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1章 少爷,这种小事何必您亲自出马
    蓝袍人唐奇轩接过项链,小心翼翼地鉴赏起来。刚刚那个白袍人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名堂,现在轮到他,特别还是大护法点名让他看的,他可不敢走了眼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他的眼睛也不禁变得直勾勾的。周边的众人,也都在盯着项链,不少人的眼睛也开始发直,露出垂涎之色。就算是张禹,眼睛也不禁渐渐发直。

    十分钟就这么过去了,唐奇轩一句话也没说。终于,大护法开口说道:“看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唐奇轩和在场的不少人才清醒过来,唐奇轩赶紧说道:“大护法……我也看不太懂,这条项链到底是什么名堂……只是,这东西实在是有一种魔力,好像会不自觉的把我给吸引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……”大护法淡淡地说道:“我虽然看不到这条项链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,可能也正是如此,反而能够做到心如止水。传说中,这个世上有一条项链,叫作魅惑项链,但凡女人戴上这条项链,不管她长得有多么的丑,都会对男人有着无穷的魔力,会深深的将男人给吸引住……很多时候,女人不是说长得好看就能吸引住男人,天下间的美女多得是,而男人往往又喜新厌旧,随着女人的人老珠黄,就会见异思迁……魅惑项链虽然能够拴住男人的心,令很多男人为之倾倒,但凡事总是有两面的,如果一个女人佩戴过这条项链有一定时日,便会终身不孕不育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护法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:“这确实是一件很好的法器,但仅限于女人使用……用它去做一些事情,确实是比较管用的……说到它的价值,那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……我无法给出它具体的价值,毕竟它不同于正统的法器,如果一定让我给它标一个价格,我说五千块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千块……”“这也不低了……”“不过这条项链确实诡异,我都差点着了它的道儿……”“好在已经被叫破,以后看到,一定要防着点……”……不少人此刻都低声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站在年轻后生旁边的老者,朝大护法一拱手,说道:“大护法的见识着实过人,令人好生佩服……只是这东西被你叫破,那怕是也就没人愿意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市之中,对于法器的效用,那是没有秘密的,否则的话,旁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,又凭什么会购买。你说是吗?”大护法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,要是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,我们凭什么买。”“这东西也就是糊弄人的,在高手面前,看起来也没什么用。”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……适才被青年后生寒碜的牛魔王和孙悟空率先吆喝起来,其他的不少人,也都跟着吆喝,这里面自然也不乏张银玲。

    老者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倒是大护法温和地说道:“魅惑项链不见得非是项链不可,同样可以进行加工……另外,因为它的特殊功效,我专门准许这条项链可以拿到拍卖会上进行拍卖……也许有人会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多谢大护法了……”老者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护法不再去理会老者,他轻轻握住旁边那大男孩的手,温和地说道:“少主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我还想留在这里看看……也不知,还有没有什么新奇的东西……”大男孩用稚嫩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带你出来了,咱们也说好,不可超过一个小时。现在一个小时已经到了,男子汉一言九鼎,该回去做功课了。”大护法又是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……”大男孩有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他由大护法拉着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大家伙的目光,一直盯着他们两个,这大护法走路,似乎没有半点动静,连带他身边的孩子,脚下也没有多少动静。

    张禹绝对能够决定,这个大护法的修为极高,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。起码,得是查尔斯那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大护法带着男孩很快离开,众人的视线重新回到柜台这里。不少人现在,也都小声的嘀咕起来,“这个大护法看起来好厉害。”“可不是么,都说黑市高手如云,现在看来一点没错。”“你说他若是在国内,得算是什么级别的修为。”“这个可真是说不准。”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众人的议论,站在柜台旁的蓝袍老者唐奇轩回到了椅子上坐下。白袍中年人则是看向青年后生,说道:“你的东西已经鉴定完毕,由请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青年后生四个人重新回到柜台旁,由之前负责拿出这些东西的中年人,重新将东西放回皮箱。

    后生身边的老者说道:“咱们去那边进行鉴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后生点了下头,转过身子,却正好看到张银玲和张禹。

    张银玲现在是一副公子哥的打扮,脸上还有点坏,一看就是个小白脸。这种相貌,女人看到会比较喜欢,男人看到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起码,这个后生看到张银玲的样子,那是十分的不爽。

    加上之前大护法到来之时,后生吓得都有点大气不敢喘,眼下算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出气的对象。他没好气地说道:“小子,刚刚一直都是你在那阴阳怪气的,瞧那意思,你应该是有什么好东西吧……拿出来,让我们开开眼怎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东西,该你什么事?”张银玲马上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该我什么事,可有真本事的人嚣张,我也佩服他。但是,我这个一向是看不惯那些没本事的人还嚣张……”青年后生趾高气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银玲见对方咄咄逼人,一时间也来了点脾气,她忍不住叫道:“谁怕谁啊,看我拿出东西来,吓死你!”

    张禹就站在张银玲的旁边,他也知道,小丫头先前是多了嘴,但这也是因为之前青年后人实在有点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能够看得出来,这青年后生绝对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儿,刚刚还准备骂那个小孩呢,结果一听说人家的身份,马上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张禹本来不打算惹是生非,可张银玲是陪着他来的,眼下被人欺负,自己都快死了,还怕谁呀?

    同样他也知道,张银玲的手里,只有一件法器,就是那天罗地网。一旦亮出来,搞不好便会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张禹忙一把拦住张银玲,故意恭顺地说道:“少爷,这种小事,何必您亲自出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