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6章 拘魂索
    “你这话的意思是……”青年后生似乎听懂了一些老者的话,说道:“他的手里,不仅仅只有这一件厉害的法器……另外还有不少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轻轻点头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没错,但凡这种法器,往往都是在一些特定的地点发现的……就如同盗墓贼打开了古墓……通常来说,不会只有一件宝贝,往往都会有很多……一样的道理,他能在一个特殊的地点发现这根哭丧棒,肯定也会得到其他的法器……而那些法器的价值如何,咱们没有见到,所以无法估算……可他有如此的信心,不难确定,他这些法器的价值一定很高,咱们十足的胜算,所以不能和他赌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青年后生点了点头,跟着转过身子,朝后面恨恨地看了一眼,说道:“可这个亏,咱们不能白吃啊……损失了一件袈裟,回去之后,如何向我爹交待……还有,他既然手里有那么多东西,那咱们现在更加不能走了,起码也得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点你放心好了,他手里有什么东西,只要他亮出来,在这里进行鉴定,咱们很快就会知道。至于说这个亏,肯定不能这么算了……这两个家伙,在国内肯定也是有头有脸,我会想办法确定他俩的身份……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要不然,跟黑市方面了解一下他俩的身份……”青年后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属于自讨没趣,黑市肯定不会说的,这是他们的行业操守,否则的话,黑市也不可能这般兴旺……而且,现在到黑市的人,很多人的身份,连黑市自己都不清楚……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连黑市都不知道他俩的底细,咱们想要查出来,怕是也不容易……还有,他俩手里有那么多宝贝,若是让他们交易了,咱们岂不是就没戏了……”青年后生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点你大可以放心,即便是交易了,也会换得等价的东西,又不是送人。他俩的身份,我会让人留心观察,尽量想办法确定的……”老者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老者不再留步,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见老者下楼,青年后生又不甘心地朝后面看了一眼,这才跟老者离开。

    他在心中狠狠地说道:“你们这两个家伙,千万不要让我查出来你们的身份,一旦让我知道你们是谁,定然让你们死的难看!”

    在柜台那里,围观的众人先是看着老者和后生四人离开,等看不到四人的踪影,大家伙又不禁私议起来。反正说什么的都有,其中也不乏羡慕和嫉妒的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吧,就这么一条哭丧棒就价值一万块啊……”“谁说不是,这是从哪弄的……”“这种东西,我看也用不着羡慕,毕竟黑市的人也说了,不是谁都能驾驭这条哭丧棒的。”“能不能驾驭不要紧,关键是这东西价值一万块,旁人不要,如果卖给黑市,黑市也会收的,甚至可以在黑市换取很多东西。一万块啊,能换多少东西。”“谁说不是么……一万块,这得换多少东西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,那两个身材很瘦,带着笑脸娃娃和哭脸娃娃面具的二人,此刻的目光接触到一起。

    笑脸瘦子低声说道:“这条哭丧棒,一定要拿到手!不惜任何代价!”

    “黑市果然是名不虚传,真是想不到,竟然能够遇到这件东西。也不知道,那条锁链和令牌会不会出现……”哭脸娃娃也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在距离他俩有点远的地方,那个黑衣青年已经看向身边的黑衣中年人。

    青年人低声说道:“师父,这件法器竟然是明朝的,真是想不到,价值还如此之高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些叫人意想不到……看来这人的箱子里,应该还有着不少明朝时期,厉害的法器……”中年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青年人发出疑惑之声,但随即说道:“师父的意思是……他是在某个地方发现了很多法器,这条哭丧棒,只是其中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中年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青年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么说的话,我现在还真想看看,这个家伙还能再拿出来什么稀罕的物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对这个人很有兴趣……”中年人有点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师父你,对他就没有兴趣吗?”青年人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中年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,随即都回到了张禹的身上。在场的众人和他俩一样,目光也跟着落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,大多都是很有眼界的,他们已经能够猜到,张禹的皮箱里肯定还有与哭丧棒等价的法器,甚至更加珍贵的法器。

    很多人眼热,可这是没用的,黑市不同于别的地方,没人敢在这里撒野抢劫。其实也是,若是没有这点安全保障,谁还敢跑到这里交易,招牌早就砸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张银玲在那后生走后,脸上充满了得意与喜悦。她现在也很想看看,张禹的皮箱里还有些什么好东西。小丫头转头看向张禹,随即想到,张禹还身中剧毒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解药。

    想要这个,张银玲一阵担心,更是一阵感动。就是这个男人,在英吉利的时候,就一直保护她,照顾她。哪怕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仍然能够挺身而出,为她出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有事的……一定不会有事的……”张银玲在心中不住地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旁人想要知道箱子里其他法器的价值,连张禹自己也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众人的私议,张禹听得清楚,虽说财不露白,可既然已经露了,那就无所谓了。反正自己也需要亮出足够的筹码来。

    张禹把又从箱子里掏出一条黑色的锁链和一块黑色的令牌,他把两件东西放到柜台上,说道:“请大管事帮忙鉴定一下,这两件东西价值多少。”

    蓝袍老者唐奇轩一直站在柜台前,看到张禹再次掏出来的法器,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但黑市的大管事,见过的厉害法器,岂能少了。唐奇轩的脸上随即变得十分淡定,他先拿起黑色的锁链,过了好一会,才正色地语气说道:“这条锁链同样是明代的法器,如果我估计的不错,锁链应该是黑白无常中黑无常所用的拘魂索!若是让我给它估价,我给出的价格仍然是一万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