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4章 来历
    白袍人接过张禹递过来的哭丧棒,倒也没有如何在意。其实在场的众人,也只是觉得这件法器有点特别,同样没有觉得如何。

    毕竟谁都发现,张禹的皮箱里,好像不止一件法器。通常最先拿出来的,都不见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人已然不敢小觑张禹和张银玲。要知道,二人带了这么多法器前来,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不少人的手里,其实也就是一两件。

    在人群中,有两个瘦子,倒不是如何显然。这两个家伙,一个脸上带着笑呵呵的娃娃面具,一个脸上带着哭丧脸的娃娃面具。

    船舱里化妆的东西和面具其实也不算少,二人为啥会选这个,实在说不清,难道就是为了省事。

    此刻,那带着笑脸娃娃面具的瘦子突然倒吸一口凉气,随即看向旁边的哭脸娃娃瘦子,然后低声说道:“国内好像再没人用这家伙吧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有别人用。”哭脸娃娃瘦子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家伙手里的哭丧棒是哪来的?”笑脸娃娃瘦子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……”哭脸娃娃瘦子低声说道:“先看看黑市的人,是如何鉴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笑脸娃娃瘦子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,旋即都落到白袍人手里的哭丧棒上。

    白袍人刚刚接过哭丧棒的时候,脸上十分的淡定,可仅仅过了片刻,他的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看到他的脸色变化,一个个猛地来了精神,有的甚至忍不住低声嘀咕起来,“怎么回事,这哭丧子似乎有点不对劲。”“好像是这么回事,黑市管事的脸色都变了。”“难道说,这条哭丧棒是一件厉害的法器。”“国内有人用这种法器么,没听说啊。”……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十分的不解,不过同样也有一些人的目光大变。

    就好像,之前在楼梯上与张禹见过的两个人。这两个人一个是中年人,一个是青年人,现下中年人突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那青年人看向中年人,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师父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……黑白无常……”中年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黑白无常……”青年人愣了一下,然后纳闷的低声说道:“黑白无常不就是神话里的人物么……总不能真有其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据书上记载,在几百年前,大概是明朝的时候,有一个邪门的组织叫作阎王门。阎王门下有两大高手,分别就是黑白无常,死在这二人手下的正道高手不计其数……二人行事诡秘,但凡出手,就绝无失手的时候……”中年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青年人不由得一惊,说道:“这么厉害,后来他俩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后来就销声匿迹了……哪怕阎王门被正一教诛灭,也没有提及二人……二人的法器就是这个……”中年人低声说道:“不过十年前,有人杭市发生过一起命案,据传像是黑白无常的手笔,但至此之后,也没再听说过类似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黑白无常,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吧……”青年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……如果真的是的话……或许是当年黑白无常的传人也没准……”中年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……那传说中的黑白无常,岂不是死在张……”青年人的话说到这里,突然含糊了一下,“伙的手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张火?”中年人这次疑惑地看向青年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听错了,我说的是家伙……”青年人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很有可能是死在这个家伙的手里,即便不是,也应该跟这个家伙身边的人有关……不管怎么说,此人能有如此东西,绝对不是等闲之辈……黑市藏龙卧虎,谁也不知道面具下隐藏的真实身份……看来,那个嚣张的小子也算倒霉,碰到了茬子上,他的袈裟,恐怕真的要拱手让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现在我还真挺想知道,那根哭丧棒的价值是什么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袍人捧着哭丧棒,看了老半天,除了脸色变化,一直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转头看向蓝袍人唐奇轩,开口说道:“大管事,这个哭丧棒端是邪门……属下那以辨别……”

    唐奇轩早就发现不对劲了,若是一般的法器,白袍人一眼就能给出结果。

    唐奇轩直接站了起来,上前两步,白袍人将哭丧棒双手呈递过去,唐奇轩接过之后,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端量了大概能有三分钟,这才说道:“这条哭丧棒年头悠久,是明代时期的法器。按照上面蕴含的邪气,不出意外的话,这应该是当年明代阎王门黑白无常中白无常所留下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明代的法器。”“这……这样的法器……是从哪来的……”“这、这、这件法器,价值多少……”“对对对,这件法器价值多少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现场不仅有些骚动。众人除了震惊之下,更多的则是开始关心这件法器的价值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青年后生和他身边的老者,都有点懵逼了。二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唐奇轩,希望唐奇轩能够给出一个低于七千块的价格。

    唐奇轩面对着众人的目光,他的脸色淡定下来,慢悠悠地说道:“这件法器,确切的说,算是一种专属法器,一般的高手,不见得能够驾驭。但对于能够驾驭这件法器的人来说,那便是无价之宝……所以,综合这件法器想要驾驭的难度,我给标出的价格是一万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万块!”“这条哭丧棒值一万块!”“值这么多!”“我的天啊!”……

    刹那间,现场直接炸了锅。

    任谁也不会想到,这条哭丧棒能够价值一万块!

    青年后生和那老者已经傻了眼。后生忙不迭地说道:“大管事,你是不是搞错了,这件法器怎么可能值一万块!我们家的袈裟才值七千块,那可是既能防御,又能进攻的法器!这条破棒子,不过是一件攻击性法器罢了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现场的不少人也是点头,觉得有些道理。如果让人选的话,肯定会选那件既能防御,又能进攻的袈裟,怎么一条哭丧棒,能值这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