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64章 忠诚
    张禹顺着小路下山,欧阳艳艳一定要送他,从后门出来,她就跟在张禹的身边。张禹几次提出来,让欧阳艳艳不要送了,可是她非送不可,瞧那意思,给张禹送到山脚都未必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在二人下到半山腰的时候,下面突然响起犬吠之声。

    光明山上,好像也没什么野狗,二人停下脚步,紧接着就见一条黑影从下面飞快地窜了上来。快到近前,张禹和欧阳艳艳看的清楚,正是一条大狼狗。

    瞧着狗的架势,目标好像是张禹。欧阳艳艳立刻从袖口中掏出来一张火符,嘴里叫道:“让我来!”

    张禹见这有点眼熟,连忙喊道:“不要动手!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这狗已经扑到张禹的腿上。不过,狗并没有撕咬的动作,就好像小孩撒娇一般,紧紧地抱着张禹的大腿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摸了摸狗头,说道:“大黑,是你……你怎么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汪汪汪……”大黑狗一边摇晃的尾巴,一边用不大的声音叫唤。

    张禹当日从英吉利回国之时,大狼狗也是跟着一起回来的。只是张禹要去公司,不方便带着它,就把它交给了弟子照看。大狼狗不想离开张禹,张禹还特别承诺,一两天就到道观来见它。

    实在是没想到,自己受伤回来,要走的时候,大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不知道,大狼狗自从来到道观,就盼星星盼月亮的一样盼着张禹。它属于凶犬,道观是公众场所,时不时的有信善前来,所以不能把它散养,以免出什么事。所以,张清风就把它给栓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,张禹回到山上的时候,大黑就一直躁动,一个劲的叫唤,让饲养它的道士很是头疼。到了今早,大黑明显有些急了,拴着它的是一根狗绳,并非很粗的锁链,也是怕把它给勒伤了,跟张禹没法交代。大黑干脆咬断了狗绳,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看到,它的脖子上还套着狗绳,摆明是咬断的。张禹轻抚狗头,温和地说道:“你跑到这里做什么……赶紧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大黑松开张禹的腿,开始不住地摇晃脑袋。

    欧阳艳艳站在一边,看的惊奇,忍不住问道:“这狗好有灵性……看来是舍不得你,不想离开你……不过以前也没见过你养狗,这狗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在英吉利收养的,我当时救了它一命,它就一直跟着我……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最忠诚,我看它压根就不想再离开你了……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可能带着它走……”张禹微微皱眉,自己这次是去黑市,总不能带着一条狗去吧。

    倒是欧阳艳艳说道:“那要不然把它送到月婵那里暂住也行,小狐狸和大水牛都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这话提醒了张禹,把大黑送到那里,肯定是要比留在道观好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铃铃铃……”这时,张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上官宁打过来的电话,便立刻接听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禹啊,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昨天我给你打电话,你的电话总是关机。”电话里响起上官宁的声音。

    昨天在进到阳春观的时候,张禹先把手机给关机了,以免突然有电话响起。等到了无当道观之后,他又把手机给关了,也是怕疗伤的时候,有人打电话,早上这才开机。

    “昨天忙些事情,就把手机给关了。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按照你说的方法,把镇海大学宿舍给破了,这事真的要感谢你。”上官宁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破了就好,不用这么客气。袁师伯没有事吧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没有事,还让我向你道谢呢。”上官宁又是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话锋一转,接着又道:“对了,昨天晚上,我们在学校宿舍严阵以待,可宿舍再没有发生任何事情。你是不是已经将问题给解决了?”

    上官宁可不傻,她几乎能够认定,昨天张禹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端倪,要不然的话,不能够电话一直关机。之所以把电话给关了,应该是瞧瞧的前往,以免电话响起,被对手听到。

    “没错,问题已经解决了。以后镇海大学不会再出事,让师伯放心就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把问题解决了……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实力如何……对了,你没有受伤吧……”上官宁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正如师伯所料,是十二星相中的蛇……我受了点轻伤,没有大碍,马上就要闭关疗伤了……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要去黑市的事情,他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上官宁的好。

    上官宁何等聪明,一听张禹说受了轻伤,立刻就能意识到,伤势绝对不能轻了。如果真的是轻伤,张禹肯定会说啥事没有。上官宁担心地说道:“你的伤是不是很重……这样吧,我即刻汇报师尊,请她过去帮你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是没想过请白眉宫方面帮着看看,但是羲虹子这样的高手都没有办法,估计白眉宫方面,也是差不多的。还有就是,孙昭奕何等实力,何等眼界,修为甚至还在羲虹子之上。连她都说要去黑市,那显然白眉宫也是没招的,否则的话,岂不是舍近求远。

    考虑到现在的问题,如果请袁真人帮忙,搞不好就会整出很大的动静。自己想要去黑市的计划,必然会暴露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干脆大咧咧地说道:“你听我现在说话的口气,像是受了重伤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像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了呗……我受伤的事情,不必告诉袁师伯……就说我有空,会去白眉宫见她的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没事……”上官宁还是有点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没事,有事的话,还能这么有空跟你说这么长时间的电话……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……那没事就好……”上官宁稍微放了点心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一会,可对于张禹是如何跟蝮蛇真君动手的经过,上官宁却没有打听。毕竟这种较量,还会牵扯到很多修为上的秘密,一般情况下,谁都不会说的。