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88章 邪门法宝
    白袍老者的话,直接让张银玲的心头“咯噔”一下子,她有些担心的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一脸的自信,微笑着说道:“咱们有的是筹码,到时候就看,有没有那样的奇珍异宝了……不过我觉得,黑市这里,只要有足够的筹码,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没错……”白袍老者接着张禹的话茬说道:“只要你有足够的筹码,的确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老者看向陪同张禹的汉子,说道:“二楼这里已经参观过了吧,如果没有需要在我这里进行登记的药物,那就可以去三楼参观一下,接着为这位客人办理登记,看他有没有资格参加拍卖会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,他又看向张禹,认真地说道:“真有这种能解百毒的奇珍异宝,也会出现在拍卖会上……毕竟谁都想换取更高的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汉子朝张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张禹随同汉子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一狗一起上楼,张禹对这里的规则比较好奇起来,说道:“先前在海滩上,就听那位老兄说过拍卖会的事情,不知道得是什么样的资格,才能参加这个拍卖会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,起码你得有价值一万块雷劈桃木的物品。”汉子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价值一万……”小丫头差点没昏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楼下一楼的一块金铜才价值二百块雷劈木。张银玲也不是白给的,毕竟是从天师府出来的,家里用的一些法器,也都是金色的,好像就是金铜。

    金铜的法器,都是高档次的法器,老爹张真人的手里,好像才一件。而且一般轻易不示人。一万块雷劈木,相当于五十块金铜的价格。

    当然,有一点小丫头是不知道,那就是这种高规格的法器,材料虽然难找,但想要炼制,则是更加困难。

    一块金铜,是能够打造出来一件相当厉害的法器,可这需要一个决定高手,耗费多少年的时光和真气来干这一件事。说白了就是,一件炼成成功的金铜法器,那才是真正的值钱。多少高手,穷极一生,才能炼出来一两件金铜的法器。自然,轻易也不会有人拿出来出售。当然,进行交易,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,那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上到三楼,张禹随即就能感觉一股怪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里的气息十分的复杂,有着灵气,有着阴气,有着阳气,有着邪气。

    三楼同样有很多柜台,同样也已经上来好几十人,这些人分别站在各个柜台上进行参观,时不时的指指点点,或者是让柜台内的旗袍女人拿出柜台里的东西过目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出售法器的柜台,当然……这里的法器其实很一般,有的也只是取巧,上不得真正的大台面……二位可以看看……”汉子率先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柜台,简直是泾渭分明,左侧的一串柜台和右侧的一串柜台之间,隔着相当宽阔的距离。

    汉子又指着前面说道:“左侧的这些,都是正派用的灵宝,右侧的这些,稍微有点偏门……大家各取所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去右边的看看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是名门正派,但是他对于邪派的法器,却是十分的好奇。而且,自己也不想一上来就暴露自己名门正派的身份。

    汉子做出请的手势,引领他们来到右侧的柜台。

    这里的柜台和二楼的一样,也是一个一个由多少个小柜台组成的大型柜台,在柜台内,有着十六个旗袍女人,负责进行讲解。

    张禹三人来到第一个柜台前,这个柜台上,摆放的都是剑。靠近柜台,张禹就能感觉到,柜台内整个都散发出森森阴气和浓郁的邪气。

    再看柜台上摆放的剑和挂着的剑,有的是黑色木质长剑,有的是黑铁长剑,有的是紫金长剑。有的剑,中规中矩,有的剑,奇形怪状。

    张禹简单的看了看,心中已经是暗自感叹,黑市果然了得,竟然能有这么多厉害的法器。

    他也专门让旗袍女人拿过几柄剑给自己看看,此刻手里端着的一把紫金长剑,上面透着阵阵阴气,还有浓郁的灵气,就这把剑上的灵气,比之自己的金钱剑还要浓郁。再加上上面的阴气,绝对是邪派绝顶高手才有资格使用。

    张禹随口问了一句,“这把剑价值多少雷劈桃木。”

    下面出售的紫金,差不多一块就能炼出来这把剑,但也只是能够炼出来个模样。想要炼出其中的灵气和阴气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简直四千块。”旗袍女人直接报价。

    张禹并不觉得意外,张银玲却是惊诧地说道:“值这么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虽然这只是一把紫金剑,但剑上所拥有的威力,却不是寻常高手所能炼出来的。四千块,已经是实在价了。”旗袍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没有出声,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确实是良心价……走,咱们再去前面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再往前面的柜台,是出售一些小型的法器。其中包括葫芦、扇子、手炉、项链、手串、旗子等等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要不就是黑色,要不就是血红色,一件件透着邪门和诡异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的价格并不是特别贵,看了之后,再往前走,前面的柜台出售的都是一些乐器。笛子、箫、铃铛、琵琶、古琴,也是什么都有。乐器的价格就要比那些小法器贵上一些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柜台,出售的是一些鼎,而且不多,总共才五个。但每一个鼎都价值极高,最便宜的一个都得是一万块雷劈桃木。

    跟着的一个柜台,出售的符纸。符纸只有两种颜色,一种是黑色,一种是白色。符纸的上面,充满了邪气,特别是那白色的符纸,邪气明显胜过黑色的符纸。甚至,张禹隐隐能够感觉到,这白色符纸的威力,恐怕只是略逊于自己的蓝色符纸,要比自己的明黄色符纸厉害。

    打听了一下价格,同样叫人咋舌,一张白色的符纸,竟然开价一百块雷劈木。如果让张禹炼制符纸的话,有一棵雷劈木就能炼出来很多。当然,这种符纸,绝不是任谁都能炼制出来的。让张禹炼,他也不会炼白色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