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2章 见证
    张银玲一听张禹这么说,就知道是张禹要替她出头,小丫头轻轻点头,然后朝青年后生那边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跟张禹、张银玲一起的黑衣汉子,当然知道张禹和张银玲之间的关系,也知道张银玲是女扮男装。而且两个人中,是张禹说的算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事,他就算知道,也不能说出来,权当是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是一脸大胡子,跟白面小生张银玲站在一起,确实像是一个保镖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一听说张禹是一个下人身份,脸上更是露出不屑,他指了指张银玲,说道:“刚刚他说,拿出来东西能吓死我,我倒要看看,什么东西能把我给吓到!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还算客气地说道:“说是吓到你,我觉得也够呛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青年后生得意地一笑,说道:“明白就好!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又道:“我的话还没说完呢,确实是吓不到你,但肯定比你的那些破烂价值高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差点没把青年后生给气死,后生指向张禹,怒声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比你的那些破烂价值高,听不懂啊!”张银玲立刻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是个女孩子,现在又是男装,这大咧咧的说话,听起来还真有点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“说我这些是破烂!好啊……有本事你就把东西亮出来,看到底谁的东西是破烂!”青年后生瞪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说拿就拿啊……”张禹转头看到周边众人,柜台的周边,现在围得人更多了,全是在看热闹。张禹故意说道:“诸位也都听到了,我们主仆也没得罪他,是他非要我们把东西亮出来,跟他比比……他说亮,我就亮,我不要面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凭什么你说把东西拿出来,人家就拿出来!”“就是,你算老几啊!”刚刚的牛魔王和孙悟空二人,肚子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现在张禹发难,二人立刻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在场的这些人,如果把脸上的妆给卸了,怕是有不少都是在国内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在黑市,难道有热闹可看,于是不少人也跟着凑趣起来,“可不是么,你说拿出来,人家就得拿出来啊。”“就是,你是谁啊!”……

    青年后生差点没跳起来,他指着张禹的鼻子说道:“你就站在我后面,轮也轮到你进行鉴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轮是轮到我了,但是我突然不想鉴定了……”张禹说着,看向边上拎皮箱的黑衣汉子,说道:“我现在不鉴定可以吧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愣了一下,随即点头说道:“没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,我现在就算是不鉴定,也是没有问题……我之所以不鉴定,也是给你留点面子,省得你当众丢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禹看向张银玲,说道:“少爷,咱们再去别处逛逛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作势就要走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听了张禹的这番话,更是恼羞成怒,大声说道:“你别走!”

    “怎么?还想动手啊,这里是黑市!”张禹这次很是嚣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动手了……动动嘴不行么……”青年后生恨的是牙根直痒痒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这里若不是黑市,怕他已经动手了。

    现场都是看热闹的,哪怕是黑市的人也都在看热闹。黑市里的规矩是禁止动手,却没有禁止动口。其实连黑市的人,也想看看,张禹到底带来了什么东西,敢跟青年后生如此叫嚣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条魅惑项链,虽然大护法只给估价五千,但那件袈裟,却是价值七千的物件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心里都清楚,他们所带的东西,绝不可能超过七千。可以说,但凡能够超过四千的法器,那都不是等闲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这里基本上都是一张请柬来俩人,可是看这后生,明摆是来个四个。是有两张请柬,还是特殊待遇,真的有点不得而知。另外就是,人家还拎了两箱子东西,一向是邪派的物件,一箱是正派的物价。实力何等雄厚。

    “那就动动嘴呗,我这个人,最不怕的就是动嘴!”张禹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青年后生身后的老者,此刻上前一步,来到后生的身边,他低声说道:“我看咱们还是办正事吧,不要跟这等人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张禹立刻就道:“还是乖乖的听话,该干啥干啥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显然是火上浇油,连那老者都不禁狠狠地看向张禹,像是在说,你小子找死了,我给你台阶,你还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张禹这句话,青年后生可能扔两句狠话就走了,毕竟这里也不能动手。此刻闻言,他怒声叫道:“让你亮出来,你不亮出来,然后废话还这么多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让我亮出来东西,也不是不行,但既然比了,咱们不能白比。”张禹双手掐腰,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白比……你还想怎么样?”青年后生盯着张禹,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张牙舞爪的,对我家少爷如此不敬,若是被我家老爷知道了,还不得埋怨我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把我的东西亮出来,你最值钱的不就是那件袈裟么,价值七千块,如果我的东西超过了七千块,那你就把袈裟输给我,你看怎么样?”张禹这次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青年后生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输了,你们两个人,就给我到海里泡三天再出来!”青年后生指着窗户的方向,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在海里泡上三天,人就算不死也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自信地说道:“行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四下瞧了一眼,说道:“我和这位公子要打个赌,还请在场的诸位做个见证,以免双方耍赖……黑市方面,不知道能不能帮着做个见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然没有问题……”站在柜台后面的白袍中年人直接说道:“不过,我们会按照七千块的价格,收取获胜者4%的见证费。但我们黑市可以保证,没有人敢耍赖!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个见证费可是不低,达到了二百八十块。当然,这个数字,对于胜利者来说,也不是什么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