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93章 以后别出来嘚瑟了!
    “四七二十八……也就是二百八呗,赢七千给你二百多的见证费,倒也不多……”张禹说完这话,点了点头,他又看向青年后生,大咧咧地说道:“敢不敢赌啊,敢的话,我就当众把东西亮出来,请黑市方面进行鉴定,分出胜负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后生已经到了气头上,怎么可能怕张禹,他当即开口,本来想说“谁怕谁”,但只说出一个“谁”字,旁边的老者就马上拉住他的胳膊,然后低声说道:“何必跟这等人一般见识,我看还是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原本是没把张禹放在眼里,可是眼瞧着张禹竟然敢开出赌注,甚至不怕泡在海里三天。要知道,海水不同于淡水,泡在里面三天的话,人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张禹如此信誓旦旦,怎不叫老者担心,万一真输了,那不仅是脸上无光,袈裟还得输给人家。找黑市进行见证,是必须愿赌服输的,半点耍赖不得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有心想要教训张禹,见老者又拉住他,不让他赌,一时间不禁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见状,笑呵呵地说道:“不敢就算了……刚刚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嚣张,还一口一个我这人一向是看不惯那些没本事的人还嚣张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故意学着青年后生的腔调,把他送给张银玲的话,复述了一遍。张禹接着又道:“真是没想到,一到真格的时候,马上就没种了,真没意思……就这点货,就这点胆子,以后就别出来嘚瑟了……老老实实,消停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没错……”牛魔王第一个附和起来,“刚刚得意的样儿哪去了,这个不服,那个不忿的,好像你带的东西最值钱……现在可好,马上就不敢了,以后可千万别出来嘚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还以为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,原来就这点胆子……要是这样,我看以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……”孙悟空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国人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看眼不怕乱子大。哪怕在场的人,在国内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身份的,可是遇到这种热闹,也不禁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“刚刚咋咋呼呼的,七个不服八个不忿,结果这就别茄子了……”“哎呦我的妈啊……我还以为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,原来就这点胆色,我看你以后还是别出来混了……”“先前就你动静大,现在人家把话说到份上了,怎么就不敢了。那你之前装什么大尾巴狼啊……”“自己先装的13,现在老实了……真是笑死我了……”“也不知道这位是哪家的,真是想不到,在黑市还能遇到这样的神人,有意思,有意思……”“可不是么,太有意思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说到最后,甚至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众人的话和笑声,青年后生身边的长者,不禁暗自皱眉,因为他了解身边这位的脾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青年后生的脸都绿了,他猛地一把甩开长者的手,向前踏了一步,怒视着张禹,大声说道:“谁怕谁呀,还敢来咋呼老子,老子倒要看看,就凭你能够拿出来什么像样的东西!这一局,老子赌了,在场的众人和黑市的人就是见证,愿赌服输!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又抬起手来,指着张禹,此刻的他,气的手都有点哆嗦,显然是第一次遇到,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人。他狠狠地说道:“你现在马上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吧,我就看看,你能拿出来点什么!”

    一看后生赌了,老者不禁摇了摇头,但现在自己也不能再说什么了,毕竟现在的火已经拱起来了。若是不赌,脸面就丢光了,也真就是成大笑话了。

    虽说现场没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,可这种面子,同样也是不能丢的。

    见青年后生答应了,在场众人又都把目光集中到张禹的身上,都想看看,张禹能够拿出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对方已经答应了赌约,那张禹还客气什么,当仁不让地朝柜台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招激将法,是张禹早期从汪中书那里学的,后来发现,简直是屡试不爽。但凡有些嚣张的人,肯定都会中招。

    他的法器,都在皮箱里,由黑衣汉子拎着。汉子和张银玲一起跟了上来,众人的目光,随着也一同来到柜台这里。

    张禹的法器,多是邪派的,最为值钱的,当属那枚盲僧达野的舍利子。当然,舍利子到底有什么用,他并不知道,用孙昭奕的话说,修道之人根本用不上,但是佛派人来说,几乎等于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张禹肯定是不能一下子就把舍利子给亮出来,再者说了,这边都是邪派的东西,舍利子得到另一侧的柜台进行鉴定。另外,张禹的皮箱里,也有几件邪派的法器,他很想看看,这些法器是什么价值。

    “老兄,箱子给我。”张禹看向汉子。

    汉子把皮箱交给张禹,张禹直接打开,从里面掏出来一根哭丧棒。这根哭丧棒,是张禹在太行山山腹里捡到的,另外还有一条黑色的铁链,还有一个黑色的令牌。这东西上面没有符文,只是充满了邪气,一看就知道是邪门歪道所用的法器。到底什么用,张禹是不清楚的。这次来到黑市,反正是自己用不上的法器,都让他给带来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看到张禹拿出一根哭丧棒,都不由得愣了一下,很多人心中暗自嘀咕,怎么还拿出这么个玩应。

    青年后生,不由得轻叱一声,不屑地说道:“我当能拿出点什么像样的东西,原来是一根哭丧棒……就这破烂,能值几块,估计等你爹死了,留着给他用正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差点没把张禹给气死。张禹转过头,狠狠地瞪了这小子一眼,差一点就动了手。好在他还有点理智,知道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,而且自己也没法跟人动手。

    他暗自咬牙,在心中说道:“你小子给我等着,但凡我能活着回去,这笔账我定然要跟你清算!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想跟你的狗一样,一起咬我啊!”青年后生又是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不仅仅是张禹瞪向后生,就连大黑狗也虎视眈眈的瞪着后生。

    张禹平复了一下心神,将哭丧棒递给白袍人,说道:“请帮我鉴定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