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76章 一醉方休
    这是一顿十分丰盛的早餐,父亲做的饭,母亲嘘寒问暖,他和萧洁洁、方彤之间的发展情况如何,母亲自然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张禹肯定是都说挺好,吃过饭之后,又和父母聊了好一会。等天大亮了,父母少不得又要去喊爷爷他们过来,全家是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回家的感觉,真的是很好。可是张禹也清楚,这种欢聚其实十分的难得,若非这次自己命不久矣,恐怕现在也不能回来。

    欢聚是暂短的,张禹出了午饭便行告辞。他也没有坐车,就是坐村上的一辆三驴泵子走的,开三驴泵子的周大叔,那是欢天喜地,在他看来,屯子里的首富能坐他的车,简直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周大叔已经做好准备,等回头就在上面挂个锦旗,写上“张禹曾经坐过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张禹到了县里,同样是搭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镇海,这次钱到位了,又是去大城市,司机也没有让他去派出所备案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镇海,天都黑了,留给张禹的时间,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张禹连夜返回无当道观,站在山脚,他又一次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可以说倾注了他的心血。这时候,张禹突然想到了两个人,一个是朱酒真,一个是张银玲。这两个人,是自己的结拜大哥和三妹,当初在太行山的时候,他曾经和朱酒真出生入死。

    眼下,自己出了这样的事儿,虽说他不打算让二人跟着他一起去黑市。但他认为,自己有必要在最后时刻,跟二人打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直接走正路,朝山门方向走去。来到山门,守门的弟子看到他进来,立刻躬身施礼,“参见方丈师尊。”“参加方丈师尊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嘴里说道: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朝里面走,来到大殿前的广场时,便是一派热闹的景象。

    徒弟们分为两拨,一拨在练习阵法,一拨在打太极拳。打太极拳的人丛中,还有老外弟子。

    在太极拳的队伍最前面,坐着两个人,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来,身材高大那位正是朱酒真,身材娇小,穿着道袍的,自然是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去,马上就有弟子看到他过来,纷纷收了架势,打起招呼,“参见方丈师尊。”“参见方丈师尊。”“参见方丈师尊。”……

    见到众人这般,张银玲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转身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示意弟子们继续练习,他笑盈盈地走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张银玲在他快要过来的时候,狠狠地等了他一眼,然后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地说道:“你这家伙,实在是太不仗义了……把我和大哥扔在这,自己跑哪风流快活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有的事儿,什么风流快活啊……我这是出去办正事……”张禹满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朱酒真也站了起来,看向张禹,说道:“兄弟,不怪小妹说你,你这确实是太不仗义了……今天晚上我可不管,咱们得一醉方休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必须得一醉方休……而且……”张银玲指着张禹,“还得让你罚酒三杯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是和朱酒真以酒结缘,朱酒真为人豪爽,两个人情投意合,最终结拜为兄弟。

    想到过了今晚,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跟朱酒真喝酒了,张禹干脆豪气地说道:“好!那咱们今晚就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“这才对么!”张银玲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酒真也是高兴,毕竟好些天没看到张禹了。他上前一把拉住张禹的手,咧嘴笑道: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走!”

    二人当即联袂朝朱酒真的住处就去,张银玲兴奋的跟在张禹的身边,她欢天喜地的样子,哪里像是一个小道姑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住处,别的没有,就是酒多。因为他是张禹的哥们,所以道观方面自然不敢慢待,朱酒真喝酒吃肉,道观属于正一教,在这方面,也不是那种特别的讲究。朱酒真的房间内有冰箱,里面有花生米,有酱牛肉。

    端出来之后,三人这就开喝。

    张禹的酒量跟朱酒真是没法比的,可这极有可能是自己生命中最后一次和朱酒真、张银玲喝酒了。所以,张禹也没有收着喝,颇有点一醉方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喝到尽兴,张禹的心中也很是感慨,他举起酒碗,说道:“大哥、三妹,我敬你们两个一碗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今天吃什么药来了……竟然这么能喝……以前你可不是这么喝的……”张银玲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朱酒真则是说道:“这样才痛快……来,干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倒是只图爽快,酒碗放到嘴巴边,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张禹也一口把酒给喝了,张银玲见他俩都喝了,硬着头皮喝了小半碗。今晚的张禹,喝的是迷迷糊糊,可以说,长这么大,都没喝过今晚这么多酒。

    小丫头的酒量也不成,晕晕乎乎地说道:“二哥,你那天去了无当集团之后,就再也没回来,这些天都忙活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公司里的一些事情,乱七八糟的……”张禹迷迷糊糊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看不是那么简单吧……”朱酒真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啥复杂的啊……没事……肯定没事的……”张禹说这话的时候,身子都有点晃悠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当大哥的,虽然本事没你大,可是年纪比你大,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……平常你喝酒,绝不是这个样子……说是一醉方休,其实从来没见你真正醉过……但是今晚,你是真醉了……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……有事跟大哥说,你若是不说,就是不把我当哥们……”朱酒真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也是迷糊,可听了这话,她的精神头立刻来了,撇着嘴,大咧咧地说道:“就是……大哥说的没错……你要是不说实话,就是不把我们当成哥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点小事……”张禹虽然喝得多,但多少还是清楚点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绝对不能说,一旦说了,以朱酒真和张银玲的性格,也不都得跟着去。

    他勉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接着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……我得去休息了……明天公司还有事……大哥、三妹,你们也早点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要走啊……”张银玲站了起来,过去将他拉住。

    倒是朱酒真站起来说道:“二弟,你今晚喝的确实不少了……既然明天有事,那正事要紧……对了,能不能走得动,我和银铃扶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……我自己能走……”张禹轻轻分开张银玲的手,独自走出朱酒真的房间。

    大黑狗跟着他,一路朝方丈的跨院走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见他就这么走了,扁起嘴巴说道:“这个家伙,到底有没有把咱们当哥们!”

    “小妹,难道你没看出来,二弟好像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么……”朱酒真压低声音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