半点身材。倒是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双眼睛是假的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见到这个小孩插嘴,当即说道:“哪来的小孩子到这里多嘴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才一落定,现场的所有黑衣人和柜台内的白袍人、蓝袍人全都纷纷“参见少主!参见大护法!”“参见少主!参见大护法!”“参见少主!参见大护法!”……

    一听到众汉子这般说,青年后生边上的老者吓了一跳,急忙给后生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也不是傻子,已经看出来这大男孩是岛上的重要人物,要不然能叫少主么。他赶紧话锋一转,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孩子可真是俊俏,一看就是神武不凡,将来必成大器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以压根就没再去注意他,而是纷纷朝小男孩看去。

    就见那个白袍人,不紧不慢地抓住孩子的手,朝柜台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柜台办的老者赶紧将后生拉到一边,生怕惹出什么是非。

    白袍人似乎并没有跟他计较的意思,拉着孩子的手走到柜台旁站下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。”“大护法。”“大护法。”……柜台内的蓝袍老者和白袍人又是纷纷礼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袍人的脸上露出微笑,说道:“是不是出了什么新奇的物件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护法,这位客人拿了一条项链,属下看不出其中端倪,难以定价。”刚刚那个负责鉴定的白袍中年人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两个人都穿白袍,但他身上的白袍明显和这个大护法身上所穿的白袍有很大的区别。大护法身上的白袍,上面绣着一条条的银线,看得久了,都让人觉得有点刺眼。

    “哦?给我看看。”大护法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松开孩子的手,将手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袍人赶紧将黑水晶项链放到大护法的手上,大护法连看都不看这条水晶项链,不过在场的众人,很多人已经发现,这个大护法真的是一个瞎子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大护法就道:“唐奇轩,你来看看这是个什么物件。”

    别看他看不到东西,却是将手送到了蓝袍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蓝袍人忙双手接过,恭敬地说道:“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