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79章 我们是黑市,又不是黑店
    张银铃的样子,让张禹和朱酒真都是皱眉。但是二人也都清楚,张银铃还是跟张禹的关系好,如果不知道张禹的情况也就是算了,现在已经知道,以这丫头的个性,那是断然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把张银铃打昏过去,仍在这里,显然是不靠谱的。这可是荒僻的海边,出什么事都没准呢。

    再者说,想把张银铃给打昏,哪有那么容易。张禹没有那个本事,纯靠功夫把张银铃给打昏过去。朱酒真虽然比张银铃厉害,可同样也无法轻易做到这一点。一击不中的话,估计就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心中不禁后悔,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,昨晚就不该跟这个丫头说,自己白天一个人到山脚等着多好。

    张禹也有些后悔,还不如偷摸的跟朱酒真说一声,直接瞒着张银铃该有多好。无奈现在后悔,显然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张禹只好苦口婆心地说道:“银铃,你的情意我领了,可是黑市就是这个规矩,任谁也不能改变。这一次,我看只能我和朱大哥一起去了,彼此间还能有个照应。而且……你这边来我这里这么久,你父亲恐怕也会着急……万一到黑市有个什么闪失,让我怎么和你父亲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三妹,你二哥说的有道理。我和你二哥一起去,相互间能有个照应,你这去了,要是有个闪失,这让我们怎么跟令尊交代。”朱酒真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话中的言外之意,也是明摆着的,那就是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,能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可是,张丫头听了这话,登时就不干了,“大哥、三哥,你们俩这话算什么意思,闹了归其,我就是一个累赘啊……你们可别忘了,我的本事也打着呢……还有,二哥说的这话,一点也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对……”张银铃撇了撇嘴,说道:“第一,要是有个好歹,你肯定得死在那里,你人都死了,根本就不需要跟我爹交代什么。第二,咱们当初结拜的时候可是说过要同生共死的,你要是不带我去,那就是背信弃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银铃又指向快艇上的汉子,大咧咧地说道:“我虽然没去过黑市,但显然那里也是正经交易的地方,要是去的人都有去无回,那还有人敢去么……那就不是黑市,而是黑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这话说的有道理,我们这是黑市,又不是黑店……我们黑市能够保证任何人的安全,平安给送到地方,也会平安给送回来……”汉子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……”汉子的话,令张银铃更是理直气壮,“我不管,我肯定是要去黑市的……别说没有危险了,真就是有危险,我也要跟你同生同死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银铃正色地看向张禹,在她眸子中,已经含了泪珠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和朱酒真更是为难了,看这意思,真的是任谁也拦不住这丫头。

    “三妹……我知道你和二弟之间的感情……可是你想想,咱们去黑市不是去玩的……且不说谁的修为高低,起码我的江湖经验,还是能够帮上忙的……”朱酒真只能苦口婆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所言极是,他江湖经验丰富,遇到什么……”张禹赶紧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的话说完,张银铃猛地一转身,看向朱酒真,跟着“噗通”一声,跪倒在地。她小丫头哽咽地说道:“大哥……这可能是张禹的最后一程……你能不能成全我……你们要是不带我去,我就算自己游,也要游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三妹你赶紧起来……”朱酒真连忙上前将张银铃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紧接着,朱酒真又是叹息一声,说道:“二弟,你就和三妹一起去吧……大哥准备好酒,等你们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成全……”张银铃见朱酒真答应,眼泪“刷”地一下,就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见到这般,也是没了办法。他看向朱酒真,说道:“大哥,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回来!到时候,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“好!一醉方休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朱酒真大笑起来,不过他的笑声中,也有着一丝哽咽,眼泪也隐隐含了眼圈。

    快艇上的汉子看到三人好似生离死别,忍不住说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我都说了,我们这是黑市,不是黑店……要是怀疑我们,你们就别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张禹朝汉子一拱手,“我们这就上船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又看向朱酒真,郑重地说道:“大哥保重!”

    张银铃也道:“大哥保重!我和二哥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,到时候,咱们继续喝酒!”

    “好!好……”朱酒真不住地点头,看他的样子,仿佛是在控制自己,生怕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和他一样,也已经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上船吧!别磨磨蹭蹭的……拉别人都那么痛快,到你们这,真是愁人……”快艇上的汉子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、张银铃、朱酒真三人再次抱拳,朱酒真将那些法器递给张禹,张禹和张银铃一起朝快艇走去,就连大黑狗,也跟着要上去。

    汉子看了眼大黑,没有说话,瞧那意思,宠物是准许上船的。其实,这倒是真的,因为在交易中,也是包括一些珍稀的动物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狗上了快艇,汉子直接发动快艇,朝海上驶去。

    张禹和张银铃一直转身看着岸上的朱酒真,朱酒真也看着他俩,不过很快,就相互间看不到对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快艇又向前驶进了一段距离,负责开快艇的汉子,突然拿起旁边的一个小筐,向后递给二人,“把里面的东西戴头上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下纳闷,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,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头套。这头套上,露出三个空洞,显然是眼睛和嘴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戴着个?”张禹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规矩!”汉子简单直白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都颇有点人在矮檐下的感觉,到处都是黑市的规矩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谁叫自己一定要去黑市呢。他只好将头套套到头上,张银铃见他套上,也就不情不愿的也套到头上。

    快艇仍然飞速的行驶,过了能有二十分钟,在他们的眼前,便出现了一艘客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