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74章 这里面肯定有变故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事敢瞒着你啊……”张禹嬉皮笑脸的,干脆走到杨颖的身子前,伸手直接抱住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杨颖一被抱住,马上就扭捏地说道:“彤彤还在外面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紧张的,我也没说要干啥……”张禹把下巴贴到杨颖的肩膀上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杨颖埋怨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董事长这个差事,我可胜任不了……你一定得快去快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:“会开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初步谈的没有问题,但是元天茹和李美臻显然在具体细节上无法做主……二人已经表示,今天就会将此事汇报给公司,明天做主的人就能来,然后展开进一步的会谈……”杨颖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事就全拜托你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在杨颖的面颊上,轻轻亲了一口,“啵……”

    “讨厌死了……”杨颖嘴里说着,立刻转身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方丫头在外面坐着,不能和杨颖逗留太久,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当日给杨颖的礼物拿错了,萧洁洁倒是回头就把张禹给杨颖的礼物拿给了杨颖。眼下办公室内还剩下给萧洁洁的那一份,杨颖看到礼物,又看到方彤已经拿了一份,便行说道:“小禹,这份礼物是给洁洁的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刚要点头答应,随即迟疑了一下,他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起沙发上给萧洁洁的礼物走进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般,方彤和杨颖都是一愣,不明白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把送给萧洁洁的礼物放到床上,低着头,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抹伤感。

    “洁洁……对不起了……此一去,我生死未卜……我真的不想连累更多的人……如果我能活着回来,一定亲手把东西送给你……可如果不能的话,你或许会恨我……但恨我总比挂念着我好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这般说着,他不知道,这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可人到这个份上,或许长痛不如短痛。他甚至都不知道,如果自己回不来,方彤和杨颖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出了休息室,骆晨也进来了,她已经按照张禹的意思,拟好了通告。张禹直接在上面签字,盖了董事长的公章,随即通告整个公司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喊来了公司的另外一位法务,直接将自己名下的所有无当集团股份,在这一个月内,全权委托给杨颖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消息一公布,在整个无当集团内部,直接就炸了锅。谁也不会想到,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任命。好在,大伙也都知道这位财务总监是张老板的心腹,是张总最信任的人。当这个临时董事长,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排好了,也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。张禹提出,晚上去饭店一起吃饭,就不回家里吃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家里也有一位高手。孟星儿尚且能够看出来自己的问题,搞不好叶凤凰同样也能看出来。稳妥起见,还是不要跟叶凤凰见面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这顿饭,张禹表面上若无其事,谈笑风生。可是,谁都能看出来,张禹却好像疏忽了一个人,这个人自然是萧洁洁。

    张禹和杨颖说笑,跟方彤说笑,与骆晨喝酒,却单单没和萧洁洁说过什么话。

    这顿饭,吃到了晚上八点,张禹表示,现在自己就要去办事了,你们回家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杨颖、方彤、骆晨都是不舍,萧洁洁皱着眉头,仿佛在想什么心事。但是,张禹并没有问她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,张禹独自一个人搭了辆出租车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走出去几条街之后,张禹便提出来,让司机送他去大牛屯。一听说去这么老远,司机的脑瓜子摇的跟拨浪鼓一样。通常这个时候,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,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饶是多加钱,司机也开车拉张禹去了一趟派出所,把自己的车登记,还让张禹登记了身份证。毕竟这是去乡下,张禹的身边还带着一条大狼狗,万一出什么事,跟谁说理去。

    龙湖山庄。

    戚武宣所住的别墅内,他正和父亲戚桐辉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饮茶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戚武宣拿起手机,随即接听,“喂,你好……哦?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这是什么意思……好、好……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戚武宣看向父亲,说道:“爸,无当集团突然出了点变故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变故?”戚桐辉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下午,张禹突然宣布,任命财务总监杨颖为临时董事长,并且将自己名下的所有无当集团股份,全部委托给杨颖一个月……只说出去办事,不能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……”戚武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……这小子……这么做算是什么意思啊……”戚桐辉很少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但我觉得,这里面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……”戚武宣说着,不禁抬起手来,轻轻捏起了自己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武宣你说的没错,这里面肯定有变故……你想,现在是什么社会了,通讯系统何等发达,不管他去哪里办事,都可以遥控指挥……更别说,这小子一般也不去公司,有什么事都是萧洁洁和蒋家的人帮衬……你脑子活,你看能不能琢磨出来,这里面到底会存在着什么变故……”戚桐辉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够查出来……张禹今天都去了什么地方……我或许能够猜出来一些端倪……”戚武宣琢磨了片刻,说道:“爸,你能不能想办法……去警局里找找关系,调取关于无当集团街道上的监控,看看张禹……都去过哪些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这事我去想办法。”戚桐辉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就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后,戚桐辉磨了好半天的嘴皮子,对方先前总是说出各种为难的理由,最后还得是戚桐辉大出血,电话那头的人,才勉为其难的答应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父子二人仍然坐在沙发上琢磨。毕竟这突兀的变故,确实是叫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但戚武宣隐隐地嗅出来一些味道,却又拿不得准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过了一个多小时,戚桐辉的电话响了起来。戚桐辉直接接听,客套了两句之后,电话那头的人就说道:“我是费了好大的劲,才调出的监控。经过排查,张禹在到了无当集团之后没多久,就离开公司,搭乘出租车去了镇东区公证处。至于说去那里做什么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