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85章 名贵
    “镔铁在这里,只是一般的材料,我再带你们继续逛逛。”汉子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声音中,透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玲、大黑跟着汉子继续向前走,很快又走到一处柜台前。

    这个柜台内,摆放的都是黑色的铁块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将铁块拿了出来,张禹将铁块拿起来观察,铁块的大小跟镔铁一样,但是入手能稍微轻点,大概有个七八斤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块铁叫作黑铁,在黑铁之上,散发着灵气,还有一丝丝的邪气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但是,张禹瞬间意识到,这块黑铁跟自己的那把黑色剪刀很像。

    “原来黑色剪刀是用这个炼制的……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向汉子,说道:“这块黑铁又值多少块雷劈桃木呢?”

    此刻的张禹已经对物价有了了解,一切都是以雷劈桃木为基础货币,进行衡量。

    “黑铁要比你见到的镔铁贵重一些,一块黑铁价值三十块雷劈桃木。”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这东西确实也值这个价。如果用来炼制自己那黑色剪刀,因为剪刀能够变大缩小,估计也就能炼制一把。可这一把黑色剪刀,那得是何等价值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说道:“真的是好东西,咱们再继续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汉子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们继续朝前面的柜台走,黑铁石的柜台不多,过了这片区域,便来到一个呈放着金块的柜台。

    走到柜台前,张禹说道:“这是……黄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是金铜……”柜台内站着的旗袍女人给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熟悉了,跟着说道:“能拿出来给我看看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旗袍女人说着,就将里面的金块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拿起金铜,随即发现,这么一块十公分见方的东西,少说能有十五斤。看起来真的不是黄金。

    同样,在金铜的上面,也散发着灵气,灵气的浓郁程度,完全高过适才见过的镔铁和黑铁。其他的雷劈木什么的,根本没法跟其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张禹隐约想起来一件事,就是他曾经听孙昭奕说过,在全真教有一种叫作凤尾剪的法器,跟自己的黑色剪刀很像。凤尾剪通体是金色,这么看来,凤尾剪的材质应该就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张禹问道:“不知这块金铜值多少雷劈桃木?”

    “二百块。”柜台内的旗袍女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二百块……”听了这个数字,张禹不禁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个差距未免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说道:“这块金铜虽然比镔铁上的灵气浓郁,但也没有说强出来那么多倍,价格上的差距,未免太大了吧。”

    旗袍女人微笑着说道:“你也是修炼之人,自然也该明白一个道理。如果是同样修为的高手,决定胜负的就是法器……虽说金铜上的灵气不是镔铁上的几倍,可若是两边都制成法器,又是由同样级别的高手使用,那金铜法器必然会打落镔铁法器,取得最后的胜利……胜负的结果,很有可能是一条命……所以,它自然就值这个价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女人的说法,张禹也不禁点头,确实是这样。高手对决,除了本身的修为之外,靠的还是法器。试想一下,若是自己没有七星刀,估计连和蝮蛇真君交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就好像自己面对查尔斯的时候,什么法器估计也没啥用。

    旗袍女人此刻又补充道:“金铜的价值也不仅仅在于这个,而是因为要比镔铁稀有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。”张禹再次点头,心中暗说,若是自己能弄到这么一块金铜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凭借金铜打造出来的法器,绝对能够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念头,也就是一闪而逝。自己带来的这些法器,好像没有一件比金铜材质好的。再说了,自己这次来的目的是换药救命的,根本没有余力拿东西再换这个了。

    汉子又带着张禹去后面的柜台,这个柜台放着的是紫金,就跟自己在蝮蛇真君那里看到的紫金鼎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紫金的分量要比金铜轻,十公分见方的紫金,差不多也就十斤的样子。在紫金上面,充满了灵气和邪气,这点倒是和蝮蛇真君的那个紫金鼎不太一样。蝮蛇真君的紫金鼎上面,只是充满了浓郁的邪气。

    张禹同样问了一下价格,紫金的价格跟金铜一样,也都是二百块雷劈桃木。张禹不禁有点后悔,早知道就把蝮蛇真君的紫金鼎给带来了。只是紫金鼎实在是有点沉,当时自己都带不走,也就是后来去夏月婵家里的时候,告诉了孟星儿,让孟星儿跑一趟,把蝮蛇真君的两个鼎都给搬回来。

    过了紫金的这块柜台,也就没有别的了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汉子,说道:“一楼就都是这些,没有别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的东西需要上二楼……”汉子说道:“在一楼这里,都是最为挤出的炼器材料,二楼是一些比较稀有的药材,以及配置好的药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药……”听了这话,张禹的心头一动,自己的目标就是找九蛇毒的解药,如果说二楼就走,倒是省了自己的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说道:“那咱们这就去二楼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汉子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三人以及大黑,一起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楼梯上楼,正好在他们的前面,走着三个人。三个人中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黑衣汉子,不用说,自然是黑市的人。汉子的身后,是两个穿黑衣服的男人,二人听到后面的脚步声,一起转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是抬头往上走,也看清转过来这两个人的相貌。一个是中年男人,一个是青年后生。张禹心中有数,在这个地方,人的相貌是不能作准的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看到他们倒是没有如何,倒是那个青年后生,在看到张禹的那条大黑狗时,眼中不禁闪现出一丝疑惑之色。但是青年后生也没有说话,随即转回头去,继续向上走。

    两下前后脚上到二楼,放眼看去,也都是红木的柜台。眼下已经有人先他们上来,正在柜台前打听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