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78章 黑市来船
    “大哥、三妹……你们两个……怎么会在这……”张禹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到,会在这里碰到朱酒真和张银玲。

    小丫头直接撅着嘴巴说道:“为什么会在这……你自己猜呢?要不是大哥料事如神,我还真让你给忽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……我怎么听不懂呢……”张禹拿出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……你这是在跟我装糊涂吧……”张银玲撇了撇嘴,说道:“大哥昨天晚上就发现你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问题……”张禹又是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的话,你为什么放着正路不走,专门从小路走啊……”张银玲双手掐腰,此刻的她,没有穿道袍,而是转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,看起来还真有点运动员的意思。她严肃地说道:“朱大哥说了,你平常就算说一醉方休,其实也从不喝醉。昨天晚上你竟然喝醉了,这根本不符合常态……而且你的脸上带有暗沉,这种暗沉,绝对不像是睡眠不足所造成的……你功力深厚,昨晚就算喝多了,可朱大哥说,你却能够美美的睡上一觉…...要是今天白天还有暗沉,就肯定有问题……朱大哥还说,你若是今天从正门下山,那就是没有问题,若是从小路下山,那就是不想被我们看到,这里面肯定有大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弟,我想有什么事,你也不要瞒我瞒了。你一下子带着这么多法器下山,不可能没有要事。当初咱们就说过,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你现在不会是忘了吧……”朱酒真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面对二人的这般说辞,张禹不禁暗自皱眉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想不到,朱酒真看起来像是个粗人,却有着细心的一面。自己从来不让自己醉掉,结果昨晚醉了一场,直接就被看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现在朱酒真干脆提到结拜时的誓言,如果自己不说,就有些瞧不起人家了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说道:“不瞒大哥、三妹,我现在……身中剧毒,最多只能活十二天了……这两天,我料理了身后事,打算前往黑市,寻找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银玲一听这话,登时就急了,她两步冲到张禹的身前,紧张地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个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忍不住提起粉拳,在张禹的胸口来了好几下,眼泪跟着淌了出来,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你竟然不告诉我们……混蛋……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本以为张禹只是遇到了什么困难,实在是想不到,竟然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。身中剧毒,连后事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张禹的本事,如果说连张禹都要提前准备后事,那这个毒,只怕是十分难解的。

    朱酒真并没有像小丫头这般,他也上前两步,只是认真地说道:“咱们走吧,去黑市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咱们走,去黑市找解药……”张银玲也马上反应过来,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黑市到底是什么所在,张银玲也不知道,但只要有机会,就绝对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张禹有心劝阻,迟疑了一下,还是没有这么说。

    因为张禹明白,自己多说什么也是没用的,大家是拜过把子的,要是这么说,分明是不把人家当兄弟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说道:“黑市到底在什么地方,我也不知道,我这里只有一张请柬,上面写有地址,说是到海边等着,自然有船来接。但特别标注,一张请柬只能去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管那些呢,咱们先去了再说。”张银玲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先不管那些,咱们去了再说。”朱酒真也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就先去!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三个人一同出发。

    朱酒真看得出来,张禹现在明显体力有限,拎这么多法器下山,人已经有些累了。于是,他帮张禹拎着法器,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张禹说出请柬上所说的详细位置,司机开车直奔海边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中午的时候,三人来到海边。这个地方,略微有些偏僻,司机是一个谨慎的人,快到地方的时候就不走了。当然,同样也是继续往海边走,车子没法走。

    三人只能步行,到了请柬上明确的位置,莫说人影了,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十分的荒僻,三人站在原地等着。时间慢慢地过去,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,终于有一艘快艇,呼啸而来,在岸边停下。

    快艇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袄的汉子,大冬天的,海上风浪也大,穿的少了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汉子看了眼张禹三人,跟着说道:“日日携空布袋,少米无钱!”

    对联上有暗号,对方这话,正是暗号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在看到对方的时候,估计九成九就是黑市的人,要不然的话,怎么可能没事跑到这里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说道:“年年坐冷山门,接张待李!”

    汉子接着又道:“双双玉井,碧澄冷浸千秋月!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对道:“六六玄峰,翠耸光连万壑云!”

    汉子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们怎么是三个人,请柬上说的明白,一张请柬只能去两个人。你们三个人中,有一个人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张银玲马上大声说道:“我们三个人怎么了,你们的船就差一个啊?”

    汉子根本不搭理张银玲,他淡淡地说道:“黑市每五年开张一次,如果这次不想去,那就等五年后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……”张禹朝对方一抱拳,说道:“我们这次也是携带的东西比较多,所以才来了三个人。还希望大哥能够行个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看了眼朱酒真拿着的一大捆法器,接着说道:“携带更多东西的,大有人在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已经是很明显,规矩不能变,爱去不去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朱酒真和张银玲,朱酒真马上说道:“三妹,你回去等着,我和二弟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张银玲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“大哥……二哥这一去,能不能找到解药也说不准,也许……我不管,我一定要跟二哥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这丫头都快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