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72章 一月为限
    “我是无当集团董事长张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你这……有什么证明么……而且,如果你真是的话……那你这个公证……在我这里……恐怕做不了……得跟我们领导请示一下……”工作人员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公证处,做过的公证也不少。接待过的有钱人,也是很多的。可像张禹这种身份,来做这种公证的,却是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看张禹的年纪本身就不大,且不说真假,就算是真的,哪能无缘无故的就把自己的财产全部给人啊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那把你们公证处的领导找来吧。我想我不需要反复证明我是谁。还有,这件事我必须保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和镇海市议会议员的证件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一看到镇海市议员的证件,赶紧说道:“请稍等一下,我这就请我们领导过来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的动作很快,拨了一个电话,说了几句之后,电话就挂断。紧跟着,也就一分钟左右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禹见对方主动伸出手来,他也站了起来,伸手跟中年女人握到一起,说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实在没有想到,你会驾临我们公证处,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,可以尽管和我说。”中年女人十分热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需要,就是想做一个公证。”张禹拿起刚刚放在工作人员面前的委托书,递给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接了过来,看来之后,有点诧异地说道:“张先生……你这不是开玩笑吧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张禹委托书上的内容,基本上和遗嘱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张禹这才多大岁数,而且是事业的鼎盛期,

    “不是开玩笑……”张禹十分认真地说道:“我现在就是想做一个公证……一个月,一个月内,如果我不取消,那就即刻生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这个公证,倒是没有问题……可是……张先生,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……”中年女人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必要,是我的事情……另外,你们的公证费是多少,我不知道,这个公证,我出100万!”张禹又是十分认真地说道:“但是,必须要按照我的意思,进行公证……在这一个月的期限内,不许让任何人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保守秘密,是我们公证处的职责。我的意思是,张先生……你的这个委托……是不是有点略显草率……”中年女人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草率……就一个月的时间……如果我反悔了,一个月内会来取消……如果我没有来取消,那就即时生效……”张禹断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中年女人迟疑了一下,随即点头说道:“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问题了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马上给我办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。”中年女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正常,以张禹的身份,突然这么做,实在是让人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考虑,如果我反悔,一个月之内,自然会来取消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命只有半个月,张禹以一个月为限,也是想的十分充分。要是自己能够回来,这份委托公证,自然是可以取消。如果自己回不来,那就说明自己是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中年女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张先生,既然你一定要做这个委托公证,那我们也不能拒绝。现在我就帮你办理,一个月之内,可以随时过来取消,如果一个月过后,那我们公证处就会对外宣布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:“但是,一个月之内,绝对不能有丝毫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你完全可以放心!”中年女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中年女人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张先生,请跟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又给那工作人员递了个眼色,随后又道:“小陈,你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三个人一起朝楼上走去,来到中年女人所在的办公室。事情现在很简单了,就是给张禹办理公证手续。内容完全是按照张禹的意思来的,正常来说,公证书一般是一式三份,公证处留一份,张禹留一份,再给另外一位当事人一份。再不济,也是见证人一份。

    可张禹这边只是自己来的,中年女人征求了张禹的意见,张禹直接表示,两份就够了。公证处这里一份,另外的一份,自己会妥善放好。一个月之后的今天,如果自己不来取消公证,公证处又无法联系上自己,那就由公证处方面联系鲍佳音,正式在无当集团公开公证书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点头答应,表示没有问题。张禹这边,跟着就要取100万作为公证费。但是这个钱,中年女人明确表示不能收,该多少钱的公证费,就是多少钱的公证费,多一分都不能要。

    张禹正常办理了手续,一切搞定之后,他带着一份公证书离开公证处。

    他没去别的地方,重新回到无当集团,自己的董事长办公室。.

    进到办公室,鲍佳音仍然在里面坐着,张禹先是和她意思了一下,跟着进到办公室内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在休息室内,除了有床之外,还有一个保险柜。张禹把公证书放入保险柜,将保险柜锁好,接着就布置了一个阵法。这个阵法,绝对是一个相当巧妙的困阵,拿着钥匙,都打不开保险柜。而且,这个阵法,只能维持一个月的时间,时间一到就会消失,用钥匙才能打开。

    阵法布置好,张禹从休息室内出来。

    鲍佳音满脸疑惑地看着张禹说道:“你这到底是忙活什么呢?”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当然是有点机密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把保险柜的钥匙抛给鲍佳音,又道:“我在里面的保险柜里,放了点东西,但是现在,不能拿出来。等一个月之后,才会把保险柜打开,把里面的东西给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鲍佳音盯着张禹,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到时候会有惊喜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惊喜……神神秘秘……”鲍佳音撇了撇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